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王传说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六角莲根果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午后,做篱笆。【愛↑去△小↓說△網w  qu 】

    从树林里斩断不少树枝之后,将其做成不足一米的院墙,然后将小树林里一大片地盘全部用篱笆墙给圈出来,这样能杜绝周围的蛇虫鼠蚁等入侵打乱我的养鸡计划,随后掘开一旁的活水水沟,将水源引入“养鸡场”,养鸡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晚上撒了半袋劣质谷米给小鸡,它们吃得很欢实,随后在我用树枝搭建的棚子里休息,这种成就感简直堪比练就龙息功第二层的入神得髓!

    ……

    深夜,真正的磨剑办公室主任回来了,老头子身后背着鼓鼓囊囊的一大袋东西回来了,就在院落里的路灯下将东西一一分拨开来,而且对我的养鸡场只是扫了一眼,并未有任何的话语,甚至连一丝不屑都没有表现出来。

    倒是我看到他从袋子里倒出来的东西就被吓了一跳,居然都是各种珍贵草药,血珊瑚、地狱芝等也算了,居然还有一些品相相当不错的血参,甚至不亚于宋骞送我的那一根,而且老头子倒出了十几根这样的血参,就像是拔萝卜一样!

    我蹲在旁边看着他查验这些药材的品相。

    “老师,这些用来做什么的?”我问。

    “卖钱。”老头子惜字如金。

    “卖钱之后呢?”

    “买房子,大房子。”老头子说地很认真,抬头看了我一眼,一张老脸上的褶皱都笑得开了花,说:“等我买了大房子之后,这个磨剑办的破屋就留给你了,而你就成了我的继承者了,你可千万不要辱没了我们磨剑办的荣耀。”

    我差点气结:“磨剑办有鸡毛荣耀啊?”

    老头子意味深长的一笑:“你要是继续养鸡的话,那就真的是只有鸡毛荣耀了。愣着干什么,帮我把那些地狱芝给装包密封,都是值钱的玩意。”

    我忍不住道:“这些药材你从哪儿弄来的?”

    老头子又看了我一眼:“一个候补生,不该问的事情就别问,对了,步璇音传授你龙息功没有?”

    “传了,你怎么知道?”

    “哼,就那个小丫头,她想做什么我看一眼便知道了。【愛↑去△小↓說△網w  qu 】”

    我:“……”

    实在是看不透这老头子在做什么,按理说我应该去院长室举报他,但是他都没有举报我养鸡……算了,礼尚往来,就心照不宣吧!

    ……

    次日,当我醒来的时候老头子再次消失了,只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你的天冲脉受损严重,我在灶头上放了一个蒜头,起来之后吃掉,你不揭发我,老朽心里感激,自会有厚报!”

    蒜头?

    仔细看去,果然放着一个黑漆漆的东西,虽然形似蒜头,但怎么看也不像是,剥开之后,竟有一股隐隐的清香气味,内里则是呈现六角形的剔透莹润的白色果实,一瞬间我便认出了这个东西,六角莲的根果,这可是一颗就足足能值超过十万的宝贝啊!

    六角莲根果有奇效,那就是恢复受损的脉络,其实这几天的修炼我有些强练的意思了,脆弱的天冲脉早就隐隐作痛,但任何人都不知道,居然却被他一眼就看穿了?

    这老头子到底是什么人,既然留一颗六角莲根果给我,这可价值不菲啊!

    算了,既然步璇音堂姐让我入磨剑办,想必她也了解这老头的为人,放心把我交托给的一定不会是坏人,并且我现在确实非常需要六角莲恢复受损的天冲脉。

    剥开根果,整个吞下去,顿时在腹内化为一片清凉,滋润着原本十分酸痛的天冲脉,短短五分钟不到天冲脉的酸疼感便已经消失了!

    扫了一眼小屋里的训练剑,并不多,这证明昨天损坏的剑数量很少,今天可以不必送剑了,干脆,正是修炼龙息功的大好时机!

    ……

    打桩,运功一遍,浑身便越发的热起来,血气在脉络内奔腾澎湃。【愛↑去△小↓說△網w  qu 】

    运功三遍之后,血气竟透体而出,隐隐可见龙鳞浮现的气机,整个人如同置身于火海之中一般,大汗淋漓而下。

    运功五遍之后,毛孔悉数张开,浑身蒸腾在热力之中,激浊扬清,体内的浊息下沉、清气上扬,翻滚的血气之中仿佛有一条湛青色巨龙正在缓缓滚动,发出无声咆哮。

    无声龙啸!

    我暗暗喜悦,第一次运功五遍居然就能感应到无声龙啸,看来我不是一般的幸运,因为堂姐步璇音在手抄本上写着“天赋卓然者六遍运功可见龙啸,平庸者百遍亦不见龙啸”,这么说我可比那卓然还要快上一遍啊!

