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堂前燕归来 > 第20章谁教的更多

第20章谁教的更多

        因为她做的是用劣质胶墨做的再生墨,若是公开说再生墨的话,也无所谓,但卖不出价钱的。但若非说是松烟墨,就有点欺人太甚了。虽说她也知道,让人查出来的可能性不高,但她还是不敢让父亲冒一丁点的险。

        这会儿,父亲的墨锭还有,不过不想浪费了刚生的火,于是她还是再做一些。主要是,不想出去见曾凡。

        熬完了墨,把墨泥揉得匀了,便开抬用木锤开始锤泥,反复锤打。反正当年的翰林相公家里自己制作翰林墨,当做礼物送给朋友,其实大多也是做的再生墨。

        不过,翰林相公用的可不是这种劣墨,而是原本用的就是极好的松烟碎墨,再制成好墨,加上他的徽记。他当时拿了成品墨给她看时,说了,真正的老玩家,能做到以假乱真的,这假的做得比真的还用心。这胶泥,要锤上千次,锤得细腻如丝,真的成了墨锭,磨出墨来,那也是久聚不散。

        有时她也会想,自己其实也可以说这是再生墨,不过比一般的墨绽卖得贵一点,其实也是生财之道的。

        不过,也就只是想想,她算算成本,再算算人工,也觉得不合算。每次做墨,她的手都要泡在皂角水里好久,才能把手指纹路里的墨迹洗净。做这个,她宁可织布。

        “你在做什么?”一个声音,有点耳熟,抬头看看,竟然是那位小孩未婚夫。

        她笑了笑:“做墨绽。”

        “那墨汁也是你做的?”他用了墨汁,墨很香、墨色也鲜。网比之前用的过的墨条真不知道好到哪去了,没想到这是小未婚妻自己做的。

        “嗯,之前的墨不好。”李萍笑了一下,专心的锤打着墨泥。

        这么打了小半个时辰,那看到墨泥又软又细腻了。然后按等份分好,搓成墨条,放入模具之中,然后一个个的放在压条上压成墨锭。取墨锭时会有些难,不过放胶泥时她有在模具中摸了一点油。小心的敲出压好的墨条,摆平在阴凉处。她今天做了六个。

        “这就好了?”

        “要晾十天,这样我爹就能用小半年了。”不过她看了一眼,想想,“爹有有剩,让他拿一块你。”

        “不,我用太浪费了,我觉得用墨盒就很好。”曾凡忙摆手,小脸又红了。

        是岳母示意的他来的,乡下地方还真的没那么讲究,有什么婚前不能见面的规矩。

        在乡下订了亲,其实就是一家人了,过年过节,未婚的媳妇也是要去婆家露脸的。还有若是婆家有事,儿媳妇也是得过去帮忙的。

        不过他进来看李萍,还真是李娘子‘建议’的,她告诉他,二丫在做墨,让他去看看。纵是不看未婚妻,也想看做墨啊。

        “你怎么会做墨?”终于,曾凡看完了,问出了李家所有人都没问过的问题。

        “又不难。”李萍呵呵了一下,根本没有正面回答。告诉这个小相公,假墨汁和再生墨都是她上世的相公们教的?

        “不难吗?”曾凡看看都觉得很复杂的感觉,看着她一次、一次的锤打,小胳膊在那儿拿着大木锤,看着都觉得太费力了。

        “其实书上有,也就费点火,也不值什么。”李萍喜欢松烟墨,还是翰林相公教的。虽说在娘家,她也用的这个,不过真没多想,是到了翰林家才知道墨有多种。

        翰林相公,他是非松烟墨不用的,特意找了一本关于制墨的书给她看。他是文人雅士,几世清流世家,有钱无孩,他把自己的爱好放大到了极致。比如他用的墨,都是在自己家里,找了个匠人,特制的,还要打上他的徽号。

        当然翰林相公做的,跟后来太医相公做的假墨是两码事,一个阳春白雪一个下里巴人,现在还真说不准谁教得更多。不过,现在想想,目前还是翰林相公教得多。因为太医相公,只是教她做假墨汁,后面的流程只是说过给她听。她制墨锭的流程,算是还原了翰林家的制墨之法,只是原料不同。

        曾凡点头,这算是杂谈闲书里的,他虽说没细研究,但也看到过。现在他对小未婚妻真的有了新的认识。真是他也看到过,却没有想过可以试试。

        小未婚妻看过了,然后就能想到自己试着做,并且做成了。这让他好像第一次觉得,这个婚订得好,岳家只有那位大舅子不熟,但是现在真的觉得,岳家的每个人他都喜欢。这里,好像呼吸都顺畅了。

        于是,他吃完晚饭才走的。李娘子觉得,中午有些随意了,于是,晚饭就是真的正经的米饭配菜了。做米饭就表示,要至少两三盘菜。所以这么做的,就是表示诚意。而且丈母娘是亲的,还特意去割了一斤五花肉回来,用酱烧了一盘子,让他再吃了一个溜圆,才放他回去。

        回去时,还是让他带了一瓶墨汁,两块墨锭。墨汁给他们用,墨锭是送给曾庆的。没带吃的回去,想想看,觉得这回应该没事吧,不过显然,他又把事情想简单了。

        “大哥你回来了。”小三曾仪早就盼着了,上回的饺子,让他恨不得李家多生几个女儿了。

        “爷爷、爹、娘,孩儿回来了。”他扒开了弟弟,给长辈请安问好。

        “吃了吗?”老爷子虽说一定吃了,但还是问道。

        “是!”曾凡忙点头。

        “大哥,你没带什么回来吗?”曾仪急了,忙说道。

        “这是二丫自己做墨锭,请父亲赏玩。”曾凡忙拿了墨锭出来,递给了父亲。

        “二丫会做墨?嗯,真香!”文人总会有些小小的嗜好,喜欢好笔、好墨这是最基本的。虽说就是一个普通的光板墨锭,但细腻的肌理,还有扑鼻而来的松香便可知这非凡品了。

        “不就是墨吗?”欧阳氏轻挤斥了一声,看看儿子,“今天你在岳母家吃了什么?这回总没拿那没肉的饺子糊弄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