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28章 心思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爹觉得李家好吗?”李静对父亲都有些无语了,母亲说了半天,其实反对了。结果父亲竟然还能正话当作反话听。实际上,这是决定的意思了。

    选个伙计托负终身,这是父母一块选的。原本母亲其实也不想答应,倒不是嫌弃,而是觉得风险太大,这种人,用着岳家的钱,却还不肯受气,过几年,弄不好就是养虎为患的。说宁可找那耕读人家,不求大富大贵,平安度日即可。也不知道父亲怎么听的,结果就找了一个家里是耕读人家,自己又是小伙计的家伙出来。

    人选了,母亲也不好说什么,结果话传了,人家不接条也就算了。结果父亲还特意制造了一次偶遇,弄得好像自己嫁不出去一般。这些日子陈静心里也满满的委曲。结果到今天,李家欺人太甚,竟然让自己去与公婆同住,而父亲竟然还想答应,陈静都忍不住要置疑起来。

    “我之前只觉得李彬那小孩子很不错,何掌柜说了,这些年,还没见过这么有天赋的孩子。而李秀才家,虽说穷点,但李秀才在县里也算是有点名声。说起来,两家也不算太丢脸。”李福兴很实在,他挑出李家容易吗?各方面都合适了,人也合适了,这中间真是用了不少时间的。

    二房说的养虎为患,他不是没想过。但是这种事防得了吗?其实嫁给谁都有这种风险的。他走南闯北这些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故事没听过?

    所以他听到何掌柜的建议时,他其实就已经认定了。并不是因为信任何掌柜,但是他信五年的观察。他在没选出李彬做女婿之前,就已经开始认真观察他了。他能当县里的首富,并不是白来的。每年铺子里都会选一批孩子做学徒,然后这些孩子都是每年被淘汰的。不管哪个铺子经过六年的冲涮,留下的孩子,都非同一般。特别是那个当铺的学徒。

    当铺的生意是他所有生意里,最讲究眼光、还有人品的一个。这些年,老朝奉只训练出李彬一个而已。近两年,他是想再开分店的,当铺的生意非常好,他当然想要扩大。但若是开新店,他的意思是,就让老朝奉过去管理,把老店交给李彬。当时真的没想过这个人是可以做女婿的。

    所以之前,他该考验的都考验完了。那不是对女婿的考验,而是对一个当铺朝奉该有的考验。在当铺做事,品格第一。别看天天收的放的,大多都是那不值钱的东西,但真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就能吃三年。但是东家不可能天天看着,除了朝奉,谁知道真的开张了?一个好东西,他说不值钱,回头,转到自己手里,

    等着想到要招女婿了,被何掌柜一说李彬时,他马上就拍了脑袋,果然灯下黑,这是绝好的人选。就算没有那个秀才爹,他也会觉得这是好人选了。而现在,他已经见过了李秀才,他觉得,这真是一门极好的人选了。

    李家今天主动来找自己,其实看得出来他们家也很困扰,但是能主动找自己,没有装聋做哑,让自己去急,表明他们的负责任。倒是让李福兴真的认识了李秀才,还有李家。他其实是相信李家不会薄待女儿,但也要女儿会做人。

    “老爷真是用心良苦!”大太太轻轻拍拍丈夫,一脸感动的样子。这些日子,为嫁女儿,陈福兴真是费尽了心机,虽说她心里不以为然,但是面上去一脸的温婉。反正只是个女儿,就算带走个铺子,也无所谓,她关注的是那个儿子。将来她老来的依靠,只不过,那个女人把儿子看得挺紧,不过没关系,她还有时间。

    陈福兴笑着回拍了妻子的手背一下,看向了女儿,“这些日子,你跟着你娘好好学点东西,至少自己屋子里的事儿,总得自己都会做了。”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陈福兴已经决定了。这个家,他是一家之主,他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大太太不行,二太太也不行。

    陈静默默的应了一声,就没在说话。不管心里怎么想,她此时都不能反对,这里不是他们省城的家。不过就算这里是省城的家,母亲也没有改变过父亲的决定。

    二太太轻轻的拍拍女儿的背,也恬静的对陈福兴一笑。这件事,在陈家就这么定了。

    事情谈完了,二太太也就不讨那个嫌,忙起身告退,带着女儿回了自己的院子。二太太他们其实也就是这两年才搬回大宅,之前她们都是住在省城里。陈福兴不想让儿子在省城里弄得名不正言不顺,再说女儿也得找人家。在省城,怎么说也只是外宅之女,身份上也难看,跟二太太商议了很久,二太太也知道,这时已经不能只顾舒服了,而是要想子女的将来。总不能不让儿子不能认祖归宗,女儿怎么嫁个好人家?最终,只能跟着陈福兴回来。

    陈静和陈豪也就在那时,才算是正式入了陈家的籍。但是这跟之前他们在省城里,自己当家做主完全不同了。两个孩子不用说,他们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外宅的庶出之子女,但是到了这儿,一场身份上的认知,让陈静和陈豪倍受打击。

    二太太现在是能不跟大太太打照面,就尽量不打。也不让孩子们跟大太太这边的人打交道,省得再受伤。

    陈静跟着母亲回了他们的侧院,五岁的弟弟陈豪笨拙的在练字,看着粉嘟嘟的,但小白手上还是沾了些黑色的墨汁。看到母亲和姐姐回来了,想过来,却最终还是忍住了,默默的又低头写起字来。

    二太太拉着女儿坐下,想了一下,“我才想着,要不要让豪哥儿去你公公的私塾附学,吃住都在那儿。想来,亲家应该能好好照顾他的。”

    陈静怔了一下,明明刚刚说自己的婚事的,结果怎么先说弟弟读书的事?但陈静立即明白了母亲的意思,忍不住拉住了母亲的手。被母亲紧紧的握住,虽说啥话也没说,但一切已经尽在不言中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