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杀鞑子
    “开火!”

    端坐在女武神号舵楼甲板上,杨丰穿一身猩红色战袍,怀里还抱着一只猫,眼看着对面不断靠近的清军战舰说道。

    这艘前武装商船右舷包括甲板在内两层十六门大炮,以极快速度轮流发出怒吼,在蔚蓝色海面上古老前膛炮喷射出的火焰无比壮观,碳钢铸造的球型炮弹带着燃烧的引信呼啸飞出。五百米外一艘清军战船瞬间中弹,炮弹撞开松木板一下子消失在船舱内部,紧接着这艘百多吨战船猛得抖了一下,滚滚浓烟夹着火光立刻从甲板的舱门中涌出,很快火舌舔卷下主帆熊熊燃烧起来。

    “很好,就这样打,继续!”

    杨丰抱着猫满意地说。

    他身旁传令兵迅速挥动旗语,跟在女武神号后面的六艘明军最大型战舰上,右舷甲板火炮一门接一门不断喷射出火焰,尽管这些战舰实际上都只有五门甲板炮能向右侧射击,但仍旧让杨丰找到了一丝战列线的感觉。

    他这六艘都是俘虏清军的赶缯船,这也是明军中目前最好的六艘战船,正好被他拿来训练战列线作战。

    就在同时清军各船上火炮也相继喷射火焰,一枚炮弹呼啸着瞬间撞在杨丰身旁,木屑飞射中他装个逼气质十足地略一拂手,那些子弹一样的橡木碎片就像撞上无形的墙壁般弹开,这一幕落在那些正奋勇战斗的明军水兵眼中,女武神号上立刻爆发出了狂热的欢呼声。

    “小的们,麻利点,送他们去见阎王!”

    杨丰大声吼道。

    “送他们去见阎王!”

    重新响起的战鼓声中,那些水兵们吼叫着,以更快的动作擦干净炮膛完成降温,紧接着一个个装满火药的丝绸药包被塞进了炮膛,与此同时一名炮兵抱出木箱内装有弹托的炮弹,另外一名炮兵迅速从引信盒中拿出木管引信根据刻度剪短,然后直接插入炮弹顶端的引信孔,拿炮弹的士兵以最快速度将炮弹塞入炮膛,两人捂着耳朵赶紧退开,后面炮手立刻点火,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炮弹呼啸飞出。

    所有炮位上,所有炮兵都在机械地,一刻不停地忙碌着,装满黑火药和铝粉的炮弹不停飞向目标,很快清军舰队中浓烟和火焰不断蹿出。

    “靠上去,靠上去,兄弟们,为了皇上,为了万岁爷,为了咱大清,杀啊!”

    他对面一艘战船上,光着膀子的吴英,挥舞腰刀大吼着,这一次他是真拼了,石浦港遇袭后万岁爷没有任何惩罚,反而下旨慰勉并且赏了一件黄马褂,不为别的,就为康熙爷的知遇之恩他也要拿出当年血战澎湖劲头来,为皇上,为咱大清这盛世扫平妖氛。

    他两旁的甲板上,六门刚刚从澳门购买不久的最新式火炮不断喷射火焰,同样赤膊的清军水兵们在炮弹掠过的呼啸声中,奋力重复着机械的过程,像他们的提督大人一样……

    一声刺耳的呼啸骤然划过。

    几乎就在同时,这艘战船甲板上方不到两米处,一团炽烈的火焰轰然炸开,就像节日的烟花般无数道火星四散飞射,整个甲板上立刻一片惨叫,甚至就连吴提督的胳膊上都溅了一点,曾经血战澎湖的吴提督被烧得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紧接着他头顶的一片风帆熊熊燃烧起来,火星就像下雨般坠落,幸亏忠心耿耿的亲兵一下子把他扑倒,这才让吴提督幸免于难。

    当然,他的亲兵却被烧成火人了。

    “别管我,继续开炮!”

    死里逃生的吴提督愤怒地推开另一名亲兵吼道,说完之后亲自扑到一门大炮上,一把拖开被弹片打死的士兵,趴在大炮上仔细瞄准。

    “汉奸!”

