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放血
    “快,快下船!”

    队长焦急地喊声中,明军士兵孙升匆忙拿起他刚刚配发不久的一式步枪,带着紧张的心情跳上镇海码头。

    在他身后是金鸡山炮台上依旧在燃烧的滚滚浓烟,在他左侧前方江面上,十几艘战舰前后一字排开,右舷火炮不断发出怒吼,向着镇海城北倾泻炮弹,场面看起来极其壮观。而在这些战舰炮击方向,硝烟已经遮蔽了天空恍如笼罩的阴云,密密麻麻的炮弹爆炸声和步枪射击声正从那边不断传来。而在他身后的码头上,一艘艘运输船停靠,大批和他一样身穿猩红色战袍,银盔银甲的明军士兵正在下船匆忙开往城内,大批的物资也在从船上卸下,迅速装上一辆辆手推车由当地百姓运往城内。

    这就是战场!

    孙升深吸一口气,在队长指挥下匆忙整队,然后跑步冲向城内。

    镇海城内依然还有清军zong火焚烧时留下的残迹,只有一些老弱妇孺在忙着救火,看到他们立刻露出善意的笑容,甚至还有人准备了茶水等在路边,不过没有人顾得上停留,所有士兵跑步直奔城北。还没等登上城墙,就已经可以感受到大战的气氛,无数老百姓匆忙地穿梭于城上城下,将那些手推车运到的弹药扛上城墙,城墙上大批明军士兵和青壮年百姓不断喊叫着,大炮的怒吼,子弹的呼啸声震耳欲聋。

    甚至偶尔可以看到炮弹击中城墙时,被击碎的城砖四散飞射,头顶的天空中不断有抛射的羽箭落下。

    “快,登城!”

    队长挥舞着军刀吼道。

    孙升和他的同伴一起带着初上战场的紧张,匆忙登上了城墙,还没顾得上向外看一眼,就被指到了一处箭垛后,他匆忙举起步枪,刚要探身向外看,突然旁边一名陌生的士兵吼道:“靠右点!”

    他下意识地向右一挪步,几乎同时一支箭擦着他肩膀而过。

    他带着一头冷汗向那名士兵点了点头,紧接着把手中步枪伸出去,但就在同时也傻了眼,因为他不知道该往哪儿打,城墙下面密密麻麻全是清军,就像海啸时候的波涛般,绿色军服和斗笠帽几乎完全遮蔽了地面。

    当然,这里面很多都是死的。

    不计其数的清军就这样抬着攻城梯发疯般向着城墙冲击,在他们中间,舰炮的开花弹不断炸开,城墙上那些转换了身份的清军火炮发射的实心弹也在不断制造杀戮,在他们前方,死尸已经填满了护城河,层层堆积着就像渔网里刚刚放出的死鱼,但他们依然在后面军官敦促下不断进攻着,然后在城墙上明军的密集子弹下变成一具具死尸增加着尸堆的高度。

    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烈景象的孙升忍不住低头吐了。

    “你他玛快开枪!”

    刚才那名士兵吼道。

    孙升赶紧强忍着恶心,胡乱地向外面瞄准一下,紧接着几乎闭着眼扣动扳机,隐约间他看到四五十丈外一名骑在马上的清军军官应声栽落马下。

    开了这一枪后,孙升的心跳平稳了很多。

    他倚在箭垛后,有些笨拙地重新装弹,同时有些羡慕地看着那名老兵,后者以极快速度装填子弹,紧接着瞄准城外开火,立刻有一名清军士兵倒下,然后收回步枪再次装弹,直到他打完第二枪,孙升才装完子弹,学着他的样子瞄准一名清军士兵扣动扳机。

    在不到十丈外这名敌人倒下的同时,孙升忽然听到自己胸前当得一声,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一支利箭被胸甲弹开。

    “看着点下面,别到处乱看!”

    那名士兵再次吼道。

    孙升稳定了一下心神,赶紧重新装弹瞄准开火,随着一枚枚子弹不断射出,下面清军一个个倒在他枪口下,他终于发现了战场也不过如此!

