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天龙劫 第三章 圣兽大人
    张仲军没有丝毫惊异,反而咧嘴露出笑容,很是恭敬的行礼说道:“是前辈您救了晚辈吗?晚辈谢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呱!你怎么活过来了?老子没给你施展复活术啊!”大青蛙先是指着张仲军大吼道,但不等张仲军反应过来,大青蛙就拍拍脑袋自言自语起来:“等等,等等,我之前施展了什么法术啦?妈蛋!这身体的脑容量太小就是麻烦事!刚才还施展过的,一下子就忘了!”

    “等等,等老子仔细想想!”大青蛙说着,再次变出雪茄,自动点燃,然后就叼着雪茄一边抽,一边背着爪子的绕着张仲军踱步起来。

    张仲军没有吭声,很是安静的坐着,目光随着大青蛙移动,心头满是惊喜,对于有个不俗的家庭的张仲军来说,那些圣兽的传说并不陌生,他也一直都把这些故事或者传说当做真实存在的,在他的认知里,眼前这个会说话,会和人一样的举动,能够变出稀奇古怪的玩意的大青蛙,就是圣兽。

    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这毒雾深渊下藏着一只圣兽,不要说官府了,就是那些平民,都会尝试着进入这毒雾深渊寻找圣兽的!

    “不知道能不能拜这位圣兽前辈为师呢?既然这位圣兽大人愿意救下自己,那么肯定也愿意教导自己修炼的吧?没错,就算没法拜师,让圣兽大人指点一下,自己也肯定受益匪浅!说不得就能突破炼体三重的瓶颈!自己之所以死,不正是让人觉得是个废物吗,如果有圣兽指导,那自己这块废物就有极大的可能变废为宝。”

    张仲军脸上依旧保持着恭敬的神态,心里面却激动万分起来,手指几乎把大腿都给捏肿了。

    “不行,我不能激动,父亲曾告诫过,做任何事都不能激动,我一定得镇定下来。”张仲军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呼吸,心情慢慢平静下来了。他再次保持标准跪坐的姿态,一边小心注意着大青蛙的动作,一边仔细的窥视着四周的情况。

    这一偷窥,他眼中惊奇神色更浓了,白玉铺就的平台上还有那些极为珍惜的水晶杯和那不像玉不像木头白色的凳子椅子,以及那两个黑色的奇怪箱子,当然还有那奇怪的发出太阳光的玩意,而毒雾就被这太阳般的光芒阻隔在外。

    那圣兽大人嘴巴咬着的木棍一样点燃以后还会冒烟的玩意也很奇特。

    张仲军虽然好奇万分,但也没有特别在意,反而恭敬的等待着大青蛙问话,毕竟这只圣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他还想拜圣兽为师呢。

    只是张仲军很快就涌起一股沮丧的心情:“唉,父亲虽然从没有下断言,但张叔这位父亲的左臂右膀却说过自己根本没有修炼资质。自此以后父亲就不再逼迫自己修炼,也不再让自己吃那些苦涩的药汤,这说明自己真的没有修炼资质,这样的情况,圣兽大人会有办法解决吗?”

    “圣兽大人对你已经有救命之恩了,还敢苛求它解决修炼资质问题?张仲军你胆敢如此做,真是太贪得无厌了!”

    想到这,张仲军的心彻底平静下来,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不给别人找麻烦,之前见到大青蛙后,忍不住幻想着得到圣兽大人的指点解决掉自己修炼资质的问题。但多年的失望又让他直接把这念头丢掉。没有上进心,是府邸里那些长辈一脸恨铁不成钢神情对自己的评语。

    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资质如此差劲,他也不想让关心他的亲人为他的事苦恼,没有上进心就没有上进心好了,这样父亲和月儿姐姐也能轻松许多呢。

    看看这百米外就是一片浓黑毒雾的场景,张仲军又多了一些忧伤,这里是万丈深渊,就算没死,但想要出去也是难如登天,如果不能快点出去,月儿姐姐应该会很伤心吧。

    大青蛙嘀嘀咕咕的走着,但它的身躯突然停住,雪茄再次掉落到地上。

    张仲军怎么说都只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的十四岁孩子,虽然有着自己的想法,但也有小孩子心性。

    看到那冒烟的木棍滚落到自己面前,他不由得有些好奇,但不敢碰触,只是一边看着大青蛙,一边偷偷的喵一下那根雪茄。

    “呱!我靠咧!刚才老子我施展的不是夺舍大法,而是他娘的生命共存大法!也就是说,老子以后的老命就跟这个扑街仔链接在一起?!这凡人的小命也太短了,老子可是亏死啦呱!”

    “不行!不行!老子可不想把老命分给这扑街仔!得让这扑街仔突破凡人达成永恒才行!不然老子可真是亏死了!”

    “嗯,不能把这话说出来,免得这扑街仔有了依仗反过来威胁老子!老子该怎么怂恿这扑街仔努力修炼呢?这扑街仔这么大了居然才炼体三重,真是垃圾啊!”大青蛙盯着张仲军,脑子里各种念头闪动个不停,但始终没有说话了。

    张仲军也不吭声,只是看着看着,他就研究起大青蛙的身形外表来。

    “哇,这位圣兽前辈的肤色好漂亮哦,白的地方雪白得如白玉,绿色的地方绿得像翡翠,光滑中带着光泽,真漂亮。”张仲军满是感慨。

    大青蛙是啥人,第一时间就看出张仲军眼中流露出来的神色,那里面没有丝毫惊异,更没有惊恐,有的只是好奇,这让见多识广的它都忍不住一愣。

    大青蛙嘴巴一吐,一张漆黑的华丽大班椅就这么出现,然后它蹦上去,翘着二郎腿,再次吐出一根雪茄,吐口烟后,斜着眼睛问道:

    “小子,你叫啥名字,怎么掉落到这地方来了?现在外面是啥年月?统治天下的是谁啊?”

    张仲军眼珠子在椅子上仔细观察着,嘴里恭敬的说道:“前辈,晚辈叫张仲军,是龙石郡左风县张家子弟,现在是嘉德54年4月初三,嘉德皇帝在朝。”

    除了掉落到这毒雾深渊的原因,其他的都说得清楚了。

    “皇帝?难道这个世界没有修士存在?”大青蛙也有了一丝疑惑。不过不以为意的说道:“小子,想不想要修炼啊?可以让你成为这个世界最牛逼的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