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清之祸害 > 第五十三章 狂化

第五十三章 狂化

        镇海防御的核心很简单。

        招宝山,金鸡山两个炮台群。

        在海上无力和杨丰对抗的情况下,清军把修炮台当成了他们的最主要工作,原本这里只有招宝山炮台,丹岱和郭声隆两个混蛋强行征召十几万民夫,又一气儿修了七座,以两山为核心夹江而对,总计装了一百多门各种口径大炮锁死甬江口,除此之外江上还横了铁锁链。

        这些炮台不好打。

        因为甬江航道太窄,明军舰队一旦进去回旋余地太小,基本上就是排着队被集火的下场。

        原本历史上中法战争,孤拔的舰队就是在这儿被堵住。

        杨丰的舰队肯定和孤拔的舰队没法相提并论,真要硬闯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而另一个主要防御系统就是城北的海塘,也就是沿海阻挡潮水的堤坝,城坝合一,矗立在镇海城北绵延近十里,下面全是潮水形成的滩涂和浅水,将镇海阻隔在海上的攻击范围之外。舰炮因为水浅船无法开近所以够不到,步兵登陆的话那是泥滩没法走,这样逼迫进攻者只能走甬江航道去面对夹江的密密麻麻大炮,这也是这段时间来,明军始终没有跑去骚扰宁波清军的原因。

        他们过不去镇海。

        不过这一次不用担心了,因为他们元帅大人的

        “装比时刻到了!”

        杨大帅一脸庄严肃穆地说道。

        “呃?!”

        冯祯一脸茫然,实际上直到现在,明军这些将领们也没搞明白他们大帅嘴里经常冒出来的那些奇怪词语是什么意思,比如说这个装比,他们只能理解为这是仙家语言,凡人不明白也就情有可原了。

        “推本帅的兵器过来!”

        杨丰很高傲地一伸手说道。

        紧接着一群明军士兵用四轮车推着他的独门兵器上前。

        当然不是青龙偃月刀,实际上杨大帅并不喜欢那把刀,一来太轻了,二来杀伤力太小……

        扬州的清军们如果知道这一点肯定会哭的。

        他的新式武器是一把流星锤,和普通南瓜差不多大,黄澄澄看着也真像南瓜,后面是一根钛合金的锁链,长度十五米多一点,但相比起锤头来,这条锁链明显比较粗一些,都快赶上小孩儿手臂了。

        杨大帅很轻松地拎起流星,直接下船上了下面的小艇,就在他登上小艇一刻,艇身狠狠地向下一沉,显示这把流星锤的重量绝对和它外观有巨大差距,他上船之后由两名士兵划船,借着涨潮的海水直奔远处横亘地平线上的镇海海塘。而此时丹岱率领的清军已经做好迎战准备,上万大军在镇海城墙,炮台等所有地方严阵以待,同样宁波的清军主力也在迅速赶来,两地相距不过二十多里路而已,就算是步兵有一个时辰也到了,所以丹岱只需要挡住明军第一波攻击就差不多够了。

        “玛的,这妖人想干什么?”

        丹岱趴在城墙上,举着望远镜很是茫然地看着被潮水推着迅速接近的杨丰。

        “有主子在他甭管干什么都是白费力气。”

        阎包衣趴在他身旁谄媚地说。

        “你这奴才会说话。”

        丹岱很满意地拍着他肩膀说道,紧接着转头对身旁传令兵喊道:“瞄准着妖人,给我开炮!”

        城墙上最不缺大炮,作为浙东海防的第一大门,这道海塘上光红衣大炮就五十多门,剩下还有一堆各种口径小炮,虽然分散在各处,但这边能够使用的仍旧有数十门,在接到丹岱命令后,所有射程能够到那妖人的火炮全部喷出火焰,紧接着炮弹在海面上打出一道道水柱。

        当然要指望这样的炮击能命中杨丰,那得非常非常逆天的运气才行。

        他若无其事地端坐在小艇上,傲然地看着前方。

        清军接连打了三轮炮弹,最好成绩距离杨丰还有十几步,这情景让丹岱非常郁闷,好在他也知道自己手下那些士兵的水平。

        “别浪费了,装好炮弹等着,准备鸟枪,准备弓箭!”

        他大声吼道。

        城墙上清军鸟枪兵立刻举枪瞄准,其他一些小型火炮也统统瞄准杨丰,甚至就连一些士兵的弓箭都拉开,所有人全部紧盯着下面越来越近的杨丰。这一刻丹岱忽然感觉自己心跳有点加快,他眼睁睁看着那恐怖的魔头在炮火中越来越近,很快就到了岸边的浅滩上,紧接着就看见他手中拿一根铁链,拖着那艘船在没膝的淤泥中继续向前,而那两名划船的士兵则留在原地。

        丹岱举起手来,看着闲庭信步般走来的那妖人,他还是没有下令开火,他知道这时候开火也没什么用,他在等,等到这妖人靠近后给其雷霆万钧般的一击。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就在距离城墙还有七八十丈的时候,就看见那妖人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大声冲着城墙上吼道。

        “呸,你以为我傻呀!”

