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五十七章 二阿哥犬
    “快,快拦住妖人!”

    鄂绰尔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战马,挥舞长矛吼道,可惜他已经无力回天了,那一枚枚不断在地面在头顶炸开的炮弹,让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战场的战马都像发了疯一样,根本不再听从主人的指挥,一匹匹在爆炸声中悲鸣着狂奔,甚至把它的主人都直接踩在马蹄下。

    尤其是那些下了马的,几乎转眼间就被踏成了肉泥!

    而在这一片混乱中,杨丰狞笑踏出了包围自己的尸墙,一伸手抓住一匹狂奔的战马,在它的悲鸣声中硬生生拉住,紧接着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那战马立刻像乖巧的小狗一样停止反抗,他随手扔掉流星锤,一带缰绳直冲着胤礽所在方向开始了狂奔。

    鄂绰尔悍勇地挺矛直刺过来。

    那白蜡杆长矛正中杨丰胸前,但却被无形的墙壁阻挡在半尺距离上,无法再向前一寸,在战马冲击的力量下,矛杆瞬间弯曲成了弓形,巨大的力量让他一下子脱手,几乎就在同时二马交错,杨丰一把抓住他的棉甲,直接从马上拽了下来,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径直抛向了天空。

    鄂绰尔惊恐地尖叫着,蓦然间一声怪异的呼啸,一枚炮弹很逆天地正中他胸前,这位副都统大人立刻化作了一团血雾。

    而就在这时候,胤礽也意识到了危险,他抬起头望着战场方向,虽然有树木阻隔,但弥漫天空的硝烟,密集的爆炸声,地面传来的清晰颤动,仍旧很明白地告诉他鄂绰尔情况不妙,而前方清军主力依旧在五六里外舍生忘死地进攻镇海城,一旦鄂绰尔兵败,那他可就真得危险了。

    “殿下万金之躯不宜涉险,请速速回鄞!”

    很善于察言观色的郭世隆看他神情有些不自然,立刻明白这位太子殿下害怕了,他急忙在马上躬身行礼说道。

    胤礽还想表演一下犹豫,但旁边丹岱却已经控制不住恐惧了,他被杨丰都吓出心理阴影了,从知道登岸的是杨丰开始,就一直想找借口跑路,一听郭世隆这样说,那还不赶紧抓住机会,他几乎是边掉头边说道:“殿下快走,那妖人有万夫不当之勇,鄂绰尔恐怕是抵挡不住的,那时候再走就晚了。”

    然而这时候已经晚了。

    “那妖人!”

    突然间一名侍卫惊叫道。

    三人急忙转头,约两里外一骑战马正在从树林后转出,紧接着全速向这边狂奔,马上之人红袍银甲正是明军打扮。

    “快,保护太子!”

    郭世隆脸色巨变,他没想到鄂绰尔这么快就完了,赶紧抽出自己宝剑来,一副忠心耿耿地表情吼道。

    跟随的侍卫立刻分出百余人很是悍勇地直冲向杨丰,而他们三人则在另外一百多侍卫保护下掉头向北,沿着通往宁波的大路落荒而逃,这时候也顾不上依仗了,那把代表太子身份的红曲盖伞直接扔到一边,其他什么旗帜幡牌之类也统统扔掉,丹岱甚至把自己那根很是累赘的长矛都扔了。

    反正真要让杨丰追上别说长矛了,他就是扛门大炮都不管用。

    一百名忠心耿耿的侍卫并没有给他们争取太多时间,凶悍野蛮的杨妖人直接一手一个,把两名侍卫从马上拽了下来,然后掐着当成了人棍使,转眼间就砸开一条血路,迅速斜插到了大路上,策马在后面紧追不放。因为战斗的方式过于凶残,此时的杨丰完全就是一个血人,那银甲都看不出原来颜色了,不论他身上还是战马身上,都糊满了鲜血和碎肉,看起来就像传说中的嗜血狂魔般。

    “快放箭!”

    胤礽看着这一幕肝胆俱裂,一边拼命抽打战马一边撕心裂肺地尖叫着。

    “射他马!”

    同样肝胆俱裂的郭世隆补了一句。

    这些侍卫那当然都是精挑细选的,紧接着在狂奔中一个个转身张弓搭箭,羽箭嗖嗖直奔杨丰坐下战马,手中没有了武器的杨丰当然护不住自己战马,接连两支羽箭瞬间射中那匹战马胸前,后者悲鸣一声人立起来,杨丰猝不及防直接被掀落马下。

    “天佑我大清!”

    郭世隆激动地高喊道。

    胤礽和丹岱也同时抹了把冷汗。

    但就在这时候,只见那妖人把手向虚空中一伸,立时拖出一物来,颜色花花绿绿,下面是两个车轮,看似钢铁打造,还没等他三人反应过来,那妖人便纵身骑上,紧接着此物一声咆哮,身后冒出一阵青烟,快逾奔马般直冲而来。

    “快拦住他!”

