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堂前燕归来 > 章节目录 第128章 家务事
    第二更

    “好了,现在我们把家里财务梳理一遍,家里其实情况还好。今年一年家里花了六十两,加上了老三的学费,还有现在过年要买的东西。爷爷的曾家米三十两,公公抄书十两。我们每月寄回一两、还有去年给的十两过年钱也入了今年的账。一共六十二两,账上还有结余二两。”

    “你一分都没出?”曾仪跳了起来。大嫂把账本算完,曾仪和小柳氏也就把账本都抢过去看了,翻一下,他们倒是相信,大嫂算账的本事,只是真的没想到,牛气轰轰的老二,竟然还不如最没用的爹。

    “瞎说什么,我们不在家,爷爷的米能比前几年多卖钱,是老二想的法子。家里扩建也是老二找的人,爷爷,公婆也是他们伺候,我是他们做得很好。”李萍坦然的看着曾仪。

    曾仪想想也是,老二没出钱,却也没花钱。自己还花了钱,好像还不如曾全,忙住了嘴,但是气势不同了。曾全也没在家里出钱,小柳氏觉得自己在何氏面前可以挺直了腰板。

    “今年家里事多,所以花的钱也就多,我算了了一下,明年虽说我们都回来了,但是家用却用不了这么多。我明年的预算是五十两,加上了老三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们出二十五两,老二家出十九两,老三家出六两。这个大家同意吗?”李萍不管他们怎么想,继续说下去。

    “还好!”小柳氏都觉得还好了,拍拍胸口。

    “够吗?”曾全有点诧异,当然也有点羞愧。觉得都快抬不起头了,但听大嫂说了,还是得问问,十九两是多了一点,但是此时,他还真不敢说不出。

    而边上的何氏都觉得没脸了,她真的以为,家里能这么好,都是丈夫的能力,结果现在告诉所有人,丈夫和自己只不过出了点力,而远在外头的大哥,大嫂从来就没懈怠长子的责任,该有的全都做到了。

    而曾庆和欧阳氏的腰板都直了一点,果然听到曾庆的钱也在养家之内,他自然要把腰挺下下的。

    “所以你不但管人不成,管钱也不成。五十两我保证,排场不变,日子也不会变,应该还有结余。”李萍笑了一下,用账本轻敲了曾全的头一下,“你出去一下午,开书坊觉得怎么样?”

    “印书也要技术,投入会有点大。”曾全皱紧了眉头。

    “其实有钱的文人自己在家开能作坊,自己印书玩,这是极风雅的事,当然也是极费钱的。我也没见过,所以真的帮不了你。但我手上还有点银子,原本是攒着去京城的,现在也没用了。你若下了决心,就去做,咱们当年做墨时,还不是一点都不会,自己一点点的摸索出来的。那会咱们才多大?现在家里一个举人,三个秀才,还有这么多钱,我就不信弄不出一个作坊。”

    李萍前世真没见过书坊,这个她还真的帮不上忙,但她却也不信,纵是没吃过猪肉,也能见过猪跑吧?不过是印书,能有多难。

    “我想先开个书铺,然后找现成的印坊,帮我们印。”曾全想了一下,有点试探的问道。

    “这个主意好,先试水,安全。等着有些经验了,买个现成的作坊,反而简单。若钱不够跟我说。”李萍点头,收了账本,准备回屋看看曾凡去。

    “大嫂,若成了,我分你和老三一人一成。”曾全站起,还是说道。

    “我的钱,我要自己赚。你们从小,我就给你们公平的对待。我不让你们占别人的便宜,那是因为,便宜不好占,占了是要吃大亏的。所以我每一文钱都是自己一勺勺的饭,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你大哥也是,在省城养我们的,就是他一个字一个字抄出来的。”李萍轻轻的一笑,对着老爷子,曾庆夫妇一礼,抱着账册回去了。

    原本小柳氏听到曾全会把生意分他们一份时,心头还是一喜的,不过听了李萍这么一说,也忙坐好了,当什么也没听见。

    曾全有点尴尬了,起身对着老爷子一拱手,“爷爷,我们也回去了。”

    “早点歇。”曾老爷子总算对着曾全还不错,回了一句话。他此时心里也有点点不舒服的,他真的没想到,曾全管家三年,一文钱都没出过。他一直以为因为曾全赚了钱,所以家里的排场才变大了。不过,亲孙子毕竟还是亲孙子,对他跟对强势的李萍对比,他还是心疼孙子。

    曾全带着何氏回去了,曾仪也忙自己拉着小柳氏回了屋。曾庆心情还不错的,除了因为以后他也有钱了,自己赚的自己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今天知道,自己并不是没有用的人,他也养了三年的家,他有参与养家的,那心情真不是一般的好。

    “你说老大媳妇真的打算不走了?”老爷子不想谈家用的事,看他们都走了,才回头看向了曾庆。

    他只关心老大他们什么时候去念书,全县都看着着呢,今年惟一的举人,大家都等着曾家出一个进士,结果他们不走了。这让老爷子怎么受得了,结果一天了,大媳妇滴水不露,弄得让他们走,就是不慈,就是逼着他们不孝,老爷子快气出内伤了。

    之前这些家务事,他也觉得没面子,合着之前自己和老二都不会管家,显得她最能耐。只不过,这话他还真不能说,人家不要他一个钱,口口声声的要孝敬他,他若火,就是他没理,老爷子简直觉得李萍就是来克他的。

    “看来是,您看,她都乐意拿钱出来给老二开铺子了。”曾庆想了一下,“看大媳妇管家这架式,也是打算长住的。不然万不肯这般用心。”

    “嗯,她一早就让老三去进城,叫大舅爷去把省城的东西和人都搬回来。您想,那些东西他们是准备带去京城的,现在全搬回来,自是要长住了。”欧阳氏想想看,忙说道。

    “老大不考了,不是让人笑话吗?”老爷子又把烟点上,他这一天心跟火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