    而就在同时,所有投入战场的明军新兵,也在和他一样逐渐成长起来。

    “看看,战场才是最好的练兵场,不见血永远成长不起来,多杀几个鞑子比什么训练都管用。”

    端坐在城楼上的杨丰,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

    此时他面前的场景,是任何好莱坞大片无法媲美的,数万清军汹涌着冲向他脚下,然后变成恍如海滩上垃圾带一样的死尸堆,镇海城下变成了屠宰场,死尸浸泡在血水中,在晴空下无比诡异。

    “大帅,照这样看,只要咱们的弹药供应得上,鞑子永远别想攻破这镇海城,您这招儿放血战术真是高啊,咱们就在这城墙后面练兵,他们就这样一批批来送死,把这镇海城变成鞑子的放血地,让他们的血在这地方流干,让他们的勇气也在这地方流干,不用多了,让他们死个几万人,等咱们反攻时候不用打剩下的恐怕也就吓跑了。”

    冯祯堆着笑脸说道。

    这就是杨丰夺取镇海的目标,夺取浙东暂时还不在计划范围之内,他就是要在陆上夺取一座坚固的堡垒,然后吸引清军不断前来进攻,训练士兵的同时让他们把血流干。

    现在看这个战术很奏效。

    因为武器的差距实在太大,尽管清军的勇气很令人惊讶,但他们除了送死之外仍旧没有什么其他选择,他们的火绳枪射程太短,精度太差,他们的弓箭除了远距离抛射还能有点用,根本也无法靠近,他们的大炮倒是能够打到,但因为来得匆忙没有携带重炮,倒是城墙上有的是清军遗留火炮。而明军士兵只需要躲在城墙上瞄准打靶就行,再加上舰炮支援,陆军野战炮也开始运上城墙,战斗完全就是不对等的,到现在清军的尸体都填满护城河了,明军伤亡还依然没过百,这样的战斗无疑是非常令人开心的。

    不过也有一个麻烦,就是不能遇上大雨,燧发枪在雨中虽然勉强能用,真要遇上大雨照样也废,虽然大雨清军的火器甚至弓箭也基本不能用,但毕竟人家有着巨大的数量优势,哪怕用人命堆也能堆死明军了,好在这时候已经是冬天,下大雨的机率已经很低,这也是杨丰为什么直到现在才发起浙东战役的主要原因。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应该把火帽搞出来。

    当然,这件事现在还不着急,反正短时间内他还没有这方面压力,至少在明年夏天之前,这边还是很难下大雨的,就算真遇上这种情况也没什么大不了,无非就是多扔点手榴弹。他现在正在制造黑火药的防御手榴弹,虽然个头大扔不远,但用于守城的话还是没什么问题,很快第一批就会送来的,除此之外还有燃烧ping也很快就会送来,有这两样东西就算下雨影响步枪,也一样能保证镇海的城防。

    “那是谁?”

    杨丰忽然指着远处说道。

    清军后方很远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大队骑兵,在骑兵中间簇拥着一顶很醒目的红色大伞,伞下可以看见一匹白色战马,马上一个身穿杏黄色棉甲的人,那招摇的风格生怕别人看不见他一样。

    冯祯立刻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儿说道:“红曲伞盖,太子,是康麻子那小孽种。”

    “呃,开城门,本帅要亲自出战!”

    杨丰一下子来了精神。

    胤礽啊,他现在最喜欢这些什么太子阿哥们了,上次去扬州错过了,这次都到家门口了可不能错过了,不说别的,弄来玩一玩也是很令人愉快的。

    “大帅三思,外面至少三四万人呢!”

    冯祯脑门上冒着冷汗说道,他发觉都到现在了,自己居然还是跟不上大帅那疯狂的节奏,外面几万清军堵得水泄不通,这位大爷居然还要杀过去搞人家最高统帅?

    “三四万人又奈我何!”

    杨丰很是豪迈地说道,紧接着一把拎起旁边那把流星锤就要往下走,冯祯顾不上冒犯了,赶紧一把拽住他,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大帅请三思,您现在身份不一样,虽说您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毕竟战场上没个准,万一出点意外呢,不值得为了鞑子太子冒这样的险。”

    “怕什么,不就是那点清军吗?本帅主意已定,不要再阻拦了!”

    杨丰说道。

    “那,那咱们另外想办法,别走北门了,您出城乘战舰向上游,鞑子太子所在之处,距离河岸也就四五里远,虽然有些士兵保护但远比硬闯前面这数万大军要容易得多。”

    一看拉不住他,冯祯急忙说道。

    “这样,这样倒是不错。”

    杨丰也觉得这样比直接出城从三四万大军中杀出一条血路要靠谱一些,主要在从正面硬冲的话太费时间,一旦胤礽跑了他就很难再追上了,但乘战舰玩侧翼登陆却要简单得多,首先需要对付的清军数量少,而且因为路线原因就算胤礽想跑他也可以斜插过去拦截,成功几率要大得多。

    就这样杨大帅拎着他的钨铜流星锤,晃晃悠悠带着一份难以抑制的愉悦,直接上了东门外一艘小型战船,然后在舰队保护下逆流而上,去找胤礽玩去了。

    可怜的太子殿下这时候还什么都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