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40章 认命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伯祖母,换一家会更好吗?”李萍终于开口了。

    李太太想想也被问住了,主要是,那个李萍一般都是沉默代替回答,难得开口,竟然是反问。再说了,她也真的觉得这是问题,他们只觉得曾家不合适。可是什么是合适的?

    “你觉得曾家不错?”李太太也觉得李萍不是那心里没数的孩子,能知道自己要什么,努力上进的女孩,怎么会,是心里没数的,她问,想是心里是有想法的。

    “不,挺烦的,不过换一家,谁知道会不会有别的烦。穷的有穷的烦,真找个富裕的人家,只怕更烦。还不如就这般,至少早做准备。”李萍长叹了一声。

    李太太明白了李萍意思,她出身富贵,但能嫁到这里,中间是经过了事的。所以她嫁到李家后,她把自己关起来了,省得各自不便。她觉得自己嫁得好吗?换个角度,其实真的说她嫁得不好吗?她不得不说,其实这些年,她过得很平静,真的重来,给她原本的生活,她就幸福了?她纠结了下,却不敢同意。

    “所以你要认命?”

    “是啊,我想认命。”李萍的心抽了一下,她上一世,终其一生,似乎也就是‘认命’两字了。

    原本在翰林家里,她刚刚适应了,她也就安安心心的跟着夫人混日子,也期望着帮夫人生个娃娃,好承继他们家的香火。

    过了两年平静的生活,翰林竟然又升官了,李萍那老爹还恬不知耻的跟翰林说,是因为她的命好,旺夫。翰林也懒得多说什么,给了赏,也没回内宅去告诉他们。但大宅的事,哪里有秘密可言。她那时,真是又羞又气,成亲时,已经卖了自己一次,这会还不放过自己?

    升官需要离开京城的,翰林决定带着夫人与她一块去。【愛↑去△小↓說△網w  qu 】结果路遇山匪。这会儿,也就显出她其实对翰林来说,就是个玩艺了。在危急时刻,翰林只会去拉夫人,而家丁们一拥而上,护着老爷和夫人一块逃了,把她扔在了原处。

    只有奶娘抱着她,两人躲到死人堆里,用血抹在身上,奶娘护着她在身下,躲过了盗匪,反被官兵所救。而翰林和夫人因为人多势众,盗匪们紧追不放,结果与夫人却因为慌不择路,落崖而亡。

    才十六岁的李萍第一次成了寡妇,被官兵送回京城,她是良妾,虽无子嗣,却也能分得些财物,再回了娘家。此时回娘家,她成了寡妇,在娘家也就更没地位了。但她也不在意,原本以为可以从此平静的生活,但谁知道在她一次出门为翰林、夫人上香时,遇了一衙内,那人打听了她的明细,就托人上门提亲了。于是李父又把她卖给了衙内。

    还特意跟她说,这回的丈夫是年少后生,总算让她嫁为正妻。说完了,还抹抹泪,显得他真是为了李萍操碎了心一般。

    李萍对父亲早已经失了信心,根本不信他的言语。当初回娘家时,她藏了些细软,等再嫁入纨绔的衙内家时,父亲果就昧了她从先翰林家带回的财物,连衙内给的聘金也尽数墨去,所给的嫁妆,不过是存于老库之中不值钱的衣料、家具罢了。

    好在衙内家也不在意这些,原本也就知道她那个爹是什么人,自然也不期望着能靠着她的嫁妆再赚回点什么。两人开头时,倒也相安无事。

    衙内除了没什么用,对她还是好的。公公虽觉得,让儿子娶个别人家的妾为正妻没面子。【愛↑去△小↓說△網w  qu 】不过他对这个几代单传的独子,还真的无可奈何。由着他娶了,敬茶时还嘱咐了一句,他们几代单传,到他们这代,连近点的亲戚都没有。若他死了,只怕衙内撑不起一个家。做媳妇的,要懂事,别胡闹,守住家业方为正理。

    后想想,只怕那时公公也就知道自己是时日无多,怕儿子没人管,更麻烦,于是才会勉强同意他娶自己,好歹有妻,万一能有子,他也就能对列祖列宗交待了。

    公公也怕李家那些不要脸的,办完了他们的亲事,便告老还乡。这个李萍很是支持,高高兴兴的跟着他们回归故里。

    结果公公在路上也因为积劳成疾,回乡之后不久便亡故了。纨绔相公还真是跟公公想一样,除了吃喝完乐,啥也不懂。

    三年的守孝期里,生生把公公留下若大的家业,败了个七七八八。他自己也因为玩乐太过,毁了身子,一次在妓院与人的争执之中,被人暴打而亡。

    李萍再一次成了寡妇,纵是家业被花得七七八八,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倒没想着,拿着财产归京,她可不想让李父再咬下她一层皮,于是就守着剩下的家业,关起门过起日子来。她倒是清楚,若没这些东西,她纵是回京也没人搭理她。

