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125章 哄
    第二更

    “我养得起家,你让老大快点好了,快点回去念书。”老爷子虽说没怒,却还是明显的不开心了。

    “爷爷,您想逼死相公吗?原本这些年他心思就重,想为家里争气,努力上进。总算现在有点成绩,却也是多年苦读而来。况且不是还有老三吗?我和二叔说好了,老三的学费生活费我们两房共同负担,曾家总会有个进士的。”李萍还是好言好气。

    今天她表现得就比昨日夺权来得温和,权她拿到了,现在就是抚了。老爷子的性子她其实是知道得很清楚的,曾全能让他这些年养着家,却把权利归到曾全手上,就是一个哄字。看着处处尊重着爷爷,其实老爷子见识有限,一点点的微调,哄着他按着自己的方向走罢了。

    李萍不屑曾全的做法,用了人家的钱,还要哄着这么做,其实是有点人品问题的。只是现在想想,自己也不是那蠢的,自己不要老爷子的钱,但也哄着他别跟自己捣乱,也算是孝顺吧。

    曾老爷子自己纠结了一下,后头老三的话都是废话,老大病了,也不知道什么好,好了还得慢慢养着。原本他们就不怎么喜欢家里,自己再逼他们走,纵是真的中了状元又能如何?人家也不会再把这儿当家了。自己默默的起身就走了。

    李萍忙起身,其它人也就跟着起身相送。老爷子还怔了一下。他出门就出门,还真没人这么起身相送。觉得李萍真是有毛病了,之前怎么没这么孝顺。不过再想想,李萍成亲后就没怎么在这个家里呆。即使是回来过年,每天在外的时间也比在家里多,常常是他还没出门,他们就出门了,反正是回来做客的,他们对这个家也没什么负担。但现在,他们是回来做主的,自然这位就立起了规矩。

    老爷子走了,欧阳氏松了一口气,这才盯着李萍,“你说真的,你公公赚的钱真的给他?”

    “当然,那原本该是公公的钱。现在儿子们都成长家立业了,他自然该松散些了。”李萍说得很自然,不管怎么着,这三年,公公也算是赚了钱,不说养了家,但是也是为家里做了贡献的,只要做了贡献,她就该尊重。

    “不要给他,他就会乱花钱。”欧阳氏忙说道。

    “婆婆,若是自己的血汗钱,公公也就舍不得花了。”李萍笑了。

    曾庆刚刚急急跑出去的样子,倒是让李萍心有所动。其实谁也不是天生的懒人,只是有时,没有机会长大。老太爷太强势,但不得不说,格局太小。养出的子孙,曾凡算是异类了,像曾庆抄书赚钱这事,看看账本的数字,他其实真是算勤奋了。可是曾老爷子和曾全连钱的影子都没让他看到,只怕也没告诉过他,这些钱做什么用了。曾庆在老爷子和曾全的眼里还是没用的人,让曾庆怎么可能真的长大?怎么对这个家有责任感?

    想想当初曾凡抄书,是因为自己怀孕了。他不想让自己太辛苦。可是再往深了想,之前没怀孕时,他也没想过找个活干,为他们的小家添点什么。自己看到他赚钱了,为了他的面子,特意用他赚的钱来养家。当时也不过是为了哄他开心罢了,结果却是曾凡开始正视责任,当然也知道了,他是能养家的。

    那一次的改变其实对李萍的触动很大,这几年,她都是在用曾凡的钱养家,她的钱存着,有大事再用。比如过年回家,比如小叔子成亲之类的,要拿大钱时,她才会拿。但也树立了,家是曾凡在养,他是有担当的男人的观念。

    现在对曾庆也是,她刚刚提议曾庆抄备份也是哄他玩的,但看到他认真的思索,而且兴奋的去找别人说时,李萍才知道自己错了,曾庆想做事,想像曾凡那样能养家糊口,只是他一是没机会,二也没信心。而家里也没有人给过他丝毫的信心。她也许不能让他真的养家,但是得让他知道,他不是没用的人。

    “不如给我,让我来管?”欧阳氏总管说了心里话。

    “那是公公钱,小辈当然不能要。”李萍怔了一下,立刻看向了何氏,“你的字学得怎么样,要不要我再教你一次。”

    “好啊好啊,我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的荒字总写不好。”何氏也怕跟婆婆歪缠,立刻说道。

    “这字是难写,不过,真最难写得好的,反是玄字。来,我教你。”李萍对着婆婆行了一礼,拉着何氏走了。

    小柳氏左右看看,立刻说道,“婆婆,我去厨房看看。晚上您想吃点啥?”

    欧阳氏哼哼了起来,人一下子都跑光了。曾仪刚刚老爷子走后,就直接回去看书了。小孩子们吃完了饭也玩去了。欧阳氏真是觉得这个媳妇太坏了,人人都哄,为什么不哄哄自己?

    想想,她又跑到了曾凡屋里,曾凡正在午睡。倒一下子被母亲惊醒,原本心血就少,此时面色也就更难看了。

    “怎么,吵醒你了。”欧阳氏看到儿子脸色这么不好,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没事,您坐。”曾凡已经醒了,也就不好说什么,自己准备起身。

    “你躺着,我就坐坐。”欧阳氏还真不知道该跟儿子怎么客套,自己忙坐下,原本他也就是个直肠子,立刻就跟曾凡诉起苦来。

    曾凡也就认真的听,曾凡是很了解母亲的,很快也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想想笑了。

    “你还笑?”

    “娘,萍儿其实告诉您了啊!”

    “什么?”

    “她说了,她是小辈,不能要爹的钱。可是您又不是。爹赚了钱,怎么分配是他的事,别说萍儿,纵是儿子我,也不能置喙的。但您是太太,是平辈啊。”曾凡温声笑道。

    “我可以问你爹要?”欧阳氏给了儿子一个白眼,觉得他简直在说废话。

    “唉,儿子还真的帮不了这个。”曾凡笑了,刚他说了,这个事,还真的不是他和李萍能置喙的。

    “你呢?你的钱都给你媳妇?”欧阳氏瞪着儿子。

    “儿子哪有什么钱,不过是抄书,能赚什么钱,不过萍儿会当家,日子过得俭省,捧着儿子做个一家之主,说家用是儿子在负担罢了。”曾凡笑了,他希望母亲能呼得懂他在说什么,不过看看母亲的样子,看来是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