        丹岱心中暗想,他才不上这种当呢,谁不知道你是万人敌,单挑这么弱智的事情也就宋荦那种文人能干出来,再靠近了枪炮弓箭齐发轰死你个狗ri的才是正理。

        “一群孬种,没luan子的兔儿爷!”

        那妖人黔驴技穷般吼道。

        丹岱才不上这种当呢!

        但就在这时候,他却看见那妖人很奇怪地把锁链一圈儿圈儿缠在身上,紧接着一低头,猛然从船上拎出一个巨大的流星锤,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开始了全速冲锋,转眼间就到了不足五十丈远处。

        “开火!”

        丹岱急忙吼道。

        城墙上骤然变成了喷发的火山,一门门大炮火枪几乎同时喷出火焰,子弹和炮弹密密麻麻打过去,就连密集的羽箭都射向那妖人,瞬间至少超过二十枚炮弹落在他近处,无数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身体,炮弹在地面激起的海沙甚至让他恍如被沙尘暴淹没般。

        然而仅仅眨眼间,丹岱就发出了惊恐地喊叫:“快,快装弹!”

        因为海沙落下后,里面的那妖人不但毫发无损,而且手中拿一枚炮弹冲着他冷笑。

        城墙上立刻一片恐慌,那些清军士兵们哆哆嗦嗦地开始为他们的枪炮装弹,那些使用弓箭的则拼命朝那妖人射箭,但可惜所有羽箭都在他身体前面诡异地弹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让所有清军的腿都开始发软,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向城下逃跑了。

        还没等他们装完炮弹,那妖人就已经站在了海塘下。

        手持钛合金锁链的杨大帅就恍如游戏里的xie恶大boss般,站在齐腰的积水中,抡圆了在头顶挥舞着那枚黄澄澄的流星锤,在他头顶几名清军士兵正拼命压低一门大炮炮口,试图将里面的炮弹射向他。但就在这时候,杨丰手中流星锤挂着风声骤然飞出,就在一名清军士兵准备点火瞬间,一下子打在他前面的箭垛上,青砖和糯米汁砌成,就连炮弹都很难打碎的箭垛如同积木般随着一声巨响四分五裂,碎砖如炮弹般向后喷射而出,那枚大炮附近所有清军士兵无一幸免,全部被碎石砸成支离破碎的烂肉。

        城头上清军一片尖叫。

        这时候又有一门大炮完成装填,但还没等发射,那流星锤就到了,正好砸在大炮上,这门近千斤重的大炮就像玩具般在锤头击打下倒飞出去,然后化身一头恐怖怪兽,横扫后面城墙上所有清军。

        同样反弹回去的锤头被杨丰一把拉住,他如同狂化的兽战士般大吼一声,猛然挥圆了锁链,紧接着撒手,锤头再次呼啸着砸落城墙,一处青砖箭垛再次被砸成四散飞射的碎片。在那些清军士兵的哀嚎声中,他一抖锁链,拉直后攀着锁链就开始向上走,那沉重的锤头正卡在箭垛的残骸下,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多沉,反正在杨丰身体的重量下纹丝不动牢牢卡在那里。

        “快,抬起来扔下去!”

        丹岱肝胆俱裂般吼叫着。

        最近的两名清军士兵一下子醒悟过来,若是让这魔头上了城墙,大家也就只有跑路了,他俩赶紧蹲下身子,一个抱锤头一个拉锁链,大吼一声同时用力……

        呃,锤头没动。

        好吧,这东西其实是钨铜的,杨丰拿一副唐寅的画从林倩那里换来的,看着不算太大,但总重量近四百斤,就这俩清兵还能搬起来简直笑话了。

        紧接着又有一名清军士兵上前,三个人同时用力,但锤头还是没动。

        “需要帮忙吗?”

        一名拽着锁链憋得面红耳赤的清军士兵,忽然感觉自己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很和蔼的声音响起。

        他下意识地一抬头,然后傻了一样站在了那里,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妖人。

        杨丰一伸手恍如无物般拎起了锤头。

        “啊!”

        三名清军士兵这才醒悟过来,像柔弱的小shou兽般同时发出了惊恐的尖叫,然后向着远离他的方向撒腿就跑。

        杨丰手中流星锤很随意地一甩,这三个倒霉的家伙立刻飙着血,几乎同时被砸飞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