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1章意外后的意外
    曾娘子和李娘子脸色差是有原由的,二丫滚下驴车这是意外,而曾凡正好碰上,施予援手,这本身也无可厚非,问题就出在了曾家太爷身上。?

    话说那日,曾凡看到驴被惊了,忙跑过来帮忙,正好看到二丫滚下车来,他冲上前去接,可曾凡却也只是十二岁的少年,能有多大的气力,只是在二丫滚下来时,挡了一下,没让二丫受的伤更重罢了。

    接了人,看二丫已经晕了过去,忙背着二丫就往李娘子那儿奔。李娘子急急的谢了他,便赶紧把已经昏迷的女儿抱上车,赶紧进城找大夫。

    李娘子先把女儿送到了医馆,又忙央了小伙计去当铺叫来儿子。大郎大名为彬,十岁时,看到父亲屡试不第,也知道自己不是那读书的材料,就央了父母的谅解,进了县城的当铺学徒。现如今虽说才十五岁,却深得东家和掌柜的赏识,原本学徒期为六年,未满师的学徒只能在当铺里做后生。

    因李彬从小识文断字,到了当铺就比一般农家孩子学东西快,六年学徒期没满,就已经做了折货。平时没事,朝奉还会把他带在身边学东西。有眼睛的都知道,朝奉这是把他当亲传弟子在培养。大郎得了信,忙问柜上支了点银子,就往医馆赶。

    好在驴车不快,二丫伤的最重的就是额头被崩了个口子。其它的倒都还是皮外伤。拿了两付清淤的药回家,大夫也认识大郎的,倒也尽心。让李娘子让二丫在家好好静养些时日即可,但李娘子都觉得惊魂未定。

    大郎看母亲这样,也跟店里告了两天假,回家照顾一二,朝奉还让人包了几包点心,让大郎带回,让边上的人很是眼热。

    李秀才这头也得了信,原本想着放了学生回去,自己去看看,又一想,自己去了好像也没用,于是就让学生自习,自己坐在私塾的门口等他们。看到了妻儿都回了,心才安在肚子里,骂了几句熊孩子,就马上叫来大郎。

    “大郎,拿着这些点心快去曾家致谢。说二丫已经看了大夫,谢曾家哥儿的出手相助。”

    李彬能在当铺里被朝奉赏识,那原本也是他从小就机灵有关,在外头历练这些年,老爹提个头,他便知道该如何做了,忙就应了父亲,拿上刚朝奉送的点心,就奔向曾家。事情到这儿,其实都是再正常也没有的事了。

    在李家看来,这是正尔八经的礼尚往来,李秀才家这边是真心的致谢,可曾家就犯上嘀咕了。

    曾家在曾家村也算是挺好的人家,曾老太爷一生勤恳,好容易攒下份家业,一辈子的心愿就是供出一个读书人。这些年来,就一心一意的供了长子曾庆读书,期望着能改换门庭。

    曾庆是个挺老实的人,读书却真没什么天份,快三十岁才勉强中了个秀才。他也挺有自知之明,很实在的跟父亲说,自己也不可能更进一步了,别浪费钱了。他打听过了,考举人光路上的费用都不少,与其这样,还不如由他在家好好教孩子们读书,也能趁机多存点钱,说不定在第三代里养出一只金凤凰。老爷子想想也算了,就把所有的希望放在三个孙儿的身上。

    老太爷莫看这么大岁数,他还是家里主要的劳动力。每天还是会去田里,为一家人劳碌。也是因为有了目标,这些年,他也拼命的在攒钱,总不能到了孙子辈上,还攒不出考试的费用吧!

    李家送了谢礼来,曾老太爷送走了李大郎,就叫来儿子曾庆与儿媳欧阳氏。说了前因后果,自己咕咕的抽着水烟袋,想想,“你们说,他们来道谢,是不是想让咱们去提亲?”

    “不能吧?事当从权,那么危急之时,凡儿伸出援手,放到哪儿都是说得过去的。”曾庆笑了一下,随口说道,可是一抬眼,看到父亲沉沉的脸,觉得这个可能不是父亲想听的答案,再看看那四色的点心。

    乡下地方,吃点心那是奢侈的事,就算是曾家在外人看来是殷实的人家。但他们自己的生活过得非常之俭朴,都知道要存钱给孩子们读书,怎么敢乱花一毫。

    而十里八村其实大家的情况也差不多,谁家也不会没事进城称几斤点心,给孩子们解馋。纵是人情往来,大多也是自己家蒸点包子、馒头之类的。提点心,这是不是有点严重?他觉得好像了解了父亲的意思。

    “那爹的意思是……”

    “公公,这事要不要再问问凡儿,说不定根本就没碰到李姑娘呢?”欧阳氏也不傻,忙上前,急急的说道。此时她是恨不得把点心扔在李家的大门口才好了。几斤点心,就敢要她宝贵的儿子,欧阳氏觉得要疯了。

    也不怪欧阳氏,原本欧阳氏的娘家都是精穷的人家,以为嫁到曾家那是掉进了福窝里。上头没婆婆,丈夫又是读书人,人人都说她的福气好,进门就当家,万一相公中了状元,她就是状元夫人……

    当初小姐妹们谁人能不羡慕?她也是带着无限的憧憬坐上的花轿!

    结果进了曾家门,不谈丈夫能不能中状元,就算是童生试都没过,每日里,除了念书就是吃饭,屁用没有。

    而曾家老太太是早亡,公公也没续弦,原本以为进门就当家的,结果进门也就是当了做饭的家。曾家男人心比女人还细,现在这一家之主还是老爷子自己,连欧阳氏想买个顶针,也是要伸手问老爷子拿钱的。哪怕为了孩子,菜里多放一点油,也要被老爷子喊败家的。

    欧阳氏真的觉得自己憋屈了一辈子,现在她是把自己一辈子的期望都放到了儿子们的身上。特别是长子曾凡,至小就过目不忘,读书天份比丈夫强之百倍,她一直觉得那是因为儿子是因为像她,才会这么聪明,不然指着丈夫那木头脑袋,怎么会三十岁才中个秀才?

    她是把儿子看得跟天在的星星一样贵重。她也听明白了公公的意思,李家派人来送谢礼了,说长子背他们昏迷的女儿了。依着公公的意思,那是要负责了。但她觉得,凭什么?自己家里救人,还救出祸来了。她的儿子可是要中状元的,怎么能被个穷酸秀才家的闺女祸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