    胤礽一下子由天堂跌落地狱,很是柔弱地惊恐尖叫着。

    那些侍卫急忙再次放箭,可惜此物完全不惧羽箭,所有羽箭在射中后都被弹开,见此情景十几名侍卫立刻调转马头,端着长矛直冲向那妖人,两下几乎瞬间遭遇。那妖人骤然停住,竟然将此物直接端起,一手持其尾一手持其前端一银色护栏状物,极其凶猛地迎头拍在侍卫身上,一下子将数名侍卫从马上砸飞,就这么血淋淋地冲了过来,紧接着放下此物重新骑上追过来。

    “这货不是人,这货不是人……”

    可怜的太子殿下都快哭了,就像个被抛弃了的yuan妇般碎碎念。

    “太子殿下,快离开大路!”

    郭世隆忽然灵机一动急忙高喊道,同时自己先一拉缰绳,迅速冲出大路冲进路边农田中,胤礽和丹岱也醒悟过来,那妖人的东西是靠轮子走的,离开了道路肯定不行,他们俩紧跟郭世隆后面也离开了大路。

    他们的确成功了。

    这是一片早就收割过的稻田,一片泥泞还有不少积水在里面。

    “玛的,真麻烦!”

    杨丰骂了一句,急忙刹住摩托车,他这就是随便拽过来的一辆125,根本不具备在这里面行驶的能力,不过好在他突然发现这片稻田边上是石头垒的,他急忙转身把摩托车扔回来平行空间,紧接着从脚下捡起一块石头,照着差不多三十米外的胤礽砸了过去……

    呃,没砸中。

    他又不是人家杨过,好歹人家那是武林高手,他就是力气大点而已。

    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他前面有一堆石头呢!

    “来一个,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再……”

    好吧,不用再来了,第五块石头正中胤礽座下那匹宝马的后腿,尽管只有拳头大,但在杨丰那恐怖的力量下也不亚于一枚炮弹,几乎瞬间就将马腿打断,那精挑细选的河曲马悲鸣一声一下子栽倒,直接把胤礽给甩落在了收割后的稻田积水中。

    “殿下!”

    郭世隆惊叫一声急忙带住战马,迅速跳下来冲向胤礽,而丹岱却只是犹豫一下,紧接着继续纵马狂奔,丹大人实在没有勇气再次面对杨丰那张恐怖的脸了。

    就在郭世隆抱起摔得正迷糊的胤礽时,杨丰也像一个xie恶的大反派般,狞笑着走到了他们俩跟前,郭世隆很是忠勇地大吼一声举起宝剑当头劈下,那宝剑直接被弹了回去,就在同时杨丰的手也到了他脖子上,紧接着掐着他脖子提到了半空。

    “玛的,对个鞑子还挺忠心,白披了张人皮!”

    杨丰说话间手一用力,可怜忠勇的郭大总督很无助地挣扎了一下,紧接着在骨头的碎裂声中脑袋耷拉下来,然后被杨丰像扔只死狗一样随手扔了出去。

    “太子殿下,终于见面了,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想再见你,上次在北京走得太匆忙,也没顾得上好好跟你说几句话,后来一听说你到了扬州,我就赶紧跑了过去,但可惜还是缘悭一面,但今天终于老天保佑让我们在此相逢了,那个,你不想对我说几句话吗?”

    杨丰蹲在满身污泥的胤礽身旁,就像个见到他的脑残粉般深情地告白着。

    “妖人,要,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胤礽哆哆嗦嗦地说道。

    “你说真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杨丰说着眉开眼笑地掏出一把小刀来,一下子扎进了他右小腿。

    “啊,别,别,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是太子,只要你放了我,要什么都行!”

    胤礽的勇气瞬间烟消云散了,他惨叫一声,一下子扑倒在杨丰脚下,眼泪鼻涕横流地哭喊着,看上去是那么得楚楚可怜。

    “有点诚意好不好?连个头都不磕!”

    杨丰说着拔出小刀,紧接着又扎进了他另一条腿。

    “我磕,我磕!”

    胤礽强忍着剧痛忙不迭说道,拖着两条伤腿趴在地上,拼命冲着杨丰磕起头来,很快额头上就被稻茬扎出血来,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敢停下。

    好在杨丰的恶趣味也不是那么很持久,看他磕得差不多筋疲力尽了便说道:“行了吧,我知道你一片孝心,快起来吧,跟我回去咱们多唠唠!”

    胤礽艰难地爬起来,刚想往上站,但可惜腿上伤处立刻传来剧痛,紧接着惨叫一声又趴下了。

    “看什么看?难道还要我背你呀?自己爬!”

    杨丰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