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打脸
    扬州。

    五十年时间足够改变一切,五十年时间足够抹去曾经的尸山血海,五十年的时间足够人类那恐怖的建设能力,把这个曾经汉人最血淋淋的伤口,粉饰成纸迷金醉的繁华都市,还美其名曰……

    盛世。

    “当此盛世,老朽风烛之年,得以一睹太子殿下风采,死而无憾矣!”

    一个颤巍巍的白发老者,撅着那根腐烂稻草一样枯灰的猪尾巴,趴在码头的石板上,泣不成声地俯首贴地,在他身后大批同样的猪尾巴,以同样的姿态趴在地上,向曾经血洗这片土地的异族统治者显示他们的忠诚与恭顺。

    “老先生快快请起!”

    胤礽带着如沐春风一样的笑容,上前一步扶住这个老家伙。

    他身旁前来迎接的江苏巡抚宋荦赶紧介绍这些人身份,那都是当地名流如大地主,盐商,儒学大师之类,这个老家伙就是某大师,据说前朝时候就是进士了,传闻还是大名鼎鼎的钱谦益弟子哩!太子亲征,驾临扬州,地方上百姓当然要表现一下自己对皇上,对咱大清的忠诚,这些人就算是代表了。

    在胤礽亲手搀扶下,大师继续颤巍巍地爬起来,擦拭了一下眼角激动的泪水。

    “诸位耆老贤达,本宫此次奉旨南巡江浙,为的就是一举扫清海患,荡平贼巢,还我江浙以安宁,满汉本为一家,自古兄弟相亲,先朝为闯贼所灭,世祖皇帝不忍关内百姓受其荼毒,故此出兵拯民于水火,于今已垂五十年,五十年间百姓安宁国家昌盛历代莫及。

    不想有妖人杨丰,盘踞海岛,假先朝之名纠合盗匪,煽诱愚民,离间满汉,荼毒沿海,不只为朝廷之忧,亦为百姓之患。

    然蹿梁小丑,终难当雷霆之威,本宫大军一到,定当克日轸灭!”

    胤礽很是豪迈地挥手说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帮官员,代表们赶紧趴在地上山呼万岁。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艘打着两江总督府号旗的水师船,突然冲进外围警戒圈,紧接着被胤礽随行战船拦住,率领水师的天津镇总兵,曾经pan肠血战平台的名将蓝理急忙上前,在和来船上军官说了几句话后,脸色立刻一变毫不犹豫地带兵冲进人群中。

    正在表演君民一家亲的胤礽脸色一沉喝道:“什么事。”

    “太子殿下,快上船立刻去江宁!”

    蓝理走到他身旁行礼然后低声说道。

    “怎么回事?”

    胤礽一愣,按照原定计划他还得在扬州待几天,特别是还得去祭奠一下史可法的。

    “贼军水师已经进长江了,而且放毒攻破吴淞炮台,正在逼近江阴,长江水师已无能战之船,若是那里被攻破则瓜洲亦必不可守,若贼人窥扬州,臣等不敢保证万全,殿下安危为重!”

    蓝理面色凝重地说道。

    胤礽脸色同样一变,急忙向宋荦使了个眼色,后者凑上前在明白原委后,立刻转头对迎接的众人说道:“诸位,太子殿下军务紧急,需立刻前往江宁,今日到此为止,府衙已备下酒宴,请诸位移步吧!”

    “呃?!”

    那些眼巴巴等着攀太子大tui的家伙全傻了。

    然而胤礽这时候哪有工夫管他们的怨念,随便说了几句场面话,紧接着就在蓝理保护下匆忙登上自己的座船,南下直奔长江逆流而上转往南京。

    而就在这时候,杨丰已经开始炮轰江阴要塞。

    这就是他给康麻子的还击,这几天正好东南风急,他把手中所有十一艘大型战舰全部派了出来,也算是溜溜腿练兵了,毕竟他手下那些人不是很熟悉欧洲船,虽然都是玩帆船的,上手倒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想要玩好还是得多加练习,相对平静的长江上练习无疑是最好的。

    此时长江水师能跟他打的战船早就被废了,崇明的那些小战船冲出来后,一看浩浩荡荡的明军大舰队,吓得赶紧又缩了回去,唯一能够阻挡他的只有吴淞炮台。不过这时候吴淞只有杨家嘴一座西炮台,倒是装备了几门能真正威胁航道的重炮,但可惜这并没什么卵用,他带着的步兵登陆后借着风向拿氯气熏了一下子便轻松到手,然后被他堆上火药直接炸成了废墟。

    然后就像当年张名振一样,打着大明旗号的舰队浩浩荡荡开进了长江,一路打广告般尽情展现着大明军威,就这样直接开到了江阴,按照计划炮轰一下打一打康麻子脸就准备回去了,至于打到扬州去,这个还真不在计划范围内。

    十一艘大型战舰在长江上一字排开,左舷一百多门十八磅和十二磅舰炮瞄准黄山等炮台,开始疯狂地倾泻着炮弹,与此同时十几艘中小型战船巡弋江中,也在不断向着江岸开火。

    “你说什么?康麻子的孽种到了扬州?”

