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三十五章 麻烦
    “大帅!”

    被打得遍体鳞伤的黄百家,看着站起身的杨丰,感动地喊了一声。

    他的确很感动,他怎么也没想到杨丰会为了救他独闯杭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个下属而已,作为老板能如此仗义可以说足以令人惊叹了,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主要是因为杨大帅另有目的。

    “主一先生,让你受苦了!还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过去伺候老先生,一点儿眼力都没有!”

    杨丰沉着脸朝那两名旗人少女喝道。

    后者委委屈屈地上了马车。

    “爷,您看事情小的也给您办妥了,您还有什么其它吩咐吗?”

    那牛录堆着满脸笑容对杨丰说道。

    他那意思是您这事情办完是不是该走了。

    “干得不错,是条好狗,放心,爷说到做到,带上你的人马,送爷出城去码头,若是有点闪失小心你们的狗命,还有别动什么歪心思,这杭州城我想来就来,若是惹恼了爷,以后这杭州旗人全都得死!”

    杨丰阴森森地说道。

    “爷,看您说的,小的哪敢呀!”

    牛录谄媚地说。

    他是真不敢,这可是连皇上都敢泼一脸镪水的,要说不敢屠了这驻防城那纯粹笑话了,就这本事别说现在城里只有老弱妇孺了,就是宁波的大军撤回来能不能挡住他还难说呢,这du气一放出去什么军队都百搭。真要是惹恼了这位爷,隔三差五来这杭州走一趟,估计这一万多口子旗人真经不起他几次折腾了,两回加起来就死好几千了,不用多了再有三回这驻防城就该变鬼城了。

    “走吧,前面带路!”

    杨丰很满意地说。

    一百多八旗精兵赶紧护卫着这个大清国头号钦犯,杀了他们几千口亲人的妖魔出了延龄门继续向南,在一路上无数汉人百姓崇拜的目光中出了杭州城。在码头上那牛录很有眼力地跑去找了一艘船,那两名少女搀扶着黄百家登船刚想转身回岸上,被杨丰眼睛一瞪吓得又回舱里了。那牛录在后面苦笑了一下,不过他也没敢说什么,现在只要能把这尊瘟神送走就行,剩下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紧接着杨丰也登船,然后沿钱塘江顺流而下直奔海上。

    至于下游驻扎在海宁的长江水师战船,并没有对他进行拦截,实际上后者根本就不知道杭州发生了什么。张勄又不傻,既然杭州城已经挡不住杨丰,那么让这家伙把人救走是最好的结果,所以直到杨丰登船,他才派人去给水师送信,等水师那边接到信,顺流直下的杨丰早过海宁了。

    对于张勄来说被救走一个钦犯没什么大不了,顶多也就是害得他丢官而已,他已经快致仕了,丢官就丢官吧,再说前面还有一堆顶缸的呢,还没那么容易排到他头上。但如果再让杨丰烧一遍驻防城杀个几千旗人,他就不是丢官那么简单了,就算皇上圣明知道他尽力了,但那些死了的旗人亲戚也不会放过他,杭州的旗人哪一家在北京还没有个沾亲带故的高官显贵,万一有哪个事后捅自己一刀子就麻烦了。

    就这样杨丰畅通无阻地过了海宁,很快和接他的女武神号汇合,然后转到女武神号上返回了舟山,然而回到舟山后,杨丰才知道自己的一番表演全白费了。

    “什么,两年?”

    他难以置信地抓着黄薇肩膀用颤抖的声音惊叫着。

    好吧,黄薇的确没有别的心上人,而且她也的确没有订婚这么狗血的事情,实际上因为没裹脚,她家里正愁着怎么把她嫁出去呢,一听说她跟杨大帅情投意合那是举双手欢迎的,但是……

    她爹刚死还不到一年欸。

    守孝三年啊,她现在还两年呢,也就是说最少也得两年后杨丰才能和她洞房花烛夜!

    此刻杨丰都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冲动了。

    老天哪,你这是为什么?

    一想到他还得忍受一柱擎天的凄惨生活整整两年,这家伙就感觉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灰暗。

    “抱,抱歉!”

    黄薇低着头,小脸红红地说道,很显然杨丰那饿狼一样的目光中透露出的意思已经很直接了。

    “唉!”

    杨丰很无奈地长叹一声,不过他也没办法,这种事情是不能强迫的,哪怕他是大帅也不行,这种事关孝道的事情上是必须得按规矩的,好在他和黄薇的关系已经确定下来,只需要等后者守孝期满就可以直接迎娶了,这个中间已经不会有什么波折了。

    在情绪失落的杨丰送黄薇离开后,实际上已经算是他女管家的如玉凑过来问道:“爷,那俩姑娘怎么处置?”

