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10章寒门难出骄子
    李萍又怔了一下,这个她还真的不好答。她想想,她的性子其实是很实际的。这点与李娘子一样一样的,觉得此路不通,立马让李秀才转向,现在家里的生活就明显就比一般人家强很多。而且会越来越好。但是……

    “你问她干什么,她才多大。”李娘子根本就不给她再想的机会,对着丈夫吼了回去。

    “还是那句话,咱们说了也不算,现在不是说他们家大娘子也阻止不了吗?”李萍纠结了一下,还是如是跟父亲说道。

    “凡儿非常有天赋。”李秀才这时才真的回复了李娘子最早那个问题。

    李萍就笑了,她还真不是因为父亲的夸奖,而是在想,有天赋可以吗?真是幼稚啊。她第一任的相公是翰林学士,二十二岁考上了进士,入了翰林院,然后官运亨通,十多年来,做过好几任的学政的。当然,十四岁的李萍根本不可能一开始就嫁翰林为妻的。她是良妾!

    十四岁的她,对李萍之父来说,她终于可以卖钱了。于是到了岁数,李父就也挑出了一位四十岁无子之翰林学士,相当于把她给卖了。

    翰林也算是正人君子,他是无子纳妾的。李萍是翰林第一个妾侍。翰林夫人也是书香门第出身,与学政也算是鳒鲽情深的。但无子却也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等着学政年过四十,实在不成了,还没在家里随便找一个,而是正正经经的纳一良妾,也就可看得出来,他们对子嗣的出身是多么的看重。

    她那时还是小孩子,而翰林夫妇说实话,都比李萍父母还大。把她弄回去,翰林夫妇还真是有些拿她没辄的意思。翰林夫妇也就当她是个孩子般的教导起来。当然也想的是,万一她真的有了身孕,她年轻,他们却已经老了,谁知道有什么万一,孩子就得指着她带大,所以万不敢轻易对待,她理会得,翰林夫妇教她的,都是指着她将来要教给她儿子的。

    不过翰林夫妇还是失算了,成亲不久,翰林就又接了一个学政的差事,虽说路途遥远,但翰林还是决定带着夫人与她一同前往。也让她见识一下。

    那一路上,她也是学到了不少东西。比如学政是做什么的,还有就顺便听听翰林夫妇聊聊这些年,学政上发生的趣事。

    那时,她才明白,为什么父亲把自己培养成这样,最终却送给翰林的原由。

    原本翰林就出身清贵的世家,家里传承世代,但子嗣稀薄。老翰林之妻也是那名门淑女,李父想的就是她若能生下孩子,这若大的家业,可不就是她的了吗?若都是她的,不也就是李家的。

    而翰林夫妇能不知道李家的主意,人家为什么等李萍嫁过来,就给她洗脑,坚定的让她摆脱李家控制?

    那时李萍在翰林家其实也待了快两年了,但肚子就是没点音信。不过翰林夫妇还真不着急,两人甚至都没找大夫给她看看,还是当她是孩子一般,慢慢的教。那会儿,她也就知道了学子考试是怎么一回事了。

    基本上,用翰林的话说,寒门考学不难,难在做官、升官。真的以为考上了,就能一世无忧,真真的幼稚。

    所有做官都是从翰林院做起,中了进士,前三甲不谈,那是直接受官的,其它人,都要从翰林院一步步的再学习,再考试,三年之后,才会正式授官职。当然大部的实职也轮不上,为啥人常说穷翰林、穷翰林。在翰林院里,除了一些特殊的人,其它人都是穷得没法升官的。

    寒门供一个学子有多难,他没经历,但是听说过。通常几代人的积蓄,才敢供一个上学的。而童生试好过,再上进就难。

    单单说考学的路费,就非一般、二般人家出得起的。所以能生在京城和江南的考生算是个小幸福。但是,这两地方的竞争还大。特别是江南的,天下才子可尽在江南。人家还以逸待劳,怎么比?

    就算这些全不是问题了,相对富裕人家强一点。但是真正的寒门子弟考上了,也别指望,真的能有多大出息。

    想一人得道,全家鸡犬升天?此时又非前朝,本朝是官绅一体纳粮。意思就是,不管你是官还是乡绅,都得按律交纳赋税。

    出来做官了,人情往来要不要钱;不应酬,上官、下属谁认识你,到时选差事,史部考绩时,人家能给你优等?

    翰林可是没有什么灰色收入的,朝庭让给的冰敬、炭敬,翰林这块是最少的。当然,跟上官关系好的能去书院挂个名,每年也能有点钱。还有就是帮人写写诗之类的,有点润笔费。但是两个也都是要做人的。事前要有投入的。

    所以老头儿一直在告诉她,寒门想出骄子,不是说没有,但是非常、非常难。

    现在父亲告诉自己,自己那倒霉的未婚夫一家,毕生梦想就是考功名。家里还没什么钱!她觉得,等着她的还不如前世那些前夫们。好歹她的前夫们除了太医没钱之外,其它的每一个都十分有钱。他们四个没一个为功名纠结过,她真的是没有这种培养一个寒门士子的经验和勇气。

    现在她觉得还不如找个没天赋的,像父母这样,她对自己的聪明还是挺有信心的。但是若让他一路走下去,越有天赋,越累。

    “怎么不说话?”李秀才看到女儿的纠结,忙说道。

    “觉得好累。”李萍好一会儿,决定实话实说。

    “是,你爹考学那几天,我觉得天都是黑的。等着他说不考了,我才真的松了一口气。等你哥说,他也不想考时,我虽说失望吧,却真的觉得天亮了。”李娘子想想那段日子,都觉得生不如死一般,想到女儿还要再来一次,忙拉住了李秀才的手臂,“所以我说订亲不成,他爹,我们退亲吧。”

    李萍点头,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马上看向了李秀才。

    李秀才笑了,想想看,对妻子说道,“依我看,咱们女儿的命只怕真的好。说不得就真的是一品夫人的命了。”

    李娘子怔了一下,忙想想看,“二丫,你现在努把力,咱们多赚点钱,有钱总好一点。”

    李萍无语了,这是一点钱的问题吗?

    想不通的事,她就不想,专心的为父母赚点钱吧!家务事上已经全优化了,想赚钱,好像已经不能在家务上想法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