    不过,寡妇门前事非多,思来想去,受了媒婆的蛊惑,觉得寻一老实的手艺人,招为夫婿,生下儿子方才是真的终身有靠。

    便从了她的介绍,招了一位退职的太医上门。虽说年纪大一点,但如媒婆所说,安稳度日,图个子嗣,也将来有靠。

    哪里曾想,那太医当年就是宫中出了问题,方才退职归隐。逃出京城,身上半文钱没有,还指着娶个有钱的寡妇,帮他开个药铺,好东山再起。

    李萍想想,已然如此,她也懒得再折腾,拿了点银子出来,让太医去开铺子,也不指着他赚钱,只是懒得看他成天的在自己眼光晃悠。

    太医倒没花花肠肠,好好的经营着自己的药铺,没事还带着李萍去看看,教她认认药,说说药理之类的。

    慢慢的,李萍也觉得其实嫁个年纪大点的老实人也不错,两人倒也慢慢过下去。没事时,太医在外头给人看病,她就帮着记记账,抓抓药,倒是觉得日子比之前好过。

    只不过好景不长,太医京中的老婆、孩子打上门来。太医也无奈,男人心思,他当然对李萍更加如珠如宝,有钱又年轻貌美。可是他又不能不认发妻、儿子。倒是哀求着李萍能不能收容他们。

    李萍虽说为人柔软,但脑子却不坏。自己三嫁,却没能有一男半女,若说前两次是男人的问题,这回太医可是有儿子的。回头,她收留了这家子,太医随便弄点什么药,自己只怕就真的为他人做了嫁衣。敲了衙门的大鼓,说他骗婚,把太医一家子赶出了自己的药铺。还有太医的东西,也扔出了大街。

    李萍又成了一个人,经营药铺也得有坐堂医。可是招人,她实在不放心。于是找了中人,决定还是把药铺盘出去。

    也算是孽缘,来盘铺子的,算是城里有名的富商。那位家里也是妻妾成群,除了嫡妻生了个女儿之外,其它的妾们连个蛋也没下过。

    富商见了李萍,也听闻得她的好手段,便央人说媒,虽说过去为妾,不过呢,商人正值壮年,又家财万贯,为人仗义疏财,坊间对这位还很是推崇的。

    李萍经历了三回,真的也死了心。不过媒婆说得也对,想想自己也不年轻了,远虽有亲,却不如没有;近是有邻,不敢信。况且那太医原本在京中就是得罪了人的,现在停妻再娶,两罪相加,太医就被流放三千里。

    其妻就天天在她门外不断的咒骂于她,纵是她不搭理,可是挡不住旁人围观,狠狠的坏了一把她的名声。此时若是再拒绝首富之家,她在这城中,也不必再待下去了。

    不得不说,首富对她还不错,虽说家里后院人多,但却也挡不住她有钱,金银开路下,后院除了那几位,半主子,就没有不说她好的。而她肚皮也争气,很快她竟怀孕、足月生下了首富的独子官哥儿。而她这些年,颠沛流离的,在孩子安全落地的那一刻,终于安定了下来。有了自己的孩子,自己也终老来有靠。

    只不过,她还是小瞧了后院的那些女子。之前说了首富家妻妾成群,而首富也是那花心的,在家这些也不满足,外头还有妓子、相好。就算是对她另眼相看,不过,他在家时间少,内宅里头的事情,他哪里知道得了。儿子被害死了。她也生无可恋,分了私产,闭目等死。哪曾想着,就到这儿,成了个十岁的乡下丫头。

    她其实已经很感激上天了,她觉得自己是转世投胎,只是没喝孟婆汤罢了。想想,只怕是因为自己上世里,香油钱添得多,真是遇寺便拜,见佛就叩。就算翰林最后舍她而去,但她却一直感念他们夫妇的好,他们去后,她给收尸埋骨,以后三节两誔的,她就没断了香火。她走到哪,其实都会在庙里供上他们的香油,保证他们香烟永继。

    细想想,她上世,真没有对不起过谁,到了这世,她也不想无故惹孽缘。所以现在提前知道了曾家的问题,她有好几年时间来想办法。总比她等着换人,然后临时去想对策来得容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