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王传说 >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大不了送它一条命
    数十步外,雾霭散开,出现了两个身影,赫然是洛言、洛宛姐弟,两人剑心光辉大盛,正在运劲劈斩天河水十步外的一株古树,而古树的尖端则悬挂着一件明晃晃的甲胄,是一件宝甲,又不知道是什么人留下来的,不过并非甲胄飞上树,而是甲胄遗留在天河边的时候这颗参天古树不过是一株树苗罢了。

    金色气流涌动,压迫肉身。

    洛宛香汗淋漓,当看到我和苏颜从雾霭中走出来的时候十分惊讶:“步亦轩、苏颜,你们还在这里?还以为你们走到前方去了。”

    “刚刚过来。”我说。

    洛言则看向苏颜,目光深深,道:“小颜,你们要到天河上游去?”

    “既然来了,就去看看。”苏颜道。

    洛言皱眉,说:“有不少极强者都已经过去了,云国四公之一的阮天炀、大罗剑域的李承昊,还有那个红色短的少年,一定要小心!”

    “嗯,我会的。”苏颜礼貌点头。

    我则说:“何止是这几个人,还有武圣阁的传人,以及巨石门的那个青年也在上游,我似乎能感应到他们的气息了,就在不远外。”

    “可惜,我们无法继续前行了。”

    洛言脸色铁青,看着我说:“你要保护好小颜,记住,不是只有你才关心她的安危。”

    我沉默了几秒,牵起苏颜一只仿佛柔腻无骨的玉手,道:“我早就把她当作是自己的媳妇,自然会竭尽全力保护她,不过洛言你那么帅,家世也好,就不要再惦记我的媳妇了。”

    一旁,苏颜无暇的脸蛋一片酡红,嗔怪的看了看我,倒也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洛宛扑哧一笑:“真是一对璧人,让人羡慕的道侣呢……”

    洛言则有些无语:“那,去吧……”

    ……

    再往前,越艰难。

    我催动九马画山绝术,撑开属于自己的小小场域,以此来抗衡周围的领域压迫,而苏颜则天火剑心绽放光辉,隐隐然有一条火红真龙缭绕在曼妙的周围,跟我一样等同于撑开了一个极强的场域,并且我能感悟得到,苏颜此时的九霄炎龙舞已经变化了,与苏家祖传的大大不同,应该是领悟真龙绝术一些片段的关系。

    难怪,她有自信跟我一起前往天河上游,寻找那逆天的大机缘!

    不知不觉间,沿着天河水畔走出了近十里之遥,沿途诸多凶险都一一化解,而河水中漂浮的东西也让人无比震惊,有上古兵刃,也有太古流传下来的法器等等,其中最让人眼热的是当属一柄插在一截神木上的宝剑,散凛然神威,有种能够磨灭诸天法则的强大气韵,不出意料的话或许是越凡的神明兵刃,可惜处于天河中部,根本无法染指,凭我们的修为想要去猎取这样的机缘,那是不自量力。

    再往前百步外,河水滔天而起,一缕缕金色规则力量蔓延,扑杀向河边的一人,而那人身姿修长笔挺,透着儒雅气息,正是之前见过的阮天炀,他祭出绝术,浑身有九根纹骨光,一步步的走向天河水,缓缓接近一对暗金色的臂环。

    那臂环浮现规则符号,十分了得,浮在水面上,距离河畔只有三步之遥。

    这阮天炀果然了得,想要进入天河水中夺取这件法器吗?

    此时,阮天炀已经走到河边六步内了,浑身爆光辉,抗衡天河水的规则压制,轰鸣声一片,宛若生着一场惊世大战。

    击退了一波规则意志之后,阮天炀止步,调整内息,重新汇聚力量,一边以目光余波看向我们,道:“你……就是步亦轩?”

    “没错。”

    我身周九马画山绝术鸣响,撑开的场域堪堪可以护身,不浪费一份多余力量,笑吟吟的看向阮天炀,道:“听说你想杀我?”

    阮天炀笑了,目光微寒:“怎么,你想趁我之危?”

    “不至于,等你拿到法器之后再来找我吧。”

    我注意到,阮天炀的左手负于身后,已经取出了一块淡金色符骨了,如果我偷袭就等于也进入相当的场域,对那种复杂场域的适应性显然不如阮天炀,一旦偷袭,吃亏的反而是我。

    “好,你等我来取你性命。”阮天炀微微一笑,俊逸的脸上谈笑风生。

    我本想趁机给他一记炎黄弓,但可惜,周围的规则太强烈了,炎黄弓的力量波动一定会引起天河水的意志扑杀,一旦那样的话,炎黄弓射不出三步恐怕就要被意志力量给磨灭了,谈何偷袭。

    “走吧。”

    带着苏颜继续向前,压迫感愈强烈起来,以至于我必须催动函牛之鼎来抗衡,同时心中一动,灵墟深处的万物剑心似乎被某种力量所触动,循着方向看过去,赫然现河水中漂浮着一具金色的尸体,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年,尸体的肉身都已经被天河水给同化,变得金光灿灿,而尸体的手中则握着一柄血色战矛,散着十分妖异的力量。

    这战矛十分非凡!