    不过,血气疯狂消耗下的结果则是我的药材也消耗加剧,短短的半天就吃掉了半斤多血珊瑚,而午后则再次咬掉一口宋骞送我的血参才能坚持住持续运功修炼。

    一直到接近黄昏的时候,体内灵力上涌,一股浩然力道从身体深处涌动起来,不得不发之势,双臂吐劲,顿时一声隐然龙啸之后,一颗狰狞的湛青色龙头从我的肩膀上腾然欲出,仿佛亟不可待要降临人间一般!

    这个龙头已经凝实了一半之多,这证明我的龙息功第三层已经修炼成功了一半之多,当龙头完全凝实的时候,也就是第三层臻于巅峰之时!

    却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音——

    “快看,就是那个养鸡场。”

    “哼,这片林子原本是学院的绿化林,种植着灵草与果树,不知道花了学院多少精力与心思,如今居然被人圈起来养鸡,罗助教,这件事您可一定要管管!”

    “是啊,磨剑办的人太无法无天了!”

    ……

    我心底暗叫不妙,急忙穿上校服走出门去,却发现磨剑办的外面为了十几个学生,大部分都是五大院的学生,一个个脸上充满了气愤与不平之色,另外还有一个身穿教员衣服的人,大约二十五六的模样,脸上笼罩着阴云。

    “怎么了,怎么了?”

    我走上前问道。

    “你就是那个候补生步亦轩?”助教扫了一眼,淡淡问道。

    “是,您是?”

    “中级院部助教罗文,这个养鸡场是你弄的吗?”

    “是。”我解释道:“不过我没有破坏周围的果树,我没有损坏公物的意思。”

    “你还狡辩?”

    罗文冷笑一声,上前便是一脚踹翻了近三米长的篱笆,将里面的小鸡惊吓的唧唧叫。

    我急了,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助教,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

    罗文冷冷看着我,手臂之中仿佛有一种沧桑古老的气机正在苏醒,猛然便是一震,龙息功第一层,龙息万年!

    而我也不自觉的运起了龙桩,一震之下只是手臂收回,身体却巍然不动。

    “哦?有意思……”

    罗文嘴角勾起,不怀好意的笑道:“一个狗屁候补生居然敢跟助教动手,你小子很有胆量,看来你也修炼了龙息功,让我看看你这个候补生除了投机取巧之外还有多大能耐!”

    周围的学生纷纷鼓掌,一个个恨不得看我出丑的样子,哈哈大笑道:“助教加油,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候补生尝尝厉害!”

    其实,他们中也有几个是候补生,然而此时却一脸期待,期待看我出丑的一幕。

    ……

    “我不用灵装,省得说我欺负你一个候补生!”

    罗文之前未能震退我,早就面子上挂不住了,虽然说不用灵装,但却突兀地弓步如马,低喝一声身后空气化开,一颗湛蓝色的龙头挣扎欲出,昂首含威,降临人间,龙力蕴含于拳劲之中,呼啸一拳轰开空气而来,赫然正是龙息功第三层衍生招式——龙吞象!

    这一拳宛若神龙吞象,呼啸天地、气吞山河的气势喷薄而出,纵然只是区区的一个助教,这罗文的龙息功也已经虎虎生威,颇具其神了!

    周围的学生发出一阵惊呼,看到助教出手的那一刻,许多人已然认为我输定了。

    人家欺负到门口来了,不好好招呼一下也说不过去,正如老头子说的一样,我不能辱没了磨剑办的荣耀。

    人活一口气,欺我者必当全力回敬之!

    就在一群学生的目光下,我猛然沉身,单脚落地,一脚悬空,灵力贯注之下,整个人犹若苍龙盘踞,气势雄浑激荡,这一刻整个人竟有一种渊渟岳峙之感,恍若山岳般无法撼动,甚至身后空气紊乱激荡,化出一条凝实的龙尾来。

    盘龙桩,入神得髓!

    “蓬!”

    罗文的龙吞象虽然威力不凡,但终究面对一个候补生没有全力施为,他大约只用了一半的气劲,于是这一击龙吞象撞击在盘龙桩上,就如同猛虎撞山一样,我岿然不动,反倒是他被震得连退数步,拳头转眼已经通红。

    “怎……怎么可能?”

    “一个区区的候补生能练就龙息功第二层大圆满?”

    “这个候补生……居然震退了助教?”

    周围的学生们都惊呆了,一个个瞠目结舌。

    不止是他们,就连罗文也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看看我身周氤氲而起的盘龙桩气势,那凝实的龙尾与鳞甲,分明是入神得髓的境界!

    就在这时,远方一个声音传来:“罗文助教,你在做什么?”

    是许璐,她来了。

    罗文马上表情恭敬起来,道:“许璐灵导士,有学生举报磨剑办的候补生步亦轩在这里圈养公园的地养鸡……所以我过来查看一下,果然,他在这里弄了一个养鸡场……”

    许璐看看他,又看看我,说:“你们两个,跟我来一趟训导处!”

    “是……”

    “好……”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