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之祸害 >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崩溃
    事实上杨丰完全想多了。

    首先大岚山的义军跟朱慈焕无关。

    这个老头儿谨小慎微躲躲藏藏半个世纪,早就养成了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好习惯,他是不会傻到在这种时候当出头鸟吸引康麻子火力的,否则也不至于相距不到百里,实际上和邵廷采住在同一个城市,光余姚至少三千人偷渡至昌国投奔明军的情况下,却始终没敢主动现身。

    大岚山那帮义军捧出的是他大儿子。

    这位皇孙殿下明显比他爹有闯劲儿,原本历史上朱慈焕也就是因为这个儿子跟义军勾勾搭搭,所以才不幸暴露他身份的最后上菜市口挨那小刀片的。

    其次这支义军纯粹是一帮乌合之众而已,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而且首领只是一对连大字都不识一个,亦民亦匪的山民兄弟,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政治军事头脑,只是纯粹思想过于简单了,认为自己这边是朱三太子那自然是老大,可以给杨丰发命令来勤王的,哪有后者那么多花花肠子。

    当然朱慈焕的那个儿子可能有点小心思。

    但这也没什么意义了,因为实力决定一切,就在杨丰和黄百家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岚山已经被攻破了。

    这个年头造反,那完全就是地狱模式,除非像杨丰这样浑身满是外挂的,否则不可能有任何成功希望,常宁虽然不是什么顶级名将,但那好歹也是跟着康麻子征过葛尔丹的,也曾经以安北大将军身份独当一面过,在得知朱三太子又冒出来后,毫不犹豫地从镇海前线调出一万多精锐扫荡整个大岚山。

    那里实际上总共就几百名只有冷兵器的义军。

    清军对付杨丰的军队那就是一坨屎,但对付他们还不跟玩一样,几乎一半火器的一万清军仅仅不到一天时间,就攻破大营剿灭了这支义军,首领张家兄弟全部战死,朱慈焕的那个儿子被清军俘获,很快被其他被俘的义军供出身份。

    然后,然后他爹就跟着一块儿倒霉了。

    常宁一听说居然真还有个崇祯的儿子,居然隐匿民间五十多年,头上那冷汗都差点冒出了,紧接着以最快速度将这位实际上是朱五太子的朱三太子全家一锅儿端,因为行动迅速果决老老少少一个也没能跑,除了几个女眷吓得投井悬梁以外,剩下包括朱慈焕在内一个没跑了,儿子孙子全抓了起来。

    当杨丰得到消息的时候,朱慈焕一家早已经关进囚车押往北京去了。

    “这些废物,太子爷可被他们坑惨了!”

    得到这个消息后,严鸿逵捶胸顿足地痛骂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义军,很显然如果不是他们贸然把朱三太子的招牌打出来,后者是肯定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然后完全可以安安稳稳地等着明军打过去。

    但现在全完了。

    “庚臣兄,不必担心,我说过,就是再独闯一次北京,我也要把三太子救出来,此时不知道鞑子押送他的路线,我们无法进行营救,所以暂且先等着吧,等他到了北京咱们再杀过去。”

    杨丰说道。

    “大帅,这样太冒险了吧?再者三太子身份尚且无法确认,为一个未知真假的人不宜冒此危险。”

    黄百家赶紧劝道。

    他这样一说,严鸿逵等人也反应过来,赶紧劝说杨丰放弃这个疯狂的念头儿。

    说实在的,他们对于老朱家,也就是有那么点香火情,就算有这个朱三太子,也不过是个象征而已,包括大明这个旗号也不过是汉人复兴的象征而已,但杨丰却实实在在是汉人复兴的真正希望,为了救朱三太子让他去冒险就不值得了,一旦他出点意外,那大家也就同样全完了。

    不过他们很显然低估了杨大帅对老朱家的感情。

    “都不要说了,我主意已定,不论他是不是真正的三太子,我都要把他救出来。”

    杨丰很豪迈地一摆手说道。

    当然,他才不会是傻到想去北京营救朱三太子呢,事实上这样的结果对他最好不过了,这家伙是嫌大明影响力还没达到北方呢,所以他准备走英法联军的老路子,以此为借口带领军队先杀到大沽口搞一次武装巡游,看情况合适的话再搞搞登陆作战,以天津为目标向北方老百姓展示一下大明军威。

    顺便找机会再表演一下他的所向披靡。

    这样不但可以让北方老百姓真实感受到他的实力,而且还展示一下自己对前朝的感情,赚个仁义的好名声,至于营救不回来,那这个就不能怪他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很困难的。

    黄百家这些人可不知道他的心思,又劝了一会儿之后,见杨丰执意如此,也就只好纷纷做罢,反正还没到时候呢,朱三太子一家从浙江押到北京估计还得几个月时间,以后找机会慢慢劝说杨丰就是了。

    而在以堪称雷霆之势,迅速解决了朱慈焕的麻烦后,常宁立刻督促清军再次发动进攻。

    “鞑子真疯了!”

