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王传说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金鳞仙鱼
    两名老者动用巨石诀,一拳拳都宛若陨星般沉猛霸烈,数十招内便已经急剧的消耗我的灵力,甚至肉身也受到了创伤,肌肤有迸裂的迹象,更要命的额是巨石诀太过于雄浑磅礴,能够创伤脏腑,造成极大的内伤,以至于数十招内我就已经吐血连连了。

    “有什么手段就尽管拿出来,否则就没机会了。”白衣老者巍然,一拳轰出数十座山岳的力道,震动虚空。

    雾霭缭绕起来,我飞身腾空,浑身萦绕着一缕缕混沌气,太皓真经催谷到了巅峰状态,一道道金色大字呼之欲出!

    “杀!”

    反攻为守,空中一缕缕金色大字蕴含天威轰向两名老者。

    杀!

    伐!

    生!

    明!

    灭!

    每个字都蕴含着某种大道真意,气势浑厚无比,撕裂了虚空镇压而下,而两名巨石门的长老确实手段老道,双拳齐挥,爆发出磅礴气机,打出一道道陨星的光辉,与一字蕴天威的攻势碰撞在一起,一时间空中雷光闪烁、雾气滚滚,轰鸣声震天动地。

    空间被撕碎、扭曲,一缕缕的气芒飞梭,每一道都充满凶险,夺人性命。

    一字蕴天威下,两名老者的头发都被绞碎,拳头更是被崩得皮开肉绽、血流不止,但战意不息,一拳拳的对轰,霸烈无比。

    不妙,太皓真经消耗甚巨,却斩杀不了他们!

    动用神器!

    一方道家宝印横空,祭引五雷光辉轰杀了下去!

    “来得好!”

    青衣老者一声暴喝,脚踏大地,周围瞬间迸溅出一缕缕符号,竟然是一张符箓被点燃了,炽烈燃烧,形成了一个真空场域,居然让五雷印的雷劲缺少导体而无法攻入,真奢侈,为了抵挡五雷印一击居然燃烧了一张品级不低的符箓!

    “死!”

    两人双拳齐轰,雾霭之中一道火红古山横空冲天而起,带着浑厚无比的气势,好强,居然把巨石诀练到这种地步,真是两个年老的妖孽!

    我左手一晃,五雷印消失,兵铸山取而代之!

    “刷刷刷~~~~”

    石笋分解,化为百万神兵凌空,紧接神兵雨点般轰杀而去,摩擦空气而炽烈起火,宛若下了一场无坚不摧的火雨,当兵铸山与火红古山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就仿佛真正的大山碰撞一般,轰鸣声震耳欲聋,最终兵铸山横空穿过古山,将其分解,无数雨点噗噗的轰向了大地上的两人。

    “杀!”

    两名老者气息恐怖,一起挥动拳头,雨点般的攻击兵铸山,拳劲凶残无比,竟然将兵铸山的分解兵刃一一轰飞。

    朱雀少年目光淡然,点评道:“朋友的法器不错,但这两个厚颜无耻的老家伙的实力倒也不弱,那拳头骨头都轰出来了,却依旧在猛攻,想必是有所图,想逼你使用某种他们想要的东西,朋友小心,这两个老东西不一定是真想杀你,有可能只是想夺了你在天河中获得造化罢了,对了,就是那把血色的战矛。”

    “闭嘴!”

    狂攻中的两名老者齐齐转身,目光如剑的看着朱雀少年,恨得只咬牙,恨不得一口咬死他,显然被说中了心思。

    我皱了皱眉,他们连兵铸山都不眼热,却眼热破灵战矛?这巨石门的门风果然一般,破灵战矛充满杀伐气韵,堪称是一件凶器,而兵铸山、五雷印则是充满浩荡神圣气息的正道法器,这巨石门剑走偏锋,完全想走的是魔道!

    “动用破灵战矛吧!”兵铸山内,女山幽幽道。

    “被夺了怎么办?”我说。

    “别担心,破灵战矛已经被你祭炼过了,有你的生命印记,而兵铸山内也有你的生命印记,我会帮你守住破灵战矛,实在不行你就转身,横渡天河水,引两个老家伙一起过来,利用天河水镇杀他们!”

    我无语:“那我岂不是也死翘翘了?”

    女山风情万种的一笑:“了不起重伤,想死哪有那么容易,何况我会动用灵体力量,镇守你的肉身,保你横渡不死,算是好姐姐今天送你的礼物!”

    “那行!”

    我手掌一翻,月刃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破灵战矛,一声低啸之下,万物剑心爆发神威,破灵战矛横扫而出,激荡卷起无数血色光辉横扫而去,破灵之力涌动,顿时轰得两名老者齐齐吐血,他们的灵魂已经受到了创伤,但眼中却凶芒暴露。

    “来了!”

    白衣老者手掌翻动,一条红色丝线出现,充盈着宝光,丝线的一端扣着七八枚金色铜钱,低喝一声就甩飞了出去,顿时飞梭而来,化为一条毒蛇般的缠绕向破灵战矛。

    “做梦!”

