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独步天途 > 第十七章 朝廷使者

第十七章 朝廷使者

        “哎,听说郡守大人雷霆大怒,把县令大人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且还把伯爵大人的护卫直接下狱了,没想到郡守和伯爵大人的关系这么好呢。”一个守卫懒散的说道。

        另一守卫不屑的说:“笨蛋,想想伯爵大人遇刺,咱们居然没有得到命令封城大搜,伯爵大人遇刺重伤昏迷中,郡守居然把伯爵大人唯一能够调动的护卫都给下狱了,这代表着什么?要知道伯爵大人的护卫,可是只有朝廷下令才能抓捕的,再说这可是伯爵府的家事,如何处罚护卫不力,是只有伯爵继承人才能做决断的,郡守大人可是僭越了哦。”

        “不是伯爵府少主失踪了嘛,伯爵府这么乱,郡守大人帮忙处罚护卫不力的事,应该不算什么吧?毕竟郡守和伯爵可是同年啊,郡守可没少到处宣扬的。”那名守卫有些疑惑的说。

        “切,别忘了郡守才是子爵,而伯爵大人是伯爵啊!反正我就觉得郡守对伯爵府那边恶意深沉啊,不但没有派人去找伯爵府少主,更是没有下令封城搜捕刺客,你看着吧,等朝廷的使者抵达了,郡守肯定会出问题的!”

        “没你说的那么玄乎吧?既然你都看得出,郡守真要有问题的话,他不会懂得遮掩一下?哪儿会这样大咧咧的?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谁知道呢,这里面的水深得很,不是咱们这些小瘪三能够理解的。”

        两个城门卫就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的非议郡守和伯爵,大大咧咧的没有丝毫遮掩,可不但他们两人不以为意,那些进出城门的各色人等也没在意,甚至他们也趁机互相探讨一下。

        帝国规定,不以言论罪人。但规定是这么规定,遇到脾气暴的修士,却会直接毁城灭口的。

        虽然这样的修士绝对会被朝廷追杀,但因为有他们存在,天下官民,对修士的事根本不敢掺和,但对官员贵族甚至皇室成员的闲话,却是极为敢说的。

        就这时一名背插靠旗的骑兵策马从官道那儿冲向了城门,一边拿马鞭狂抽坐骑,一边大声吼道:“让开!让开!”

        “妈蛋!是传令骑,快,你们不想死的就赶紧让开!”城门卫一见那骑兵出现,就赶紧呵斥那些进出城门的人。

        城门口的各色人等都非常懂行,城门卫还没开口,他们就躲闪到两旁了。

        骑兵轰隆隆不停歇的冲入城门,年轻的城门卫遮掩了一下灰尘,然后吐口口水:“呸!传令骑就是嚣张!”

        “好了,赶紧过去站好岗位,传令骑都来了,朝廷的使者也肯定要抵达了。”一个年岁略大的城门卫没好气的说道。

        那个守卫一边朝对面的走去,一边朝大路那边张望的嘀咕着:“果然,远处已经来了一大票骑兵护着一辆马车呢,哎,不是说朝廷使者都是驾驭飞禽或者御剑飞来的吗?而且都会有彩霞伴同的啊,怎么跟普通人一样的坐着马车来啊?”

        “别废话!驾驭飞禽或御剑的都称为天使!他们驾临的时候,所有官民都得提前出城十里跪拜迎接的!而现在来的是使者,没那么多牛逼处!没看到郡守县令这些大人都这时候才赶来吗?!”有些岁数的守卫没好气的低吼。

        那守卫回头朝城内看了一下,果然,衙役已经开始清街,一队全幅武装的城卫也跑步过来,最后面是一票穿着官服的人拥簇而来。他吐吐舌头,握着长枪昂首挺立,摆出一副威严模样的当起了雕像。

        距离左风县城不远的官道上,数十名骑兵护卫着一辆略微有些豪华的双马马车缓缓前行,帝国旗帜就在马车上方迎风飘扬着。

        只要不是白痴,看到这旗帜,都会躲闪到一边去。

        这是朝廷派出来的使者,不同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使,降临之时,要么是天功封赏,接待人一步升天,要么就是灭族大罪,接待人一步堕入地狱,没有其他例外。

        而这种坐马车的使者,是由其他官员担任的临时职位,在没表达来意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接待人也可以动用各种手段来获得符合自己利益的结果。

        所以,一些自认根基深厚有能耐的人,并不怎么搭理使者。

        大家都理解这点,所以护卫的骑兵就有些懒散,赶车的车夫也很随意。

        马车内,一个像是土豪富绅,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正笑眯眯的端着一个小茶壶,时不时吮吸一口。

        而边上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一边给富绅打着扇子,一边尖着嗓子愤愤不平的嘀咕道:“大人,这龙石郡的人也太过分了,您可是……”

        “哎哎,咱家现在就是个朝廷使者,前来探望振军伯张然峰的,他们怎么招待和咱家没关系呢。”中年人摆摆手语气爽朗的说道。

        “哎,大人,不是奴婢多话,振军伯遇刺,朝廷震怒,军方也震怒,可为何不论是振军伯爵府还是龙石郡,对刺客的事都含糊过去了?而且奴婢听闻,振军伯爵的独子居然失踪了,而且这伯爵府的继承人一失踪,伯爵大人就遇刺昏迷,现在所有人都只关注振军伯爵的安危,根本没人去找那位伯爵府继承人,这里面是不是……”小厮少年,一边打着扇子,一边靠前一点,小声的问道。

        “小德子,你这小子还真是消息灵通啊,振军伯爵的修养之地距离天京如此遥远,你居然还能及时得到消息啊。”白面无须的中年人笑眯眯的看着小厮说道。

        “嘻嘻,奴婢还不是多得大人您支持吗?”小德子没有惊慌,反而有些娇笑的说道。

        “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让咱家看看你对分派给你的部门掌控得如何。”中年人淡然的说道。

        小德子立刻脸色一绷,严肃的应了一声是,略微沉思后说道:“奴婢以为,刺杀振军伯的刺客,是张伯爵那已去世的伯爵夫人背后影门残党所为,当年的事我们都清楚,所以知情人才根本没有费功夫去追捕刺客。”

        “嗯,那么振军伯的世子失踪的关系呢?”中年人不做评论吮吸口茶继续问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