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王传说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九条天溪

第四百九十五章 九条天溪

        回到岸上,立刻远离天河水,那种滔天扑杀的感觉太可怕了。

        “没事吧?”

        苏颜迎上前,一双美目却看着天河水中金鳞仙鱼激荡出的巨大漩涡,心有余悸。

        “没事。”

        我牵了牵她的手,转身走向了巨石门青年,他被保护在禁制之中,但这重禁制谈不上有多坚固,三五招就能攻破了,巨石门两位长老的死他看在眼里,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你……杀我巨石门两位长老,这个消息就算是斩了我,一样会传出去。”他眼睛血红,望了一眼阮天炀,让后者皱了皱眉。

        “你觉得这件事怪我吗?”我冷冷道:“如果不是你们巨石门的两个长老追杀,把我逼入河水中心,他们会被河水里的妖兽吃掉吗?我本来是受害者,现在倒变成罪魁祸首了。”

        巨石门青年咬牙切齿,浑身都是伤,颓然膝坐在第,闭上眼睛,竟有种明悟感,道:“动手吧,成王败寇,我认了,你的实力……确实在我之上。”

        “算了,我不想杀你,终究你是灵修中的一位人杰,死在这里太可惜了。”

        我牵着苏颜转身,不再去搭理他。

        巨石门青年睁圆眼睛,低喝道:“大道争锋无仁义,你今天不杀我,就不怕我他日会登门拜访,去杀你吗?”

        我回身,目光冰寒:“我不杀你就不怕你来复仇,恕我直言,你没有那个实力,下一次你再招惹我,我不会留情了。”

        天空,符文弥漫,缭绕的雾霭之中云国四公子之一的阮天炀神情冷漠,淡淡的看着我,他知道,接下来就轮到他了。

        “你想与我一战?”阮天炀冷笑。

        “不,没想跟你打,我要取机缘了。”我看了一眼朱雀少年,道:“朋友,联手逼他离开上游,怎么样?如果他不走,就下杀手。”

        朱雀少年欣然:“正有此意。”

        “你们……”阮天炀皱眉:“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身为少年人杰的骄傲与觉悟吗?”

        我笑了:“我一直很骄傲,但我不愚蠢,云国东方宸恐怕很快就会过来,赶在他前面取了上游的机缘,比什么都重要,朋友,你说对吗?”

        “没错。”

        朱雀少年逼近一步,浑身浴火,那股炽热的力量仿佛能焚尽万物一般,让我的万物剑心都感受到莫大压力,这朱雀后裔的修为已经走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一步了,目光中升腾火焰,笑道:“阮天炀,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己离开上游,而是被我和步亦轩轰下上游,你自己选吧。”

        “很好……”

        阮天炀眼中悻悻,道:“这一次我认栽了,但天河上游这笔账我会记下,咱们走着瞧!”

        “滚!”我低声道,破灵战矛已然出现在手中。

        一丝惊色掠过阮天炀的眼神,他似乎十分忌惮这柄破灵战矛,立刻一声低啸双手张开,一对金色羽翼从双臂上挣脱而出,带着他的身形尖啸冲向了中游,从上游瞬间消失了,这里每一寸空间都有极强的意志压迫,他居然还能这样迅速的横渡,实力深不可测!

        “好了,各取机缘!”

        朱雀少年双臂一张,身形已然腾空进入望不见边际的雾霭之中。

        “你要的是什么?”我开始用破灵战矛敲打空中的长明灯,取酒壶中的灵液。

        “世界树的一片枯叶罢了。”

        他的声音似乎已经十分遥远了,我不禁有些惊愕,这里并非真正的世界树,只是世界树的神力显化罢了,难道他能从这个源头找到世界树的真实部分?

        手下动作丝毫不慢,当当当的敲打长明灯,不久之后,其中一个长明灯发出清脆响声从空中坠落,是真的了!

        一把抓住长明灯下方的酒壶,将长明灯扔给了兵铸山内的女山,随后我解开了酒壶的盖子,果然,里面有一滴金灿灿的灵液,号称至尊,聚集了天地之间的灵性精华,属于至宝,一滴至尊灵液足以让一个修士的悟性、实力都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与飞跃!

        “这是……”苏颜有些茫然。

        “一滴灵液。”

        我解释道:“悬挂在天河的源头,千万年才凝聚了那么一滴,别浪费了,小颜你把它给喝了吧,对你缔结灵海有很大的好处。”

        “啊?”

        苏颜檀口微张,美眸透着小感动:“你自己用吧,历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东西,怎么能给我用?”

        “就是!”

