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126章 割谁的肉
    第三更

    晚上吃完晚饭,堂上收捡干净,已经知道送上茶水了。李萍摆上账本和算盘,大家一起对起账来。下午她也没午睡,把账本清了一下,组了几组数字出来。等着小柳氏拿了自己今天新建的厨房账,跟着李萍对了一下,李萍记上数字,点点头。

    “二弟妹拿出了一个要来往的亲戚单子,不过,阿全,你没留下亲戚之前来往的账单,年礼也不好打理。”李萍顺便说了曾全一下,他们要准备年礼了,但是没有亲戚来往的单子,准备年礼都麻烦。

    “哪有那么麻烦,看到什么拿就是了。”欧阳氏觉得大媳妇真是有点小题大作了,过年走亲戚,还用写单子。

    “原本是不用的,现在家里摊子铺得这么大。来往中,总不能就跟之前一样,送盒点心,拎点干货就算拜年了吧?”李萍也觉得郁闷。

    像她娘家搬回了乡下后,还是保持着早年的规矩,平日里家里就一个下女帮忙干活,过年时,亲戚来帮忙。纵是现在的李家出门拜年,也都是拎点小玩艺,自己家晒的干货,几瓶城里买的好酒。大家也都知道李秀才是什么性子,也没争他的。

    万没像曾家一下子请这么多人回来,你排场上去了,让那些亲戚们怎么想?真是这会送座金山人家,人家都嫌少。

    “你也是想太多,按着平日走就是了。”曾老爷子喝了一声。

    “行!”李萍点头,这是老爷子说的,不是她说的,她记上一笔,盯着账本,说了她要说的重点,“还有,账册里还有几家是有礼单的,这几家是干什么的,为什么送这么多?”

    “都是……”曾庆本来想说什么,但老爷子清了一下嗓子,他马上住嘴了。

    “那不是年礼,用不着管。”曾老爷子严声说道。

    “纵不是年礼,但人送礼来了,咱家收了。到了过年时,就该加两分还回去。这是做人的礼仪!账上有东西,要添的我会和老二一块添,您不用担心。”李萍笑了一下,这事就算是过了,准备说下一件事。

    “大嫂,那是别人贺大哥中举的。”曾全终于开口了,不开口不成,这些礼都挺厚的,他们两房平摊他也觉得吃不消的。

    “你大哥中举,家里请族人算是大家沾个喜气;县太爷留任地方,当年点了相公的案,总算也对相公有知遇之恩,再按例给赏也是说得过去的。这其它人是怎么回事?”李萍盯着阿全。这些事,曾全可没在信里说过,她万万不担这个责任的。

    “今年咱们县里就凡儿一人中举,这可是全县的光荣,这些人来巴结……”欧阳氏得意的说道。

    “唉!阿全,我真不想天天罚你,算了,自己想想错在哪?!”李萍撑住了额头,摇摇头,“回头我会收拾东西,回头加两分送还。”

    “大嫂,这是惯例,你不用太紧张。我们原本也不会跟他们真的有什么牵扯。”阿全也觉得李萍是小题大作,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觉得这些人送礼来,为什么?”李萍收回了笑容,冷冷的看着曾全。

    曾全吸了一口气,却又不知道怎么答。

    “若我现在说,这些礼又不是我收的,相公也不考了,这些人有事也找不着我们身上来,你说,能成吗?”李萍冷笑了一下,又摆了一下手,“当然不能这么说,相公是长子,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他也不能不管。”

    “什么叫不考了,他养好了还得去考。”老爷子怒了。

    “现在您让他考,他都不考了。”李萍浅笑了一下,她对着老爷子,她犯不着死对着,没意义,看老爷子又要火,她按住了他,回头看向了曾全。

    “打个比方,过几年,老三中了举,然后这些人又来送东西,收人两回礼了,街上见了面,要不要打个招呼?打了招呼,人家回家说家里孩子过生日,你去是不去?去了,再回头,老三中了进士,县里换了主事,曾家也就是士绅了。回头,说曾二老爷,你是秀才,你来监考吧。这是正事,你必得去,然后看到那家的儿子,玩点小动作,你说你管是不管。管了,误了孩子一辈子的前程,不管,你也是苦读出身,对得起其它苦读之子吗?你的性子必不会管,你比你大哥狠。转头,人家是不是要谢谢你?别的没有,钱我有的是,若你不要钱,我给点份子你?我们兄弟之情,你万不用跟我客气。再然后,你送了一个把柄给对方。回头,那人犯了事,你能不管吗?县里不听你的,你是不是要写信老三,让老三管?老三天高皇帝远,哪里知道这里头的事,还不是你说什么是什么。回头老三莫名的就背了一个黑锅。回头御史告老三什么?收受贿赂,治家不严。好一点,被斥责。运气不好,丢官去职,一家人,十多年的苦心栽培的心血全白费。你说,老三是怨你,还是你该怨老三?”

    李萍根本不拿曾凡打比方,而是拿曾仪,再一次表明相公不出去考试的决心。此时牵出老三曾仪,也是让老三想想清楚,这些事,可不是真的跟他没一点关系。只要是姓曾的事,就是大家的事,没有说能逃得掉的。

    “他做事,怨我什么?”曾仪跳了起来,果然,刀不割自己的肉,是不觉得疼的。

    “怨你不该中举,不该中进士,不该做官啊!你若啥也不是,这些人怎么会来送礼,人家不来送礼,你二哥怎么会陷入这种境地?”李萍笑着瞅他,她可是没说一句假话,现在他们这些人不都准备这么对曾凡吗?一边逼着他去考试,一边心里却一丁点也没把他放在心上。

    曾仪都想骂脏话了,可是还真不能说李萍说错了。只能侧头对小柳氏说道,“明天你帮大嫂收拾东西,把那些王八蛋的名字记下来。”

    小柳氏忙应着,她也不傻,自己丈夫做官又不是为了这些人做的,家里收人东西,回头自己丈夫跟着倒霉,那他们才是冤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