    杨丰坐在女武神号的宝座上,看着跪倒在面前的人说道,后者算是他的粉丝,带着几个兄弟驾船下江出海准备投奔的,没成想在江阴遇上了。

    “大帅,千真万确,小的来时候扬州城那些当官的,都已经开始准备着迎接了。”

    这人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带你的兄弟到船舱里帮忙吧。”

    杨丰一摆手说道。

    这人赶紧磕头然后带着几个兄弟到船舱帮忙了,杨丰则坐在那里一副睿智状,他正考虑自己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呢,好歹那也是名人啊。但现在的问题是,这江阴并不好过,虽然还没达到后世江阴要塞的水平,但也已经修筑多座炮台,他的大炮只是射程远可以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炮轰,但口径偏小,很难对炮台真正造成伤害,哪怕这只是一些露炮台。

    “大帅,咱们为何不再登陆呢?”

    他身旁的步兵二营营长高淮跃跃欲试地说。

    刚刚不久前在吴淞的登陆很显然没让他过瘾,上次抗登陆战中他这个营是守舟山城的,没有参加战斗,事后一三两营可没少向他们显摆,虽然这一次攻破吴淞也算有了面子,但终究还是不过瘾,毕竟那里的对手实在太弱了,根本就没怎么打。

    “呃,冒失了吧?”

    杨丰说道。

    江阴可不是吴淞,后者实际上就孤零零一座炮台,这时候东炮台还没修呢,而且因为这时候火炮技术水平限制,只有很少几门重炮能打到航道上,至于最近清军在宝山,但老宝山城在高桥隔着黄浦江呢,真正的主力在崇明,但他的舰队卡在那里,崇明的清军也过不去,而江阴……

    “大帅,您想多了,江阴总共才六百多守军,属下就是在这儿长大的,还能不知道这儿是什么情况?江阴属瓜洲镇总兵,只有一个江阴营在这儿,总共就六百多个绿营兵,而且还有一部分在靖江。当年延平王在的时候因为害怕咱们的水师攻入长江,倒也算是防御严密,可台湾沦陷后这儿基本没什么用了,早就已经废了,那些当兵的我就没见他们训练过几回,平日里就是喝酒赌钱骚扰百姓,这样的兵不说现在,就是过去我也敢说一个打俩!”

    高淮说道。

    “这样啊,那就登陆吧!”

    杨丰很无所谓地说。

    事实也正如高淮所说,明军舰队后退至炮台火炮射程外,放下小艇开始登陆的时候,江阴城里总共冲出来二三百名绿营兵,一个个拿着火绳枪和弓箭跑到登陆点等待,被舰炮一轰吓得赶鸭子般后撤让出江岸,紧接着明军在一处小码头登陆,码头上的老百姓一开始还想跑,结果高淮喊了一嗓子后都不跑了,反而事不关己般好奇地看起热闹来。

    第一批登陆的一哨步兵完成集合后立刻伴着鼓声向最近炮台进军。

    那些绿营兵或许觉得他们人少,很英勇的又重新聚集起来发起了进攻,结果这边放了一顿排枪后,那边又呼啦一下子跑干净了,他们一跑那炮台上的守军就悲剧了,他们的大炮是朝江面的,都是固定炮位,根本不存在转向的可能,唯一的优势也就是他们还有比较坚固的工事了。

    至于这个就更简单了,借着东南风明军把在吴淞用剩下的氯气搬了过来,然后摆在清军对面开始放毒了。

    再往后的事情就没什么可说了。

    杨妖人用妖气熏死杭州数百旗人的消息这时候早传遍江浙了,此物之凶残都已经被神话,在看到黄绿色雾气被放出来并且随风飘向自己后,炮台上的清军立刻炸了窝,一个个什么都不顾扔下大炮全跑了。

    然后紧接着明军就这样du气开道,一座炮台一座炮台地熏了过去,然后一座炮台一座炮台地轻松夷平,高淮的第四哨刚刚登陆呢,第一哨就已经登上了标志性的黄山炮台,然后将炮台上存着的火药堆在一块儿,紧接着撤离炮台点火,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这座长江上的咽喉化为废墟。

    长江的大门正式向杨丰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