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堂前燕归来 > 第64章 曾家的男人

第64章 曾家的男人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敢问李先生在家吗?”门外传来有礼的敲门声。一般乡亲来找,只会推开院门,在院里嚷嚷。就算那客气的,也只叫声李秀才,这声小心翼翼的李先生其实已经点明了对方的身份。

        “咱们回屋去写字。”李萍拍拍豪哥儿。

        豪哥儿倒是很听话的,忙爬下椅子,自己拿了纸笔,而李萍费力的去搬那椅子。

        李彬忙帮着妹妹把椅子搬到了她屋里,重新点灯,在桌上铺上布,让他们继续。

        曾家祖孙三人都在外面院门前了,当然始作俑者的曾娘子并不在列。李彬也理解,不管曾娘子现在是不是真的后悔,但此时出现在这儿,就是不适当的。当然,李彬也是非常清楚一件事,曾娘子一定不知道悔过是什么意思。

        而曾家的男人却是让李彬更加恶心了些,曾娘子不管怎么样,人家真实的表达出了内心的感受,我不喜欢,我要退婚。但是曾家的男人,当人一套,背人一套这点,就让李彬不能忍了。

        道歉也是,他们白天不来,却在这天都黑了,才过来,心里那点小算盘,其实也是一目了然的。李彬倒是想把他们赶出去,但是,总要解决问题。

        打开门,侧身让他们进去,自己把院门栓上了。现在两家谈事,他可不想让不知情的人闯进来,万一偷听到什么,坏了妹妹的名声。

        曾凡跟着祖父,父亲进去时,眼睛还是忍不住瞟了一眼西边的亮灯的那间厢房。门、窗子都关着,但也想得到,未婚妻就在里面,只是此时她是不是已经伤心了?

        李秀才和李娘子坐在条案的两边的太师椅上,两张脸都黑着。看到曾家爷爷来了,若是从前,他们怎么着也得到院子里来迎接,并请上座,这是该给长辈的礼仪。但是现在,他们真是连起身的欲望都没有,但出于礼貌,他们还是起来了。

        “来了,坐。”李秀才牵了一下嘴角,双手抱拳,但多的话,实在说不出口。

        “大郎,给曾老先生、曾先生倒茶。”李秀才还是招呼了一声。若是从前,他会说给“亲家爷爷和亲家公倒茶”,但是现在改用“老先生,先生”代替,这也是李秀才的一种态度,虽说现在我们不能去退亲了,但是,我心里已经不当你们是亲家了。

        “不用不用,原本下午就该来的,不过怕亲家……”曾庆忙摆手,一脸尴尬。【愛↑去△小↓說△網w    qu  】

        “不敢当,不敢当,想来贵亲还不知道两家已经退亲之事,方出此乌龙。在下方才想过,明儿还是禀明族长,由两族再议一下,何苦让大家受累。”李秀才坐下,深思熟虑道。

        “亲家……”曾老爷子侧坐在李秀才那边的椅上,忙出言,但被李娘子打断了。

        “老爷子千万别这么叫,咱们实在配不上你们曾家高门大户,求你放我闺女一马,她就是个老实孩子,只会低头干活。回头真是嫁过去了……”

        李娘子又掩面哭了起来,她这可是真的在哭。想到就有气,当然更是伤心。这一家子,爷爷,公公不要脸,婆婆拎不清。她简直就不能想女儿嫁过去会怎么办了。

        “亲家母,这么说真是让小老儿无地自容了,那日也是碰巧,庆儿媳妇在家里拌了几句嘴,我们也没想到,她会来提退亲。她想来也是后悔了,在家里也没提及,家中无一人知道,今儿才来道歉,是小老儿治家不严,望请海涵。”曾老爷子站起长揖一躬。

        “老爷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李家的女儿,再怎么着,也由不得你们家如此轻视!你们家太太在家受了气,就来李家撒野。一句‘不知道’,就这么推过不提,是不是有些随便?!”李娘子冷笑了一下,现在他们把责任推到了欧阳氏的身上,但也不想想,这是一个人的事吗?

        “原本今天该带媒前往,大家做个见证。但凡哥儿要求学,你们下面还有两子尚未定亲,想想,便让大郎莫声张。两家悄悄的把亲事取消就算了。若有人问及,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即可。做不成亲家,还是好乡邻。如今曾家这般行事,由不得让人心寒。这亲事,在下真不敢再结了。”李秀才按了妻子一下,抿着嘴,一字一顿的说道。

        他们夫妇说的其实是两件事,李娘子针对的是欧阳氏,退亲是你来说的,李家没着谁,没惹谁,又不凭啥就成了欧阳氏的出气桶?

        而李秀才就是针对曾家的两位主事之人了。欧阳氏撒野这事,总的来说还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只是要退婚,大家坐下,把这事解决就算了。结果曾家男人这么一弄,才是他们万不能接亲的主因。

        所以,李秀才用的是‘心寒’,与‘万不敢’这两个词。

        这回曾家三人一块都尴尬了,白天发生的事,曾凡他们兄弟是等放学回家才知道的。父亲通过了族里,对李家施压,让退亲这事不了了之。

        他有点震惊,他从小受的就是正统的教育,他真的没想到,在自己的亲事这件事上,母亲、爷爷到父亲,竟然都一再的在突破自己的下限。

        ‘信义’两个字,竟然在他们心里一钱不值,这才是曾凡最为痛苦的。现在被岳父一说,他更是无地自容。可是这会,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这是他亲祖父和父亲。他只能沉默!

        “是,这回曾家做得不对,但是事已至此,小老儿在此先替曾家道歉。总归孩子没错,小老儿在此跟两位保证,二丫到曾家绝不会受委曲,小老儿在这儿保证。”可是不说话也不能,曾老爷子只能站起,拱手再次道歉。

        “您保证有什么用?两家闹成这样,您觉得我妹妹嫁过去了,能落什么好?”李彬终于开口了。

        “亲家,现在退亲,于两家来说,都非易事。您说怎么搪塞?我们并非想要逼迫李家。但是事已经致此,也只能这般走下去了。”曾庆硬着头皮说道,虽说是大实话,但其实是不要脸了。曾凡的头垂得更低了,实在没有脸再抬头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