    亲临前线的杨大帅,看着城外就像钱塘江潮一样一波波不断冲击着镇海城墙,然后留下密密麻麻无数尸体的清军,忍不住倒也发了一番感慨。

    此时的镇海城下,真得恍如地狱一般,上次战斗之后,明军总共从城里城外清理出八千具清军死尸,嫌麻烦干脆一块儿扔在城墙下一把火烧了,烧剩下的骨头渣子全堆在外面呢,紧接着清军又来给增添高度了。

    这座城池并不算大,而且因为东边靠海南边靠江,只有西,北两个攻击面,但西边的攻击面,绝大多数地方都在明军舰炮射程内,所以主要攻击面只有西北角和北面城墙,这段城墙也就几里长度而已,现在连烧的加没烧的,堆积了整整两万具清军死尸,平均每一里好几千具,如果单排开得四五层高。

    而现在,清军还在不断增加着它的高度。

    “大帅,都准备好了。”

    他身旁一名军官报告。

    “那就点火吧!”

    杨丰很随意地说道。

    在他身后城墙下,一字排开整整五十具大口径火箭发射筒,五十枚两百多斤重,光战斗部就填了整整一桶火药的重型火箭,就像二战时候倭国人的喷进炮一样蓄势待发。随着大帅命令下达旁边炮手立刻拿火柴在炮管上划了一下,然后迅速将火苗凑到了导火索上,紧接着所有人迅速远离这些大杀器,随着导火索消失在发射管内,发射管底部骤然喷射出烈焰,黑火药推进剂的重型火箭瞬间从管口喷出,恍如节日的礼花般飞上天空,很快推进剂燃尽后在惯性作用下以抛物线砸向下面。

    城外督战的福建提督王万祥都傻了,他眼看着一道道火焰从城内飞出,然后一个个几乎肉眼都能看见的巨大黑影从天而降。

    下一刻,恍如天崩地裂般的巨响震撼整个战场。

    一团团恐怖的爆炸火焰瞬间在密密麻麻向前涌动的清军中炸开,支离破碎的死尸就像被剁碎的肉块般四散飞溅,以爆炸点为中心,方圆十几丈内一片白地,就像大地上多出了一个个丑陋的疮疤,而在这些疮疤周围,那些被炸碎的清军残骸,如同下雨一样砸在周围都被震得耳鼻冒血的士兵中。

    “快跑啊,又要来了!”

    蓦然间清军中响起一声惊恐欲绝的尖叫。

    哗一下子,仿佛急剧退却的潮水般,原本还在勉强壮着胆子攻城的清军士兵,全部不顾一切地向后方跑去,别说绿营了,就是八旗精兵们也不顾自己身旁那些将领的喝止,全都拼命地向后跑,竭尽全力逃离这片可怕的地狱,逃离那些恐怖的敌人。

    “停下,你们这些混蛋,停下,敢临阵脱逃者斩!”

    王万祥挥舞着腰刀,骑在马上不断俯身砍倒一个个又一个溃兵,在他身后督战队也抡起手中腰刀阻挡清军的溃败,但可惜他们的努力根本毫无效果,这时候的清军已经破胆了哪还会管他斩不斩,话说就算斩了也比被炸得尸骨无存要强。

    而就在这时候,第二轮恐怖的焰火又一次从镇海城内升起。

    “快跑啊!”

    惊恐绝望的尖叫声让那些清军终于丧失了理智,原本还不太敢反抗的士兵们立刻将手中武器对准了督战队。

    “干什么,你们想造反吗?”

    王万祥小脸刷白,色厉内荏地吼道。

    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骤然清军士兵们身后响起,就像一下子得到什么命令般,那些清军士兵尖叫一声,潮水般汹涌而过,可怜的王提督惊叫着连人带马一块儿被冲倒在地,紧接着无数只脚便踩在了他身上,很快他就已经看不出人形了。

    而就在此时,镇海城内杨大帅已经拎起了他拿把巨大的流星锤,紧接着大吼一声:“全军上刺刀,随本帅杀鞑子!”

    然后镇海西北两座城门同时打开了,无数端着上刺刀步枪的明军汹涌而出杀向溃败的清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