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王传说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灵修世界不可欺

第四百九十七章 灵修世界不可欺

        盘膝而坐于朽坏的阵法之上,万物剑心释放开来,瞬即感受到地宫世界的万物律动,此时已经有至少数十人进入突破阶段了,甚至有几人已经接近完成,虽然只是缔结三层以内的灵海,但一旦踏入星御境,战力将非同小可。

        天亮时,云层雾霭渐渐消散,一道火红遍布十里之遥,十分璀璨夺目,第一重灵海之下盘旋着另外五重灵海,一共六重灵海震动着整个位面,甚至也格外的引人注目,苏颜饮下了至尊灵液,注定在灵海的造诣上要胜过他人,尤其是现在,就连朱雀少年、阮天炀、东方宸等人也还没有完成第六重灵海的缔结,而苏颜却已经快要完成了。

        “有人来了。”莫离传音。

        “交给我。”

        我轻声道了一句,脚下灵力急旋而起,九马画山绝术爆,整个人瞬即腾空,脚踏烟云步法,短时间飞行,一步百丈的跃上了附近的一座陡峭青峰,整个人矗立在在数十丈的山头上,目光开阖,迎向对手,来的不是别人,是云国皇室的两名高手,体内涌动星空符力,已经提前踏入星御境,而且胸口有三层印记,均是缔结三重符海的星御境符修。

        “二位,有事?”我问。

        其中一人手握阔刀,嘴角扬起,笑道:“自然有事,在这一方天地内汲取原始灵力,已然缔结出六重灵海的人是谁?”

        “你们管得着?”我笑问。

        另一个手握战矛,冷笑一声:“如果我云国皇室想管,那就管得着了,我认识你,步亦轩,斩石舫、败九皇子,你好威风啊,如今居然会同行者护法,那缔结六重灵海的人想必就是拥有二品天火剑心的百圣盟苏颜吧?”

        “是,又怎样?”

        “不怎样,阮天炀公子法旨,命令你们立刻离开古殿,这一方灵气不属于你们灵修世界,奉劝你一句,立刻离开,以免自误。”

        我不禁笑了:“原来是逃跑公子阮天炀啊……”

        “你说什么?”两人都面色一沉,浑身星空符力爆:“你找死吗?”

        我手掌轻轻一划,在虚空之中拔出一柄璀璨利剑,正是月刃,浑身灵力迸,函牛之鼎、太皓真经的磅礴力量流动,道:“你们来不就是为了杀我、破坏小颜缔结灵海吗?来吧,既然是这样就别废话了,我会让阮天炀知道,灵修世界不可欺!”

        “好一个灵修世界不可欺!”

        手持战矛的星御冷笑:“看来你确实不知天高地厚,连境界之间的悬殊都不懂的人,没有资格活在这世上,更不需说什么得窥大道了。”

        我看着他们,反正不着急,拖延时间就是为苏颜争取时间,笑道:“你们两个只缔结了三重符海的废物在这里谈什么大道,真有意思,就不怕别人笑掉大牙吗?我倒是想奉劝你们一句,立刻滚开,以免自误,我一旦出手,就不会留情了。”

        “是吗?那就让我们两个看看不留情是什么样子的。”

        两人暴喝,体内浑厚的符海力量席卷开来,确实有些惊人,终究是正宗的星御境,剑陨魔窟内的机缘是外界不能相比的,灵修世界过一般的星御境高手其实都只是单方面的燃烧自身潜力,缔结出一重灵海就已经耗尽灵秀底蕴,无法缔结第二重了,这种星御被称为伪星御境,顾名思义,战力远远不及堂姐、石冼那样的正宗星御境。

        而眼前这两人虽然只是三重符海,却也算得上是正宗的星御境了,在浑厚的符海加持下,所有术法都会威力加倍,不容小觑,他们大咧咧的代表阮天炀来踢场子,想必是有一点本事的,否则也没有胆量来这种地方。

        “领死!”

        战矛裹动一层密集金色符文横扫,刺透了虚空,星空符力爆,有种即将蒸一切的恐怖气势,并且隐隐然有巨象吼声,这少年的身后浮现巨象法相,金铸一般,用的是一门类似于象形术的绝术,云国皇室果然人杰众多!

        这一击不简单,我几乎瞬间就将函牛之鼎催谷到了巅峰境界,巨大的古鼎嗡鸣不绝,遍布于四周,表面有古文浮现,浑厚敦重的气息几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的万物剑心每补全一部分,各种绝术也会自行补全、增进一部分,威力一步步的增强,过自己想象。

        “当”

        剧烈无比的铿锵音爆,云国星御少年志在必得的一击却被函牛之鼎给硬生生的震退了,象形隐隐然有摇动的迹象,而另一名少年则暴喝一声,阔刀横空,化为数十丈的巨刃,席卷着一重重符文缔结的气浪,似乎把三重符海的力量都祭出了,要把我连同这山头一起给劈开来。

        体内一股绝强力量爆,一缕印记振动、咆哮,正是战伐诀真解的奔流劲!

