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天龙劫 第二十二章 父亲
    县令还傻愣傻愣的不明就里,郡守的身子却已经激动地颤抖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吾知道天使为何对振军伯另眼相看了!只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吾就惨了,没想到居然掺和到这种事情来,避免不了要被调回天京坐冷板凳了!不行,既然恰好参与进来,怎么都得把坏事变好事,吾在天京的关系网得全面运作起来才是!”

    有了决定,郡守也顾不上亲眼目睹机密的震撼,开始绞尽脑汁想着自己该寻找什么人帮口托话,才能把不久后的坏事变成好事!

    “振军伯真是忠于陛下,勤于王事,实在是天下臣工的榜样啊。”李慕德感慨道,同时手一挥,张然峰手掌中的护腕就此消失。

    “哎,只是这次失败,以前展开的进度就只能重新开始……”张然峰黯然的叹口气。

    “振军伯不需如此介怀,这种征服之事谁也无法保证一切顺利的,胜败乃兵家常事。陛下对此表示振军伯以后虽然需要安心静养,但还得抽出精力来负责那地方的征讨。”李慕德忙安慰道。

    “陛下……!臣拜谢陛下圣恩!”张然峰听到这话,立刻激动得想要起身跪拜,小德子忙晓事的准备帮忙。众人都很理解,臣子最怕的就是手中权力被收走,现在振军伯就算静养都还能负责那个地方征讨事宜,所以权势根本没有消失多少!也难怪张然峰如此激动了。

    县令和郡守都在猜测征讨的地方是哪儿,毕竟都没听过朝廷对外开战,也没外敌入侵,可谓是天下承平多年了,但他们也只能在脑子里猜测,不敢表现丝毫。

    而就在这时刻,张然峰突然呆滞了一下,脸蛋红黑白之间急剧转变,再然后居然涌泉一样的喷出一股鲜血,浓郁的血腥味直接就压过了房内的药味。

    血液在李慕德面前像是被什么阻挡一样,被牢牢挡在他身前一尺的地方。

    李慕德脸色铁青的一跺脚:“该死的畜生!居然下了暗手!”然后直接扑上前去,把手心按在整个人飞速老化的张然峰后背,并且吼道:“振军伯!撑住!”

    “李公,可怜我儿,还请李公……”已经衰老得如干化橘子皮的张然峰,看着李慕德哀求的喃喃道。

    “振军伯,你儿子回来了,一点事都没有!就在咱家马车上,咱家这就让他进来!小德子!”李慕德急切的吼道,而小德子则瞬间闪到房门,飞速打开,再瞬间消失。

    让呆立一旁的郡守和县令更加呆立,那狗腿的小阉宦居然有如此能耐?这速度应该是练气九重以上吧?

    听到李慕德的话,张然峰眼中闪过一丝欢喜,但在又喷出一口血后,哀伤的对李慕德说道:“还请李公收吾儿为义子。”

    郡守和县令对视一眼,暗自佩服,虽说天使人人畏惧,但天使毕竟是阉人,有点骨气的都不愿意和天使拉扯上啥亲属关系。

    而振军伯现在不顾这脸面要天使收为义子,肯定是想到他去世后,那被称为废材的儿子,会被各色人等欺凌。

    名声肯定不好听,还可能会被天帝猜忌,但对那个废材世子来说,却荣华富贵有了保障.天使的义子,谁他喵的活得不耐烦敢去招惹啊!可见振军伯为他那个唯一的儿子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李慕德脸色闪过一丝惊喜,堂堂伯爵世子居然成了自己的义子?

    要知道他们在成为阉人一天,就被剥夺了宗族姓氏,像李慕德这样的天使,没少偷偷用秘法寻找自己的血亲,但就算找到都不敢相认。

    而李慕德更是根本没血亲存在,想要死后有人拜祭,只有立下巨大功劳,得天帝许可,认养一个儿子来继承香火,这也是也是天使们全力以赴执行天帝意志的原因之一。

    这种许可非常难以获得,但如果是像现在这种,振军伯临终托孤,请求李慕德认张仲军为义子的情况,天帝会看在双方的功劳和情谊上,默许这样关系成立!

    义子虽然不是继承香火的养子,但按照规定,张仲军以后的庶子中,必须得有一个来继承李慕德的香火!那继承香火的孩子,就是李慕德的嫡孙!拥有贵族血脉的嫡孙!没人敢喊啥阉宦之后!

    知道张然峰给了自己一个多么贵重的厚礼,李慕德激动得咬牙切齿说道:“放心,只要咱家在一天,没谁能欺负咱家儿子的!”

    张然峰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再然后大吼一声:“陛下,请恕臣不能再为陛下效力了!”然后眼睛一闭,脖子一歪,整个人就没了生息。

    郡守和县令正准备准备前来致哀,就惊愕的看到,张然峰那干巴巴的头颅眉心处,冒出一颗指头大,晶莹剔透的蓝色珠子,珠子内包裹着一块黄绿色交杂着的一块泥土样的玩意。

    只是还没看清,那珠子就给李慕德收走了,县令不以为意,只是保证着自己满脸的哀伤。

    而郡守则在心中惊呼:“居然是传说中的世界珠?!振军伯居然掌控着一枚世界珠?!难怪会受到天帝和天使的另眼相看!”当然,不论郡守心头如何的震撼,脸色神色也是哀伤一片的。

    至于振军伯的弟弟们?他们还缩在墙角,自顾自的享受着子侄们的嘘寒问暖呢。

    另一边,张仲军所在的马车被静静的安置在车库里。

    张仲军竖着耳朵聆听一下,发现没有动静了,才掀开车帘的跳下来。

    他本来想要直接前去拜见父亲,只是才走两步,看看自己身上那破烂的衣服,再想想以前鸡毛蒜皮都要教训自己一顿的叔父们,摇摇头转身朝自己的居住处走去。

    这本就是张仲军的家,自然熟门熟路,只是一路来让张仲军有些疑惑,外门的守卫不见了不奇怪,都去招待那些骑兵去了。可内门的守卫嬷嬷怎么也都不见了?就不怕下面不懂事的仆人走进内宅,冲撞了女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