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五十章 渐入佳境
    霍华德可不知道杨丰险恶用心,但如果真像杨丰所说,他以后可能得需要大量奴隶,那么从非洲往这边运很显然并不划算,主要是死亡率太高,毕竟他们都是一分钱一分货从非洲那些国王酋长们手中买来的,一个奴隶好几英镑呢,从东非运到中国的距离远远超过从西非运到美洲,这样途中死亡率肯定也要超过美洲的,而运到美洲的死亡率就已经很高了。

    这样的话……

    “或许我们可以试一下,只是不知道那些苏丹们愿不愿意出售他们的战俘,你也知道这还牵扯信仰问题。”

    他耸耸肩说。

    “我无所谓,但有一条,第一必须是yan割的男奴,第二绝对不能有中国人,别以为我不知道荷兰人在干什么。”

    杨丰说道。

    这时候荷兰人一直在扮演或者雇佣海盗抓中国人到爪哇一带去当苦力,因为当地土人太烂太蠢,相反华人聪明勤奋,非常适合给他们干活儿,后来著名的红溪惨案中死的华人,很多就是被以这种方式抓去的,杨丰可不想最后买来的是自己同胞,他要的是让这些殖民者帮他最大限度清空东南亚,而不仅仅是为了几个奴隶。

    “那是当然,我们可不是荷兰人。”

    霍华德说道。

    这个问题就算这么说定了。

    实际上这时候中国的人口数量在一亿多点,理论上不需要奴隶,杨丰这么做纯粹就是为了祸害邻居们,反正他又不需要付出多少成本,无非就是让林倩代工些铝合金,不锈钢,塑料器皿,锆石,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怀表,总之都是些不值钱的零碎,然后就可以yin诱这些殖民者在东南亚大开杀戒。

    捕奴这活儿可是很血腥的,一个奴隶的背后是无数鲜血。

    至于两人其他的问题就没什么可说了,很快杨丰就给他们又准备了一箱乱七八糟宝贝,然后把霍华德和华莱士两人打发走了,而在这两人走的同一天,明军舰队在他们的元帅大人亲自率领下再次起航,几天后这支庞大舰队出现在鸡笼,紧接着随行的陆军三营登岸正式夺取这片土地,唯一遭遇的抵抗来自一只云豹。

    至于当地凯达格兰人的反应……

    这个就不值一提了。

    实际上这些熟番早习惯了这里的名义上统治者换来换去,几十年时间里这个小地方相继换了西班牙人,荷兰人,郑家,清朝四个统治者,只要不影响他们打鱼种田他们是没兴趣管的,再加上老陈在郑家时候就和几个部落首领认识,虽然隔了许多年,但至少也是能说上话,联系了一下之后也就没什么阻碍了。

    再说他们不同意也没用。

    至于煤矿更简单,基隆最主要煤矿就在八斗子就在海边不远处。

    原本历史上中国第一个机器采煤的就是八斗子煤矿,这里从明朝就已经有少量开采,西班牙人,荷兰人都搞过,杨丰不过是重新接手而已。

    “接下来你的主要工作就是先修路,修码头,修炼焦厂,后者我会给你全套技术资料,总之我的要求是三个月后,必须给我装上第一船焦炭,现在人手不够,不要求你产量太多,只要能生产出来就是成功。以后你就是鸡笼府的知府了,三营留在这里作为守卫,另外海军还会给你留下三艘战列舰和六艘巡洋舰,台湾总兵手下那点水师不值一提,接下来你可以一边搞建设一边联系台湾的延平王旧部,这些战舰会巡弋台湾周围,有人想投奔的话可以直接上船运到这里,然后再送往舟山去。”

    杨丰一边走在山路上一边对老陈说道。

    他是不可能在这里主持工作的,以后这里的事情就全部交给老陈了,反正他作为郑家旧部在这里一切都是熟门熟路。

    “行,大帅您就放心吧。”

    老陈点了点头说。

    说话间杨丰看了看前面一群土人,后者很显然对他身后那队肩扛上刺刀的步枪,身穿板甲头戴钢盔的士兵很感兴趣,凑在那里指指点点,他笑了笑走到前面一块最少也得近千斤重的巨大岩石旁,这块大石头挡在路上,几个被押来当苦力的清军战俘正在明军士兵的监押下,努力想把它撬出来推到一边。

