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6章赚钱路很多
    “学的,不过娘,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卖点纸、墨。”李萍忙点头,但话头马上转上了自己刚刚想到的主意。

    “他们的纸墨原本就是族里出,还卖什么?”李娘子给了女儿一个白眼,

    “那也是由族里买了送来?”李萍目光一闪,觉得好可惜。

    “那倒也不是,族里谁有这功夫。每年拨些银子,我们来买。不过没什么赚头,这些破孩子们跟吃纸、吃墨一样。”想到这个,李娘子还恨呢,以为有赚头的,结果没赔已经不错了。

    “那太好了,我们是省的当赚了。”李萍抚掌笑道。

    “什么意思?”李娘子不懂了,‘省的当赚’她是明白的,但是她不明白,哪里就能省了。为了省钱,她可是啥法都想了。

    “省纸和墨啊!先谈墨,都是童子,为什么让他们用砚台?砚台又易摔,还有最重要的是,他们不会磨墨。把磨墨当好玩,还喜欢弄得到处都是,真是太浪费了。”

    李萍写两篇字的功夫,她就眼睁睁看着前面那个小屁孩,把一个整根墨条就那么磨光了。然后那砚台里一半的墨都到小屁孩的衣服上了。剩下的小一半,全糊那些纸上了。

    “这又不是第一天了!”李秀才当先生又不是一两年的,年年都这样,每天看到那些满身墨汁的孩子,跟李萍想的一样。都是钱啊!想完了一下,“说这些做什么,你难不成有法子,让他们别玩墨?

    “为什么不买成品墨汁,让他们改用墨盒。看着成本上去了,其实是能省墨的。笔吸不了那么多墨,也不会把纸弄得乱七八糟的。纸其实也是。这样的草纸,且不说练不练得好字,笔上沾泡了墨汁,不用写就能糊成一团,还染了下面的纸。不如用好纸。”李萍说得眉飞色舞,并且拿自己刚刚写的字给母亲看。

    李娘子虽不识字,但是平日里学里文房四宝,也是由她进城买,自是知道价钱的。现在听女儿说了,再看看女儿写的字,虽说纸实在太差,墨色看上去,也深浅不一。但好歹是字,也看得出,这是用心写的,她看到工工整整的字迹,她也开心。可是,这跟节省有关系吗?她听着,不是节省,而是更费钱了。

    墨盒大多都是白铜做,卖得贵得很,一般人家,谁用来童生用。还有成品墨汁也是,一瓶最便宜的墨汁和一盒劣等的墨条一价,可是问题是,一盒墨条出的墨汁至少能墨三瓶墨呢。一瓶墨能装多少墨盒,她还不知道,听着玄。还说用好纸,这便宜的纸,每天都不知道费了多少,不过也便宜了他们,他们家倒是用纸媒,不用钱买了。

    “墨盒不是得另花钱?”李娘子斥了一声,她一边说话的工夫,也就一边织起布来,那姿态之优美,与刚刚李萍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那值什么,实在不成,就打那木头盒子,里面放些旧棉花,每日倒些墨汁进去,用起来还干净些。对了,让他们各人回家,做袖套和围脖。看他们写字,真是……”

    李萍原本以为自己是喜欢小孩的,现在她也看出来了,她只喜欢自己家的官哥儿,看看那些小屁孩子,满脸满手全是墨,她看着都觉得扎眼。想到这些小屁孩子们回家,他们娘得多抓狂啊。

    “娘,千万别舍不得。您说,我过年穿的衣裳是不是比平日这些粗布的经穿。不是说因为质料好,而是因为我知道那是好衣裳,得爱惜。结果都小了,衣裳都还是好好的。就跟这些小屁孩一样,觉得反正便宜,于是可尽情的糟蹋。反而更费钱。”李萍劝着母亲。

    她说的这些是首富相公告诉她的。不要以为孩子不懂事,会摔东西,于是把好东西收了,给他们用差的。大人都不在意,于是孩子怎么懂珍惜?不如一开始就给他们用好的。一开始就让他们知道珍惜,顺便教养还跟上了。从小在好东西里浸的孩子,没那么好骗。她的官哥儿,玩的玩具都非金即银。出去了,看到一般的,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她听进去了,倒是用心揣摸了一下,果然,家务事里,差的东西比好的东西费得更快。越是好东西,大家越是仔细。算一下,那些差的反而更加费钱。数量大过了几倍之后,当然是用差的更浪费了。

    再说教养,她好歹也是富家养起来的,当年也是常被第一任相公家的大夫人笑话,说她没见过好玩艺,看到啥都喜欢,没得让人瞧不起。顺便还笑言,‘出身果然是瞒不了人的。’不过那会儿,她也心大,没往心里去。但那会,大夫人倒是教了她好些东西。后来虽说后来又历经了三家,但在第一任相公家学会的东西,也是让她觉得受用不尽的。

    所以在学里看到那些孩子们那糟蹋纸,还把墨当成玩具,不停的往小砚台里加水,然后磨的都满出砚缸时,她就想到了首富相公的话。

    还有她没说的是,私塾每个孩子一个小小的书几,上面又是砚台,又是书本、字帖,还有装水的水盂,而这里坐的不是十几岁的书生,而是几岁来开蒙的童子,她不用看,也能想得到这些水盂、砚台的损耗也一定非常高。就算那个也是买的最便宜的,但那也是钱啊。

    李娘子听李萍细细的解释了,想想倒也是这个道理。不管怎么说,天天去学里收拾,也很是麻烦,之前二丫没摔伤时,都是二丫收拾,这些日子,二丫病了,她去看时,也真真的头痛、也心痛。

    “过来织布,别以为说这些,就可不学手艺。我跟你说,荒年还饿不死手艺人,手艺是能救命的。”李娘子被忽悠完了,顺便大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就算被忽悠了,但是李萍想偷懒就是白日做梦。

    李萍心里流泪了,怎么这位还没想到放过自己呢?不过还是老实的坐下,按母亲说的慢慢的来。织布速度也能决定质量,她太慢之后,其实是用力不匀的。织出的布就跟结巴了一样,不过李娘子还真没介意,就是让她慢慢的织,结巴了她都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