        空中,朱雀少年手握一根淡金色枯枝落了下来,笑道:“拼死拼活打来的一滴灵液,怎么能说送人就送人呢?这可是你的机缘。”

        我一咧嘴,伸手搂住苏颜柔若无骨的香肩,说:“这是我未来媳妇儿,给她用不算吃亏吧?再说了,我觉得自己的潜力不需要灵液激发也能缔结多重灵海,用了也是浪费。”

        一抹酡红飞上苏颜的漂亮脸蛋,她无语的站在那里,倒也没说什么。

        朱雀少年有些无语,看看我,又看看苏颜,笑了:“真羡慕你们这些人类道侣,能够携手并肩一起登临天道,你看我……一身孑然,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寻到另一半,好不容易寻到另一只朱雀后裔,还是一只公的……”

        我深表同情:“放心吧,如果我有机会走遍三千碎界,找到一只母朱雀的话,一定会给第一时间给你牵线搭桥的。”

        朱雀少年玩味一笑:“你这少年人杰真是不一般,居然还抢月老的伙计,为人又如此不羁,对我的胃口,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说着,他抬起手中的黄金枯枝,道:“步亦轩,我送你第一个机缘。”

        “这是?”

        “世界树的一截枯枝,虽然已经枯萎,但法力依旧不容小觑,可驱策天河、扭转乾坤,你看,你取了灵液、敲下长明灯之后,这天河水就快要分流进入凡尘界了,这截世界树枯枝拥有对天河水的绝对支配意志,拿着吧,我借你一用。”

        “嗯!”

        我一手接过世界树的枯枝,顿时整个人都仿佛看到了许多原本看不到的东西,这根枯枝内蕴含的大道真义远胜过于黄金树,虽然枯萎,但似蕴含无穷法力,让人振奋,手握枯枝,双眸也洞悉万物,看到了数十里外的天河奔流到了尽头,开始分叉,化为一缕缕彩色绸带从天穹散落,进入凡尘界,但比较零散,根本就再度汇聚的迹象。

        摇一摇枯枝,天河水尽头受到了世界意志的掌控,分散成千万道的乱流马上开始汇聚,化为九道流虹横亘于天地之间,就像是源源不绝的溪流一般,每一条都蕴含极为精纯的灵气,湍流不息,虽然手握意志掌控,但并不完全妥协,冲击不断。

        朱雀少年眯着眼睛,笑道:“是天溪,九条蕴含天地灵气的天溪,任何一条都足以在以后的岁月中孕育出一个强大的宗门,我若是你,就全部收入灵修世界的版图之中。”

        “那云族的符脉岂不是断绝了。”

        我笑了笑,伸手一拂:“分他们两道!”

        世界意志支配下,两条天溪直奔大荒之中云国的方向而去。

        朱雀少年摸了摸鼻子:“可真大方,分了两道呢!”

        我哈哈一笑,枯枝摇动,将另外的七道天溪都接引往龙灵联邦的版图之中,一时间七道天溪化为七道流虹飞泻而去,接连天与地,化为无形,七道分别处于龙灵联邦的不同地点,暂时悟法确定具体位置,但毫无疑问会造福后代。

        “谢谢你。”

        我把世界树枝条还给了他。

        朱雀少年收起枝条,笑道:“好了,大造化已经得了!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条金鳞仙鱼一定是杀向中下游而去,所有修士都会被吞灭,难怪以前封魔塔每次开启之后都有人进、无人出,全是这条金鳞仙鱼造的孽!”

        一声轰鸣,身后的世界树法相开始虚化,仿佛打开了一条大道。

        这里的一切,即将消失了。

        一股强大的排斥力开始作用在每个人身上,再也无法在这里逗留,下一刻天地之力裹挟,将我们悉数送出了封魔塔!

        外界是黑夜,我一睁眼,便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就在我前方,一个人影漂浮着,浑身腐烂,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手中握着一截锈迹斑斑的短杖,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双眼之中的青光幽幽的看着我,就这么飘在半空中,口中喊着鬼魅般的话:“开……开……”

        来得太匆忙,我几乎瞬间就被吓得魂飞魄散,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开什么玩笑啊!?你还缠着我不放啊……你要我做什么你直接说啊,别这样一次次的吓我,我很怕鬼的啊……鬼大爷!”

        苏颜见我脸色惨白的样子,很是无奈,伸手在前方的空气中挥了挥,说:“他……又出现了?”

        “嗯……”

        朱雀少年似乎看到了什么,一双眸子望了望鬼的方向,道:“这好似是一种……上古的诅咒?朋友,你真了不得,这么难得的机缘都被你碰上了……我先走了,你好自珍重,如果你能活着走出去,我们再做好朋友!”

        他一声尖啸,整个人化为一道火红色光影飞向了天际,走得飞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