    杨丰走过去后一挥手把他们撵到一边,然后推着这块岩石用力晃了几下,很轻松把它掀了出来。

    那些土人看得一片惊叫,很显然被他的恐怖力量吓坏了,然而更加让他们惊叫的一幕紧接着出现了,就看见杨丰一把抱住那块堪堪抱过来的岩石,就像抱一捆柴草一样轻松抱起来。然后很有气势地大吼一声,就那么直接举过了头顶,傲睨地看了看那些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土人,长啸一声就那么一下子抛了出去,巨大的岩石借着高度落差直接飞出十几米像炮弹般砸在另一块岩石上,伴着一声巨响两块岩石瞬间粉身碎骨。

    这个逼装得相当给力,这些土人不懂大炮,他们就对杨丰这种风格的充满敬畏,当他扔完这块岩石然后再从那些土人面前走过时候,很多人甚至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都不敢抬头看他。

    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交给老陈负责了,杨丰直接返回舟山,反正两地相距一千里,只要不是遇上台风天,乘船也就是几天航程而已,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再过来。此时康麻子在海上已经没有和明军抗衡的能力,他手中的水师也就是还有拱卫渤海的那些了,而那些是绝对不敢派到南方来的,实际上这时候康麻子最头疼的应该是怎么抵挡明军从海上直冲大沽口。所以说整个东海上完全就是明军的天下,根本不需要担心两地交通线有什么危险。

    回到舟山后杨丰紧接着跑去指导了一下他的水力镗床工作。

    这台镗床以舟山最大的一条河流为依托,修建起水坝抬高水位,利用水流冲击带动木制水轮提供动力,然后通过齿轮组变成高速转动的力量,带动镗刀做最简单的内壁镗削。现在正在做一项最重要工作,把明军目前使用的所有火炮全部重新镗一下炮膛,这种铸造的大炮内壁总会有一些误差,甚至不够规则,还有不够光滑,镗床却可以解决这些原本的瑕疵。

    可别小看这些瑕疵。

    其他什么都不变,把这些小瑕疵解决了,火炮射程就能提高一大截。

    “四里,刚刚试的九斤炮,一炮打出了四里。”

    邵廷采激动地说。

    他所说的九斤炮就是十二磅炮,和杨丰习惯一样,现在明军都是以炮弹重量作为型号,九斤炮是明军数量最多的火炮,之前的最大射程也就三里多点,也就是说这些老式火炮镗过炮膛之后射程一下子提高了三分之一,现在和新铸的陆军野战炮一个水平。当然这是最大射程,海上作战想要击穿对方战舰的木板,还是得拉近到几百米才行,但使用开花弹对付步兵这就已经非常好用了。

    “这算什么,我还有一种好东西没玩呢,把这种好东西搞出来就是打十里都行。”

    杨丰很随意地说。

    九斤炮的口径实际上是一二零的,这么大口径,射程跟现代大口径机枪一个水平,也的确是很令人无语的。

    “什么东西?”

    邵廷采很热切地说,这个心学目前的正统掌门人,很显然对技术充满兴趣,实际上不仅仅是他,包括黄百家,严鸿逵这些人同样对技术充满兴趣,这一点上很显然跟那些理学大师们完全不同,毕竟这也是出了徐光启这样人物的。

    “线膛枪咱们用上了,那么为什么不用线膛炮呢?”

    “可铜炮线膛很容易磨平呀!”

    “那就用钢铸炮。”

    “但现在咱们的钢铸炮不比铜更好,我和那些工匠试过,不知道为什么,铸造出来后钢材似乎还没有以前好,后来一个老师傅说可能是冷却的问题,具体是怎么回事还没搞清楚。”

    呃,那你们需要内模水冷。

    杨丰心中暗想,他没想到自己手下进步居然也很快。

    不过这个问题也好解决。

    “那就搞钢膛铜炮。”

    他笑着说。

    “内层钢膛做膛线,外壁青铜承受火药力量?”

    邵廷采眼睛一亮说道。

    “对,我记得这不是什么很新的东西吧?”

    杨丰说道。

    “对,只不过以前是熟铁膛铜炮,而且没有膛线,实际上并不比纯粹的铜炮强,也就是略微轻一些,以咱们的水平换成钢膛倒的确没问题,但这样炮弹就没法用圆的了,圆炮弹用不用膛线都一样,炮弹得改成类似子弹的尖头才行,但改成尖头的话炮弹重量得增加,想要达到射程******得增加,******增加的话炮膛厚度也要增加,这样的话炮是不是太重了?”

    “你为什么非要造九斤炮呢?难道不能先造四斤半炮吗?”

    杨丰很无语地看着他。

    “对呀,我们可以先造四斤半炮,这样就算再沉也不会超过两千斤去。”

    邵廷采恍然大悟般拍着脑袋说。

    这个儒生不一样。

    杨丰多少有些感慨地看着他那欢快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