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罪恶的殖民者
    “拖下去,好好tiao教tiao教,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

    杨大帅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对走进来的如玉说道,而浑身一片狼藉的依兰正趴在他脚下拼命咳着,想吐出被他喷在喉咙里的东西,脸上还带着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她也算是沾了大帅的雨露恩泽,虽然沾的地方不对,但也不好拖出去砍了,再说杨大帅最近也需要她。

    “爷,您放心,奴家最喜欢干这个了,保证用不了多久就把这小蹄子收拾得服服帖帖。”

    如玉媚笑着说。

    “嗯,你办事,我放心!”

    杨丰说着又拿笔在纸上写了一个名字递给她说道:“派人把这个交给林虎,让他立刻把这人抓起来严刑拷问,看看还有多少同党。”

    林虎是他任命的舟山警察局局长,至于纸上的名字,则是依兰的幕后指使,实际上是清军派来的奸细,他找上了作为大帅丫鬟的依兰,晓以民族大义,再拿出这姑娘家人的信物,那她还不毅然挺身而出为大清除此妖孽?这都是杨大帅以棍刑从她嘴里拷问出来的,在被他用此刑拷打近半个小时整个人都几乎虚脱情况下,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的依兰还有什么敢不招?

    她不但招出了这个人,甚至还招出了这个人有不少同党,准备找机会在舟山搞点爆破之类。

    这没什么奇怪的,杨丰这边又不是封闭的,各地客商谁都可以过来,别说对岸走私货物的商人,就是高丽,倭国,南方的客商也经常有过来的,杨丰现在把这里直接当******发展,任何国家商船都可以在这里靠港补给,然后和对岸的民间走私商人自由交易,而他只负责收税,因为少了很多中间环节尤其是hui赂官员的成本,无论外国商人还是对岸走私商都喜欢这里。

    这种情况下清军奸细渗透轻而易举。

    至于如玉如何调jiao依兰,让她彻底忘掉自己的旗人身份,牢牢记住自己只是大帅府的一个低等丫鬟,主人要她做什么她就必须做什么,这个就不是杨丰需要关心的了,从小在ji院被培训出来的如玉应该很有这方面经验。

    “大帅,一共抓了二十个奸细,怎么处置?”

    第二天下午,林虎便杀气腾腾地跑来向杨丰报告。

    在得到依兰供出的名字后,他紧接着就去把那个家伙抓起来,然后一顿严刑拷打,这年头那些做奸细的又不是什么伟大理想支撑下的地下党,无非就是混口饭吃而已,那鞭子夹棍烙铁什么的一上,能招的一下子就全招了。然后就是一顿大搜捕,舟山这地方四面是海,想跑也没有地方可跑,很快名单上的清军奸细便纷纷落网。

    “怎么处置?拉到训练场,那些新兵还没怎么见过血,交给他们练刺刀好了!”

    正在部署台湾作战计划的杨大帅帅很随意地说。

    “明白!”

    林虎狞笑着说。

    “大帅,咱们是不是得把锦衣卫搞起来了?”

    老陈说道。

    这个名字让黄百家几个眼皮一跳,很显然作为读书人,他们对缇骑四出的时代并不是很有好感。

    但这个组织却是必须得有的。

    “搞,回头我亲自选一批人,抓奸细这种事情毕竟不适合警察局去做,以后锦衣卫专门负责侦察,情报分析,反间谍工作,大师,这些人由你训练,暂时也由你指挥。”

    杨丰对一念老和尚说道。

    这个老和尚今年奔七十了,没儿没女甚至连家都没有,天天住在军营里,据说到现在全部家产都在身上,而且江湖经验丰富,对敌人心狠手辣,那真是杀人不眨眼,无论从忠心上还是能力上无疑都非常适合这份工作。另外他和黄百家这些杨丰手下主要大臣都是几十年交情,让他管锦衣卫也不用担心这些人对这个名字有不好的感受,过几年他干不动了那些只忠于大帅的年轻一辈也就成长起来了正好接过工作。

    老和尚很爽快地答应了。

    至于攻鸡笼的问题……

    那个不叫问题,这时候鸡笼又没什么清军,那里之前西班牙人荷兰都占据过,一六六八年荷兰人才最终撤走,台湾沦陷后康麻子都想把台湾抛弃的,当然不会对这种本来就是弃地的有什么兴趣。

    占领那是轻而易举,把军队开过去就行了,麻烦的是怎么解决和土著的关系。

    “那里是平埔番地盘,是熟番,但也不敢保证老实,之前荷兰人离开很大程度上就是和他们之间关系恶劣,我虽然认识几个头领,但也不敢说会怎么样,这些人真要打当然不值一提,就怕他们偷偷摸摸袭击咱们,以后要想在那里开矿办工厂,首先稳定是第一位的。”

    老陈说道。

    “不用管他们,敢不老实就杀!”