    那俩旗人女孩儿一直没被他放回去,一路上黄百家离不开人照顾,从杭州到舟山就算坐船也得差不多一天时间,所以被杨丰很干脆地掳了过来,上岸后他就把这两人抛到了脑后,而那些手下不知道情况,直接送来了大帅府。

    “留着当丫鬟就行,你自己安排!”

    “您里屋还缺个使唤的,小柔连打理书房带照顾里屋有点忙不过来,要不先让那个叫依兰到您里屋伺候着?”

    如玉很神秘地笑着说。

    “随便!”

    心情正郁闷的杨丰一摆手很随意地说道,紧接着他就发现陈香主站在不远处,看样子还在犹豫是不是立刻上前。

    “老陈,你有什么事?”

    杨丰问道。

    “大帅,咱们的人惹了个麻烦。”

    老陈面色凝重地说。

    “麻烦?什么麻烦?”

    杨丰愕然问道。

    “您到码头看看就知道了。”

    老陈说。

    好吧,出去不用走到码头,杨丰就知道自己的确是惹上了麻烦,因为码头上一艘悬挂荷兰国旗的商船正在进港,只不过船上正冒着袅袅余烟,甲板上到处都是爆炸造成的碎片,甚至一面帆都被烧了。船身上光他看到的一面就有四个被炮弹击穿的窟窿,那窟窿都不算太大,一看就是自己手下战船标配的十二磅铜炮干的。而在这艘商船的两旁是四艘大明的战船,都是俘获清军水师的大战船,最前面一艘战船上马老大正趾高气扬地站在那里。

    不过他的船上也有一个被炮弹打出来的窟窿,只是没有冒烟而已。

    很快这些船靠岸后,这家伙匆忙跑到杨丰面前,单膝跪倒说道:“启禀大帅,属下奉命在外海巡逻检查过往船只,这艘红毛鬼的商船拒绝停船,而且还向我军开炮,属下不得不开炮还击并将其俘获。”

    “做得对!”

    杨丰淡淡地说。

    “大帅,属下这样是不是给您惹麻烦了?”

    马老大犹豫了一下说。

    “麻烦?本帅就不怕麻烦,这里是咱们的地盘,就得服从咱们的命令,敢不停就揍他,这个没什么错。”

    杨丰说道。

    “属下明白,大帅,新的炮弹和火药包就是好用,炮还是原来的炮,但却成了咱们压着他们打,原本咱们的炮不如他们远,可现在咱们却比他们打得远,原本这种大夹板船挨几发炮弹根本不在乎,现在不过挨了咱们六发炮弹就投降了,要不是救火及时,估计这艘船就直接烧没了。”

    马老大略带兴奋地说。

    好吧,杨丰的开花但因为他感觉威力差点儿,所以有找林倩买了一批铝粉掺进去,实际上已经变成了爆炸ran烧弹,这种东西打在木制风帆战舰上那效果绝对非同凡响,另外针对散装火药装填太慢,他把丝绸药包也用上了,下一步他正在造一台简易的水力镗床,再把炮膛精加工一下,基本上就能达到十九世纪初期水平了。

    杨丰点了点头说:“去把船长带来。”

    紧接着这艘荷兰商船的船长被带了过来,这家伙身上衣服都被烧掉一块,胳膊上还缠着绷带,看上去一副很凄惨模样。

    “我们是商船,我们是合法的商船,我们不管你们和鞑靼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你们攻击合法商船就是海盗,你们要为你们所做的一切负责,你们打死了我们四名水手,给我们的船造成了严重损失,你们必须严惩凶手,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

    他一见面就愤怒地吼叫着。

    “这就是你所谓的合法?”

    杨丰冷笑着指着他的甲板上,那上面登船检查的明军士兵正从货舱里抬出一个个木头箱子,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一支支崭新的燧发枪。

    “船长阁下,我们正在和鞑靼人处于战争当中,禁止任何国家向他们出售军火,作为格劳秀斯的同乡,我想你不至于连最起码的中立原则都不懂吧?”

    紧接着他说道。

    “抱歉,先生,我不认为一个反zheng府武装,也有资格享有一个合法国家的待遇,我们承认的是北京的清朝政府,而不是您那个已经灭亡半个世纪的明朝政府。”

    船长冷笑着说。

    “那就请船长阁下和他的船员们到我们的监狱住下,什么时候我们之间解决了身份问题,什么时候再重新谈。”

    杨丰很不客气地说道。

    紧接着大批明军上前,迅速将这名船长和他手下捆起来押往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