    杨丰在对面拿一只单筒望远镜看着这边,看着吴英头顶的珊瑚顶子鄙夷地说。

    就在这时候,吴英以最快速度点火,一枚炮弹瞬间飞出,如有神助般直飞向杨丰,还没等杨丰意识到危险,他身上那条金龙骤然间睁开眼,紧接着原本盘绕他身体的龙身一下子全堆在他右侧,下一刻那枚炮弹正撞进了龙身里,就像打进水中一样以肉眼可见速度慢了下来,在击穿三层龙身的时候彻底停了下来,而此时距离杨丰的身体还有不到半米了。

    那条金龙的身体迅速恢复。

    同样它也恢复到了那种睡死过去般的状态,继续缠绕在杨丰身上。

    此时杨丰却一头冷汗,他这才知道这条金龙也不是无敌的,这幸亏还是一门普通火炮,要是换上一门六十八磅炮现在恐怕得从甲板上拿铁锹铲他了。

    不过他紧接着反应过来,迅速抓住了掉落的炮弹,一脸高傲地站起身,在手下士兵仰望神灵一样的目光中,托着那枚炮,鄙夷地看着对面的吴英,然后手一歪,那枚炮弹直接掉落海里。

    他这个逼装得已经不仅仅是满分那么简单了,甲板上的明军士兵们甚至忘记了开炮,一个个就像狂信徒般呼啦全跪倒在甲板上。

    “大帅万岁!”

    “大帅万岁!”

    ……

    而他对面那艘清军战舰上,看到这一幕的吴英却傻了眼,他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用力揉了一下,当明白这不是做梦后,他立刻如同被打断脊梁般一下子瘫倒在甲板上,然后流着悲愤的泪水仰天长啸:“天哪,难道真是要天亡我大清吗?万岁爷,妖人猖狂,奴才无能啊!”

    女武神号上,杨大帅指着他说道:“小的们,送他去见延平王!”

    那些跪在甲板上的水兵们立刻爬起来,紧接着十六门大炮同时对准了不足三百米外的吴英,还没等他从对康麻子的愧疚中清醒过来,至少五枚炮弹同时击中了他脚下战舰,其中一枚甚至正打在了他身旁的大炮上,吴英眼看着这枚小西瓜大的炮弹在炮身上擦出一道火星,下一刻自己的视野中一片火红,再下一刻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继续攻击!”

    杨丰看着上半身直接被炸没的吴英,很满意地说道。

    而就在此时,金塘水道和灰鳖洋上,郑建和马老大分别率领各自的舰队,也已经和清军厮杀在了一起。

    前者手中同样有一艘俘虏荷兰人的武装商船,在换上开花弹后战斗力飙升,尽管手中其他都是些杂乱的中小型战船,但他们的对手却是一群都被打得闻风丧胆的残兵败将。

    从一开始交战,明军发射wen压火箭弹摧毁三艘清军战船后,徐九功就失去了战斗的勇气,赶紧和郑建拉开距离,双方隔着一公里用大炮互射,在发现这么远明军大炮居然还有威胁后,徐九功甚至又把距离拉大了点,实际上双方也就是隔靴搔痒地保持着接触而已,很显然已经被打出阴影的徐九功不准备拼命,反正他牵制住郑建也是完成任务。

    但马老大那里就是真正的血战了。

    这个被杨丰驯服的疍家老海盗充分展现了他的悍勇,带领着三十艘只有少量火炮的小型战船独战长江水师。

    不过他的对手也是小船,以内河作战为主的长江水师绝大多数都是小沙船,同样火炮数量不多,两支都不以火炮为主的小型舰队,很干脆地拉近距离用火枪,弓箭,燃烧ping,甚至手榴弹互相攻击,清军数量众多的抬枪对明军威胁巨大,但明军的手榴弹和ran烧瓶同样对清军也是致命的。

    剩下就是各自勇气的较量了。

    无论疍家海盗们还是清军那些水兵们也都杀红了眼,甚至都出现用船互相撞击,然后直接亮出冷兵器搏杀的。

    “杀鞑子,杀光这些狗鞑子!”

    马老大大吼一声跃上对面清军战船,甩手一枚手榴弹正砸在船舱内,在爆炸的巨响中,抬手一刀剁翻一名清兵,紧接着从怀里又摸出一枚手榴弹,猛得架开砍向自己的腰刀,就在同时咬开手榴弹拉环,直接扔到冲向自己的清军中间。

    “杀鞑子,杀光这些狗鞑子!”

    在他身后,一艘艘明军战船上所有水兵同时发出了吼声。

    平静的大海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海,大炮的怒吼,炮弹的爆炸,火枪子弹的呼啸声中,两支军队血腥地厮杀着。

    双方在三处战场上总共投入超过一万五千大军,近三百艘大小战船,无论清军还是明军都可以说倾巢而出,谁都明白这是海上的最后决战,清军胜则登陆舟山一举荡平明军,明军胜则长江口以南再无一艘清军战船,广袤大海从此任我横行,为了各自的胜利,两军可以说倾尽全力,就连杨丰自己也都重新拿起他的步枪,挂着一身榴弹加入了战斗。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军开始逐渐占据了上风,清军的数量优势并没有压倒明军的技术优势。

    毕竟他们的技术优势太大了,光一个开花弹就足够令清军绝望,更何况还是附带zong火效果的,随便打在哪儿,都足够让一艘清军战船遭重创甚至沉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