    杨丰很无所谓地说。

    他才不在乎学美国人呢,凯达格兰人别招惹他最好,要是敢招惹他,他也不介意玩剥头皮。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工人,如果我们要开矿的话,必须得有大量的工人,尤其是煤矿那都是一锤一凿开出来的,开凿出来后还得运输到港口,哪怕鸡笼的煤矿离海近那也得需要大量工人来运输。之前红毛鬼也采过,但产量很小就是因为人手不够,番子们不干这个,红毛鬼没几个人,汉人不过去,咱们接手后这边老百姓肯定也不过去,只用俘虏的话人手肯定不够,而且俘虏放在那里还得担心他们逃跑。”

    老陈紧接着又说了一个麻烦。

    这个问题的确很重要,移民是肯定不行,舟山本来就人口不多,得益于杨丰的******政策,这里日益繁荣,谁也不可能背井离乡去鸡笼,唯一可以使用的廉价劳动力只有战俘。但使用战俘就必须考虑逃亡问题,这些战俘很多还是八旗,未来杨丰只准备控制鸡笼,这样他们只要向南逃到新竹一带就立马摇身一变成大爷,话说随便一个普通士兵也得让那里的清朝官员当祖宗伺候着,这样他们的逃亡热情一定会非常高的,他得配大量士兵看管,这就很不划算了。

    “去把霍华德找来。”

    杨丰想了想说道。

    他的解决办法是奴隶。

    “没有问题,元帅阁下,您想要多少奴隶都行,东印度公司一定给您最优惠的价格。”

    知道杨丰想买奴隶后,霍华德眉开眼笑地说。

    他现在正愁着以后和杨丰的贸易中只出不进怎么办呢,毕竟东印度公司没有什么能从杨丰这里赚钱的东西,实际上所有欧洲商人都没有从中国赚钱的东西,他们那些货物在这个国家并不受欢迎,相反这个国家的东西在欧洲却广受欢迎,但杨丰既然要奴隶,那么这个贸易逆差问题就不是问题了,这可是他们的拳头产品。

    “霍华德,我还有一个特殊要求。”

    杨丰笑着说道。

    “元帅阁下请讲。”

    “很简单,我只要男性yan奴,女奴和没yan割的男奴我是不要的。”

    “呃,元帅阁下,您不觉得这样太不划算吗?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必须提高价格,毕竟这样会造成死亡率增加,而且您也不可能收获下一代奴隶了。”

    霍华德说道。

    这年头奴隶那是最正常不过的生意,任何哪怕最文明的绅士也不会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候有任何罪恶感的,实际上欧洲一大堆商人就靠这个发财呢,另外非洲一大堆国王酋长也都以这个为经济支柱呢。至于割了鸡机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萨拉森人几百年前就这么干了,现在奥斯曼人也在这么干,所以杨丰的要求一点不过分,唯一的问题是从成本角度这并不划算。

    “贵一点就贵一点吧,到时候我们以货易货,我给你们那些珍宝,你们给我奴隶,第一批我要至少三千人,必须是成年的劳动力。”

    杨丰说道。

    话说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萨拉森人和奥斯曼人玩得好,人家用奴隶,美国人也用奴隶,看看现代的中东和美国,那些萨拉森人就从来不用考虑后遗症问题。

    “好吧,速度快的话这些奴隶会在半年内给您送来。”

    霍华德点了点头说。

    “太慢了,你们为什么不在东南亚捕奴呢?比如说东印度群岛一带,我以后会有很多需要奴隶的地方,总是从非洲运实在太远了,反正我只要奴隶,不在乎他的肤色。”

    杨丰不怀好意地说。

    “那个,元帅阁下,我们不会自己捕奴的,那样成本实在太高,一个奴隶不值几个钱,但养一支白人捕奴队却需要花很多钱,毕竟他们是要冒生命危险的,虽然黑人战斗力很差,但非洲内陆的疾病却是我们无法抵御的,我们都是从非洲的国王们手中直接购买,他们会为源源不断为我们提供所需要的奴隶。”

    霍华德很坦诚地说。

    “这样啊!那就算了。”

    杨丰不无遗憾地说。

    他还想让这些罪恶的殖民者帮他把东南亚清理一下呢,尤其是印度尼西亚一带,要不然他以后还得麻烦着清理,但这样看只有另外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