        几乎就在我扬起月刃的那一刻,瞬即带出了一道滔天巨浪,裹挟着通天彻地的磅礴力量,笔直轰向对付的阔刀,一时间轰鸣声连连爆,就连山峰上空的云层都受到了冲击,飞快波动席卷起来,很有几分波谲云诡的异象。

        天御境,正面碰撞星御境,丝毫不落下风!

        万物剑心通明,有洞悉万物之能,虽然说残缺,但洞悉眼前这两人的攻击还是很轻松的,毕竟他们只是缔结了三重符海罢了,对法则的参悟却远远不及我,他们所催的力量的本源我是可以一眼看透的,继而击其弱点,占据绝对有利的地位。

        “还想逞凶?”

        手持战矛的少年怒吼,矛尖一抖,身躯腾空,符文暴涨开来,滚滚的雾霭缭绕起来,就在那些迷雾之中忽地破风声不绝,数十道凌冽无比的巨大矛尖轰了下来,好家伙,刚入星御境就能催这种几乎可夺天地造化的攻势,云国符修确实强横,难怪能在整体实力上力压灵修界。

        “让本少爷看看灵修如何不可欺!”

        他张狂怒吼,数十道矛尖裹着烈火镇压下来,让我脚下的山峰瞬间就有一种即将要崩碎开来的迹象,不过在我继续撑开函牛之鼎的场域之后,硬生生的镇守住了这座山峰,巨大古鼎萦绕在山体周围,力量惊人!

        “铿铿铿”

        火光四溅,照亮了苍穹,函牛之鼎越的敦厚,将火热矛尖攻势一一碾碎,而自身也出现了一缕缕龟裂,即将抵挡不住了,终究是星御境的狂攻,与我的天御境之间的力量本质上有着云泥之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若不是有万物剑心镇守元神,怕是我已经败了。

        不能一味防御了,反守为攻!

        “铿”

        函牛之鼎瞬即崩碎,就在崩碎的那一刻我拔地而起,月刃爆出惊天神威,无数道剑意凝聚,炼化为一剑一世界的剑气斩杀向眼前的云国少年。

        “来得好!”

        他低吼,浑身星空符力凝聚,形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金茧,承受了一剑一世界的多次斩击之后,金茧开始皲裂开来,他已然受伤了,口角溢出鲜血,啊啊的怒吼一声:“张万天,你还不动手?!”

        背后有狂啸声,手持战刀的少年动猛攻,战刀横扫,星空符力迸,形成了一股绝强的气势,将几道突起的小山峰轻松斩断,带着横扫一切的威势劈向我的腰部,似乎是作势想把我一击腰斩,好狠!

        我心头一寒,不能持久战了,须战决!

        月刃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破灵战矛,战矛光辉暴涨,化为一抹巨大的血色吞噬了手持战矛的少年身躯,直接攻击灵魂,他的惨厉吼叫声十分清晰,整个人化为一道闪光坠落远处的山脉之中,不死也重伤了。

        返身,祭出兵铸山横扫,一座充满神圣气息的兵器古山出现,生生的撞击在对付的战刀之上,铿铿之声不绝,兵铸山强势镇压,这星御境的少年也抵挡不住,十招内就已经吐血,下一招直接致命,破灵战矛横穿而过,在他的胸前留下了拳头大的血洞。

        “嘶……”

        尸体坠入雾霭缭绕的山崖之下,撕开风浪,这种人在云国皇室也应该属于天才的一列,受到极大的重视,但如今却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里,又能怪得了谁呢?

        重回山峰之上,万物剑心探查周围,我皱了皱眉,感应到了阮天炀的气息,他的突破度好快,已经开始凝聚第六重符海了!

        此外还有一些云国、灵修高手也一样,在我的万物剑心探查下,他们的灵海层次一览无余,有不少人已经在缔结第五重灵海,疯狂汲取周围的原始灵气,但显然很多地方的灵气已经相当稀薄,不够用了,接下来将会是一场相互夺取机缘的大战!

        ……

        就在这时,一股无形意志忽然在空间里暴躁起来,紧接着万物剑心就感受到一缕凌厉,“咔嚓”一声,十里外一人倒地,双目茫然,头颅已然落地了,血液喷洒出很远,空中的四重灵海开始涣散,生命气息即将消失。

        这人是洛言的人,洛神河域的一位天才,就这么陨落了,连被谁杀死都不知道。

        “哧……”

        又是一声,白光闪过,意志规则的力量再度斩杀了一人,是云国沐王府的一位天骄,一位已经缔结出五重符海的天骄,身在一群少年天才的保护下独取一份机缘,但却惨烈的陨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