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4章手艺的价值
    李萍在几天之后,才总算是接受了她转世成为十岁小孩的现实。虽说还是不习惯这农家的生活,但却不由自主的被有父母照顾,有哥哥疼受的生活所感动。她觉得农家的生活,也不是那么不能忍受了。

    当然,她还是觉得李娘子凶了点,不过对她来说,却也是种新的体验。反而家里这些人她最喜欢的还是李娘子。能下床了,她就跟个小尾巴一样,跟在李娘子的后面。

    李萍本尊生在小小的官宦之家,生母是谁她还真不知道。反正应该不是府里她该叫‘娘’的那位。

    李萍原本的家里还算是富裕的,反正从小也算是锦衣玉食,父亲对教养她一事,还算是不遗余力,不过,她是奶娘带大的,每日去给像尊佛似的‘母亲’请个安,便可回房,读书、习字。

    幼时如何,她也记不清了,但有一点她很清楚,‘母亲’不是她的亲娘,而府里的兄弟与她也不亲近。那个家里,她见得多的也就是父亲,但是她百分一百的相信,父亲见她还真不是为了疼她。

    到了这个乡间的李家,一切就完全不同了。她醒了之后,这家的父母就真的像父母亲了。为何这么想,她也说不清,但是就算是这家穷点,她还是喜欢父母亲和那个不甚常见,只要回来,便会给她带点什么的哥哥。

    不过已经变成二丫的李萍,原本准备安心的做她自己的。结果等她完全好了,李娘子对于女儿的正式教育也要开始了。这让李萍就是一个大写的囧。

    之前的二丫,在家里也就是给父母打打下手,等学里的学生们回去了,她去收拾、打扫。帮着父母喂喂鸡,捡捡蛋之类的。之前一家子,其实还都是当她还小,做的也都是周围人家几岁孩子的活儿!

    现在李娘子觉得女儿定了亲,想想欧阳氏的嘴脸,也不敢再让女儿放任自流了。决定开始教育女儿成为一个合格的当家主妇。主要是,不能被恶婆婆压制住了。李娘子第一项教育就是让李萍跟她学织布。

    李萍看看那个传说中的织机,她也就只剩下囧了,想想看,她就算不是出身大富之家,也不是什么金尊玉贵的名门嫡女。但也是娇身惯养长大的。主要是,她觉得做点啥也比坐在原处织一天布强点吧。

    “娘,这个你织一天布能织多少,差不多赚多少银子?”李萍拦住了母亲的滔滔不绝,赶紧说道。

    “能赚不少呢!你娘手艺好,一匹布比人家多十个大钱。”李大娘子得意洋洋。

    李萍抬头望天,有点想不出十个大钱能干嘛。想当初,她随手赏人也不会只赏十个大钱。好吧,这是比人家多出来的部分。

    “那一匹布多少钱?”她已经不敢用银记价了,还是用钱吧。

    “差不多三百钱呢!我一个月能织两匹,就是六百大钱。不少吧!”李娘子更得意了。要知道,在这儿,他们这样的人家,一年二十两银子便可过得不错。她一月就她自己便能赚差不多六钱银子,一年她自己就能赚五两银子。这对他们这样一般人家来说,可是全年四分之一的收入。(一月6钱银,十二个月就是76钱,古代为十六进制,所以是4.5两银,我按五两记。)

    李萍此时有点懵了,一个月才六百钱,差不多六钱多,不到七钱银。不如她在府里请姐妹们吃顿小酒。

    现在李萍终于对李家的环境有点点了解了,对比自己这些日子看到的。心里也有了些计较。

    李家收入主要来源是李秀才坐馆,他们这是族学,族里每年会给他补贴。而过年过节的,学生家长也会送些年节的腊肉、礼品之类的。

    李家还有田,只不过,那是族里分给李秀才和大郎的丁田。因为李秀才有功名,他的丁田比一般的族人要多些。

    大郎李彬是男丁,一生下来就有。只不过,丁田对于别人家来说是很重在的所在,但对李秀才家来说,却是有它不多,没它也不少。李秀才坐馆,而大郎在外学徒,田地对他们就是负累。

    李娘子就跟李秀才说,把田地交回了族里,由族里交给家里劳力多的人家代种。收了粮食,帮着他们交了税,除了一年的口粮,给孩子们点零用就成。这也是李秀才一直说,自己家娘子是那少有的女中丈夫。

    他们是可以把丁田租出去,收益是比现在多点。但真的出租,那些佃户们,有点什么事就得来烦人。不管收成好与不好,到点收租只怕还要来哭哭穷。在她看来,他们都是心慈手软的主,真让她干那逼人的事,她也做不出来。交回族里,麻烦就是族里的事了。

    而也是因为李娘子早早的把丁田交回族里代管,这让族人们对李秀才一家都是亲和有礼的,与族人搞好关系,李秀才这些年才能守住自己的位置,没一个人敢挑战于他。

    没了田地的烦恼,李娘子有空就在家里织些布,每月到点交点活,也是点活钱。平日里,李娘子还在自家的后院里还种了一哇菜地。白天没事让李秀才去浇点水,抓抓虫。当是活动了筋骨,收成除了送点族老家,他们一家人也就够吃了。家里喂些鸡,生些蛋,可进城换些油盐。

    所以李家的日子在村里算是过得不错的,不完全靠着从土里刨食。一家一共四个人,李秀才和李娘子都是能赚钱的;大郎虽说没出师,拿不到工钱,但他也不在家吃饭!人也说了,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大郎不在家吃饭这事,其实是能为家里省不少嚼用的。

    二丫在家里算是最没用的,但是她十岁了,平时给父母打个下手,喂个鸡,捡个蛋什么的,其实也能帮点忙的。这一家子没一闲口,怎么会存不到钱。

    但是,这在李萍看来,李娘子做点啥也比织布强啊。六百钱,一个月,还累死累活,还要教给自己,让自己跟着她一块过这么笨的生活?

    “你还想偷懒不成?这样到婆家,不得被赶出来?你婆婆那人,自己家里精穷的,却是一双富贵眼的,你若没点手艺,怎么拿得住她?”李娘子可不会让女儿绕糊涂了,喝了她一声,让她上架子,开始教。

    李萍想想也是,不论自己能不能找到更省力气的赚钱之法,学门手艺总是必要的。想当年,在娘家,父亲不也逼着她读书、写字、弹琴、念诗。没事还画两笔画,虽说她也知道父亲不是因为疼爱,但也知道,未嫁女原本就是待价而估,你本身技能越高,价码也越高。

    到了这贫门小户里,这家的父母至少也没打算拿她换银子,让她学门手艺在婆家好混,她自不能驳了她的好意的。认命的听李娘子的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