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天龙劫 第二十三章 家事
    怀着这样的疑惑,张仲军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看着这如同小军帐的庭院,张仲军不由得涌起一丝的怀念,自懂事以来,他就被要求以军营的方式独自居住。

    当张仲军踏入庭院的瞬间,身上的气息立刻变化,使得在他头顶逍遥的大青蛙,都忍不住愣了一下:“呱呱!不是吧?这扑街仔居然一下子从顽劣小子变成一个久经沙场的铁血军人?气息转变怎么可能如此快捷?难道这货以前那种顽劣表现还真是装出来的?可老子怎么感应都觉得是发自本心的呢?真他喵的奇怪啊!”

    张仲军随意把玩一下院子里摆放着的各类兵器,眉头很快皱了起来:“这兵器真不适手,怎么以前没觉得?”

    “呱呱!白痴!你现在是从练气一重退到炼体五重,而且还随时作用着九倍重力的牛逼货,以前是什么?当然会觉得不顺手啦!”大青蛙又在张仲军头顶蹦跳叫嚷起来,只是可惜,它的声音落到张仲军耳中却全是青蛙叫。

    张仲军下意识的想要把大青蛙从头顶弄下来,不知道怎么的,之前他和大青蛙调笑,任由大青蛙在自己头顶吃喝玩乐,都没有丝毫的不适,可进入这自己成长的院子,却有些不乐意了。

    但手才刚伸出去,却想起那是自己的师兄,自己的授业恩师,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张仲军收回了手。当前还是赶紧回房间换衣服,然后去拜见父亲吧。

    只是这时,一个怯生生的叫唤响起:“是,是少主吗?”

    抬眼看去,是自己的贴身侍女,张仲军不由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点头说道:“是我,慕容姐姐。”

    而大青蛙已经直立在张仲军头顶,嘴巴张开,舌头伸出,眼睛瞪得大大的,好一会儿才猛吹口哨的蹦跳着大喊:“呱呱!美女!超级大美女!呜呜,感动啊!老子终于又见到漂亮可人的人儿啦!果然脱离毒雾深渊是最好的选择啊!感觉老子都开始激情四射,年轻了一百岁啊!”

    大青蛙叫喊完,嘭的一声,换上了一身燕尾服,嘴巴也叼着一朵玫瑰花,彬彬有礼的弯腰行礼,语气磁性的说道:“美女,等下有空没有?陪咱一起共度美丽的烛光晚餐如何?”

    大青蛙的言行举动等于抛给聋子瞎子看了,别说他自己把自己给屏蔽了,那个慕容姐姐根本看不见它,就是张仲军也只是感觉到头顶的师兄乱蹦乱跳呱呱叫得更欢而已,至于这表达啥意思?他还真不知道。

    那个清纯得如同一朵出水莲花一样的慕容侍女,先是满脸激动,眼眸带泪,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就要抱住张仲军的时候,突然一掉头急切的跑掉,只留下:“少主,奴婢这就去通知夫人!”

    大青蛙和张仲军都被这急转折弄得一愣,不过熟悉自己侍女性子的张仲军倒是不以为意,径自去房间找了一身衣物,更换了起来。

    感觉自己撩妹失败的大青蛙,故意贬低道:“妈蛋!你这货怎么也是伯爵世子吧?怎么居住的地方看着像是穷酸秀才住的?而且除了那个突然跑掉的侍女外,居然连一个仆人都没有?真是过分啊!说出去谁信啊!一个伯爵世子的院子居然如此冷清,居然还得自己更换衣服,自己梳妆打扮啊!”

    张仲军察觉到大青蛙的疑问,不由得笑着解释道:“师兄,不用奇怪我这儿冷清清的,我还小的时候,还有两个嬷嬷照顾,等能够生活自理了,就只有慕容姐姐照顾我呢。”

    “我靠!就算是修炼能力废材也不需要如此苛刻吧?你家老爹不是才只有你一个独子的吗?”大青蛙急切的嚷道,真真是开玩笑了,大户之家不受待见的儿子也没有这么寒酸的待遇啊,更别说一个伯爵府的世子了!

    “是父亲特意要求我如此生活的,说就算我没法修炼,也要锻炼出坚韧的意志和坚强的身躯,掌握基本的生活技能,这样就算以后没法继承爵位,或者被夺走了位置,也能自己养活自己。”张仲军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其实,在这方面我是很感激父亲的,如果这个时候剥夺我一切,把我丢到外面去,我也能存活下来。”张仲军自语到这,突然眼睛一红,不再说什么,加快换衣的速度。

    大青蛙不再蹦跳,蹲坐在张仲军头顶,叼着香烟吞吐起来。在毒雾深渊待的那段时间,它早就把张仲军的底细弄清楚了。

    其实这就是个苦逼的孩子,刚出生,母亲就没了,而懂事时起,就独住一个庭院。

    要不是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时不时陪伴鼓励,严格的军事训练又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父亲始终关注着他,恐怕早就在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没法踏足练气层的修炼废材时,就自暴自弃了。

    以前还觉得张仲军的父亲不尽人意,但现在想想,知道自己儿子没有修炼可能,转而强行压迫他进行凡人军事训练,教导些凡人必须的生活手段,让他脱离世子的富贵生活,过着清冷的日子,增加一丝自保能耐,反而是一种更加深沉的父爱啊。

    或者那个清纯可人的慕容侍女,也是一种预防手段之一呢。自小一起长大,而且还是孤男寡女的,那感情怎么都会比其他人强太多,说不得等到张仲军未婚妻那边出现问题,并且张仲军被剥夺继承资格后,这慕容侍女就是张仲军的人生伴侣了。

    哎,真是用心良苦啊!

    当张仲军焕然一新,正想出门拜见父亲,突然听到一连串急切的脚步声响起,还传来几声急切的娇呼:“夫人小心!”“夫人您慢点!”

    张仲军闻言露出一个无奈中带着温馨的笑容,然后同样有些急切的走了出去。

    大青蛙依旧翘着二郎腿,一边吞吐香烟,一边疑惑的嘀咕道:“这来的就是张仲军这货都不知道怎么评论的继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