    我挥动战矛飞速扫荡,空中矛影重重,破灭一切。

    但那红丝线却如幽灵行动的绕开了一切阻碍,金钱“铿”一声翻转缠绕在了破灵战矛的把柄之上,紧接着一股绝强崩力产生,要带着破灵战矛脱离我的掌控。

    “居然是……金钱线?”

    女山幽幽道:“巨石门果真不同凡响,连这么怪异的宝器都有……”

    “帮我啊!”我大喊。

    “退入天河水中!”

    一股巨力出现在破灵战矛上,硬生生的拽着金钱线进入天河水中,顿时两名老者大惊,一起拽着金钱线的另一端,不假思索的跟着我进入天河水中。

    金色波纹滔天而起,化为一道道战戟、宝剑轰杀而来,天河水肆虐,有其自身的威仪,不容凡人亵渎,就算是我们也不行!

    “开!”

    一道绝代风华的身姿出现在我身边,撑开了一方宛若清水依依的场域,将天河水的袭杀尽数排斥在外,顿时两名巨石门长老慌了,他们也进入了天河水中,转眼之间浑身都充满了伤势,但依旧紧紧抓着金钱线,不舍得放手,直至被我带入了河水中心处。

    “动用法器!”

    白衣老者怒吼:“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斩杀这小子,否则以后必成我巨石门的大祸!”

    轻易老者飞快取出一面铜镜,上古气韵散发,是一件上古法器,或可进入神器一列,铜镜迸发神威,转眼变大,两名老者踏着铜镜,免受周围的法则攻杀。

    “受死吧,小子!”

    ……

    就在这时,忽地天河水底涌动起一缕十分惊人的磅礴生命力,我猛然间就惊呆了,甚至这种生命力不次于黄金树的生命力,太磅礴了,整个河水都翻起了巨浪,还伴随着一种隐隐可闻的叫声,不像是人类也不像是凶兽。

    “轰~~~”

    河心处,法则符号交织,一个巨大漩涡出现!

    “怎么了?”苏颜大惊。

    阮天炀、朱雀少年也眯起眼睛,盯着河心处发生的变化。

    漩涡足足有一里宽,那股磅礴的生命力越来越强,转眼间就跃出了水面,赫然是一条巨大的金色大鱼,浑身裹着宛若真龙的鳞片,散发着神圣气息,身长足足有上百米那么长,张开巨口,有吞天噬地的气势,摇摆巨尾冲着我就杀了过来。

    “我的天……是金鳞仙鱼,糟了……”女山大惊,道:“站稳了,我带你破界逃生!”

    她居然能洞穿天河境内的强大界壁,那可是覆盖了密密麻麻的上古意志的空间啊,在这里什么空间阵法都用不了,她居然还有这般手段?

    然而就在女山即将破界逃生的那一刻,金鳞仙鱼看到她的样子,似乎十分惊颤,尾巴一摇就掉头而去,带着低沉的咆哮声张开大口吞噬向巨石门的两大长老。

    “完了……”

    两个长老脸色惨白,金鳞仙鱼猛然坠落,巨口内露出利齿,一口就咬碎了古镜,继而将两名长老也拦腰咬断,直接吞了下去。

    河水中血迹斑斑,两个如此强大的高手竟然就这么被杀了?!

    金鳞仙鱼转身看了看我们,随后露出一丝让人不解的敬畏,跃身游向了中游处,大约是去祸害别人了,同时我也惊愕的看到,这金鳞仙鱼的嘴巴有一处豁口,同时侧身的鳞片下隐隐然有一行字,仔细看去能读出是什么字——

    “再也回不去了。”

    ……

    一行字十分简单,笔迹也一般,但笔力却深厚,能够在这种绝世仙鱼的鳞片下刻字,并且散发着一种恐怖的古韵,刻字的人一定不简单,或许是走到了超然那一步的绝世强者,真正的俯视众生的强大存在!

    并且,这行字透着无比的沧桑,有种繁华落尽、看淡红尘的落寞感,仿佛让人能够想象到那一尊飘然欲仙的身影,站在三千界的极点,看着世事浮沉,征伐万物,最终经历千万年,却猛然醒悟到万事蹉跎、浮生未歇,那种淡然看透的感觉,令人有种莫名的共鸣与感伤。

    “写这行字的人,一定很寂寞。”我断言道。

    女山道:“快点上岸,我要支撑不住了。”

    “嗯。”

    一边奔掠上岸,我一边问道:“这条金鳞仙鱼是什么情况,感觉好强,能秒杀人王的存在,这么一条金鳞仙鱼好像很怕你的样子,女山,你到底什么来头?”

    女山沉默了几秒,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还有点懵,你就别问我了,或许,这条金鳞仙鱼跟我有某种因果,哼……等我重塑灵体的那天,请你喝鱼汤!”

    “好呀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