    我飞快确认,这柄战矛的品级大约是强过于神器,但稍弱一筹凡法器,总体而言十分难得,要知道许多人就凭着一件凡法器横扫群雄,而我已经拥有兵铸山、五雷印了,如果再能获得这柄战矛的话,就更加如虎添翼,并且更重要的是万物剑心被这柄战矛所吸引,这证明战矛内拥有万物剑心所缺失的一种规则力量,对我大有裨益。

    “要小心了。”

    兵铸山内,女山不知何时苏醒,幽幽道:“这柄战矛虽然凡,但位于河水中十步深度,凭你的修为也未必能走到那一步,想要获得这件法器恐怕要付出十分沉重的代价。”

    “你觉得我该去尝试一下吗?”我说:“说说意见,我权衡一下。”

    女山淡然道:“问你的本心,你想要那柄战矛吗?”

    “想!”

    “那就去,大不了送它一条命,跟战矛主人并肩躺着呗。”

    “你可真会安慰人……”

    “嘻嘻,逗你的啦。”女山一笑百媚生,道:“不过确实要小心一些,实在不行的话就吃下一枚吞云果再去,否则的话或许会很惨。”

    “好。”

    我飞快提升气息,万物剑心外放,宛若一柄神剑悬于头顶上方,道:“小颜,我要去夺取那个战矛法器,你在岸边等我。”

    “啊?”苏颜一愣,看看战矛的方向:“好远,太凶险了,可以不去吗?实在要去,我陪你一起!”

    “不,人越多反而越危险,我一个人去。”

    “那好,我在这里等你。”

    ……

    迈步走向天河水,当我踏入十步之内立刻引动了天河水的意志,河水开始出现一个个漩涡,波涛不断,有神秘符号隐现其中,一缕缕金色河水如同利剑般的斩杀而来,掀起了滔天巨浪,太狠了,似乎我引动的反扑比阮天炀引动的还要强烈得到,这才仅仅是十步啊!

    “蓬蓬蓬”

    金色光辉忽明忽暗,函牛之鼎外不断承受冲击,而就在这猛烈的冲击下我再次向前走了五步,距离河水只有五步之遥了。

    “哧……”

    灵性河水凝化剑意,一道通明宝剑横空斩落下来,气势无比惊人,仿佛一位绝世的强者所斩出的一剑一般,强得令人窒息。

    我一咬牙,狭路相逢勇者胜,天河水中拥有无数太古战魂的意志,我想要活下去就只能祭出更强的战意与求生欲,一时间周围的花草尽数凝化出剑意,一剑一世界绝术力量完全爆,加持在万物剑心之上,化出一道巨大的月刃法相,迎着空中的战剑而去!

    “嘭”

    天动地摇,甚至附近的天河水都为之颤抖,仅仅这一击就让我禁不住的喉头一甜,有血丝从嘴角溢出,已经被震出少许内伤了,不过也只是轻伤罢了,真龙之血熬炼的肉身飞快自我修复,几乎在吐完血的瞬间就痊愈了。

    继续向前走。

    四周虚空完全扭曲,仿佛一条条鬼魅般的金色魔掌横扫而来,与九马画山、函牛之鼎碰撞在一起,巨响声不绝,万物剑心光辉暴涨,以最强形态抗衡周围的一切压迫,凝化出一缕缕剑气向着四面八方斩杀出去,将河水凝聚的剑意一一斩碎、磨灭。

    再向前五步,我的脚下已然触及金色河水了。

    进河!

    就在我双脚都踏入河水中的那一刻,一缕缕河水宛若藤蔓般的沿着双腿攀爬上来,转眼就我镀成了金色,一股强烈的杀机无孔不入的沿着毛孔钻入身躯之中,在血脉之间肆虐,甚至就连九马画山和函牛之鼎两门绝术都防不住了。

    血脉中,一缕缕战意涌动,此时只能凭借肉身自我力量抗衡河水中的煞气。

    河水荡漾,我踏出了第二步,更加接近那柄血色战矛了。

    但遭遇的反噬也更加强悍,四下里波涛汹涌,水波凝聚出一柄柄战剑形态横扫而来,剧烈碰撞在函牛之鼎上,转眼之间函牛之鼎破碎,紧接着星辰衣抵挡了不足十息,也开始龟裂破碎,这地方太凶残了,哪儿是人类能来的地方!

    “兵铸山,护身!”

    一声轻喝,一缕缕霞光隐现,无数兵刃飞出,席卷成了铜墙铁壁,将我保护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