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16章凭什么
    李萍插科打浑下,室内的气氛总算没那么差了,不过李萍内心倒是有些担心。她第四任相公是扬州城的首富,说起来,她四个相公惟一共同的,都是子嗣不丰。

    首富相公就一个女儿,还是正经嫡出。其它姬妾众多,就连个蛋都没下过。她过门时,那大姑娘正好订了亲。成亲时,首富还跟她商量,把她带过去的一张八仙过海的拔步床给大姑娘当了陪嫁。

    不过,别以为首富有多疼女儿。他既是那扬州城的首富,家中虽是姬妾众多,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却仍不舍得给她打个新的,却拿她这三嫁寡妇的旧物糊弄。

    果不其然,没几年,首富女婿家就败落了,小两口就投奔回家。连亲爹的首富都没什么好颜色,下人们也更加不给脸了,处处小鞋。

    首富倒是直白,‘女儿原本就是赔钱货,给了赔送,也就尽了我做爹的本份。若还吃我、住我,那不是更是亏本?’

    而那时李萍刚生了官哥儿,首富果然就大不相同,对李萍说,‘唉唉唉,现在出门我都是挺直了腰板,要好好赚钱的。’

    刚也听了,东家家里是有儿子的,就是岁数略小,现在招大哥为婿,就费人思量了。

    大哥是掌柜朝奉的弟子,若说掌柜的要招他为婿,可说是师徒情深。但一年才请下头人吃两顿饭的东家,怎么会想到招个小伙计为婿呢?当年,首富相公招女婿,还要找那门当户对呢!

    “哥,若是爹娘替你拒绝了,你会难做吗?”当铺的东家可不止一家当铺生意,说起来,在这小县城里,也算是说得着的有钱人,也是那县太爷的坐上客。真的拒绝了,她得先想想后果。

    “就是啊,原本柴门对柴门,木门对木门。真的找那高门大户,亲戚之间都不好处。再说了,你不得一辈子受苦?”李娘子在短暂的喜悦之后,立刻就想到不对了。真的儿子娶了东家的小姐,那不是入赘只怕也跟入赘差不了多少。纵是不求着着喝媳妇的那杯茶,也不想他们一家子给媳妇当牛做马。

    “这事得看孩子,你怎么想!”李秀才纠结了一下,看向了一直沉默的儿子。

    “儿子想的是,要不,学徒结束了,就出去闯闯看。”李彬想想,含笑说道。

    “好主意,大哥,你别担心,娘有钱,你这么聪明,一定能出人头地。”李萍笑了,轻轻的拍拍大哥的肩膀。

    李秀才夫妇也就明白儿子的意思,他也不想仰人鼻息,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李娘子一记铁砂掌就拍到了女儿的肩膀上,大吼一声,“我哪里有钱?”

    “娘,大哥是你亲儿子。”李萍无语了,老娘攒那么多钱做什么?

    墨汁她都不买了,去收那人家不要的残墨块,拿回来让她熬。还有劣纸她每天熨得平平的,被老爹说了,她又想了一个法子,买那色白一点的劣纸回来,再熨平了,感觉上就比之前的纸好些。

    然后,这样的,成了奖励。谁字写得工整,一天就能用一张白纸。好了,成本没上去,孩子们的字倒是长进了,这让李秀才很无语。

    就算没有算盘,她也知道,这些日子,老娘里外里,光在学里的费用,都省了近一半。而在族里,他们还得到了众族人的赞赏。

    之前,小砚台什么的,是不许带回家的,因为砚台、墨条、水盂都是学里的东西,在学里有人管都常打烂,真拿回家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打烂了。

    用了墨盒,原本李娘子的意思也是每天回收,就算从当铺拿回来不要钱,但是掉了,再买却是要钱的。但是这时,李秀才就显出了大将之风,他让孩子们拿回家去。一人还发了用劣纸订的本子,让他们在家也能练练字,抄抄书。

    如此这般,在这些家长们看来,只要没让族里增加投入,而孩子们现在干净了,字写得好了,看着也乖多了,谁还会在意这里面省了多少钱。大家一至觉得,李家夫妇是厚道人了。

    所以此时,老娘竟然还嚷着没有钱,让李萍立即鄙视起来。

    “这些都太早,你若心里有主意,其它的事,交给爹娘就好。你回去跟你师父说,就说,这事,我们不答应即可。”李秀才这些年越发的稳健,万事也不是那没有分寸的。

    李彬点头,事情到此也为止了。

    不过,李萍还是跟到大哥的屋里去,她虽说觉得娶富家女不是好事,主要也是,人家不会真心的当你是自己人,不过,她心里却也明白,自己当初还不想嫁给首富为妾呢。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是说,他想走就能走的。她是听说,学徒期结束了,还有给东家效力三年的!

    “小丫头的不用想太多。”李彬看妹妹跟着进来,又一脸的严肃,也就忙安慰着她。

    “爹是老实人,而娘是假精明,只怕有些事,还得再合计。其实最简单的法子是,爹娘说已经给哥哥说了门亲事,虽说没下定,但两家是有了默契的。只不过,如此这般,哥哥在当铺里还是不好过。纵是哥哥从当铺出来自立门户,那只怕也得躲得远远的,让东家鞭长莫及,不然,也无出头之日。”这些话,刚刚说了,父母也不见得能沉下心来听,但她相信大哥一定听得懂的。

    “你啊,倒是一摔把脑子摔得开窍了。”李彬没有正面回复,只是捏了她的小脸一下。

    “哥,其实要不要打听一下,东家为什么看上你。”李萍刚刚就想问,不过当着父母的面,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姑娘是庶出的,若是嫁于同等之家,只怕也不容易。所以师父就把我推出来了,东家的意思是,只要我应允,回头,当铺就给大姑娘做嫁妆。”这话刚刚他也跟父母说了,只不过,父母当时关注点并不在这儿,于是根本没听进去。

    李萍也纠结了,对方跟她一样,庶出之女。不过她命比她好,而东家也比首富厚道,当初首富相公可没说给他嫡出的女儿一个赚钱的铺子。老东家,知道挑个机灵的伙计,再拿个赚钱的铺子做嫁妆,倒真是一片爱女之心。

    不过,若被挑的对象是自己大哥时,她就会马上说‘不’!会叫一声,‘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