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天龙劫 第二十五章 突变
    张仲军被威逼得唯唯诺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嘭的一声,九头身的大美女突然又变成只有三头身的小女孩,并且原来的冷艳高傲全部消失不见,反而娇嗲的扯着张仲军的衣服嚷道:“儿子,以后可不能让妈妈我这么担心了哦。”

    “是是,孩儿以后不会了。”张仲军忙松口气的迭声说道。

    那小女孩还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人影嗖的出现,正是小德子,他先向小女孩行礼:“奴婢见过夫人。”然后扭头向有些发愣的张仲军说了一句:“世子,振军伯状况不好,咱家这就领你前去!”说着不等众人反应,抓着张仲军就嗖的一下子消失。

    抬着手待在哪儿的小女孩,愣了一下,接着一跺脚娇嗲的喊道:“快走!我们也去看看伯爵大人怎么样了。”

    “是!”一片娇呼想起,然后侍女们就拥簇着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离开院子。

    等张仲军反应过来,已经身处父亲寝室外面了,也顾不得去感慨小德子的恐怖速度,直接跌跌撞撞的冲了进去。

    看到床榻上躺着一个瘦得跟皮包骨一样的人,张仲军忍不住睁大眼睛,细细打量后,才赫然发现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以往威武的音容浮现脑中,看看眼前这没有丝毫声息的人干,悲痛充肆了整个心腔,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他大吼一声:“父亲!”跪爬着来到床榻前猛烈的磕起头来,并且一边磕头一边大喊:“孩儿不孝啊!未能见着父亲最后一面,孩儿实在是不孝啊!”说着忍不住淘淘大哭起来。

    大青蛙依旧淡然的待在张仲军头顶抽烟喝酒,只是它突然间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着李慕德。

    他摸摸下巴,狐疑的嘀咕道:“奇怪了,怎么才一会儿不见,这老阉人身上就多了一股奇怪的感觉?这感觉老子很熟悉的,只是怎么想不起来呢?”

    拍拍自己的脑袋,懊恼的说:“妈蛋!这该死的脑容量,有个准确的事物名称或形象,老子还能从核心资料中查找出来,可这只有一个感觉的,老子却根本没法找!谁让老子的核心资料太过庞大啦!”说到后面,大青蛙有些自得起来,直接把对李慕德身上的奇怪感应丢到一边去了。

    那三位张仲军的叔父,见到自家大哥挂了,欢喜的心多于悲伤,三个人眼睛一对视,就准备扑过来哭丧,只是可惜,还不等他们行动,张仲军就冲进来了。

    这可让他们三人如同猫挠了心一样,天使在这儿,张仲军又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以前还有个想头,现在伯爵挂了,世子继位,还真是让人无法反抗啊!

    此时听到张仲军哭诉自己不孝,不由得全都眼睛一亮,可他们三货准备示意自己子侄追究张仲军不孝行径的时候,却被天使李慕德压迫着全部跪下哭丧。

    没办法的他们只好一边跪地干嚎着,一边想着用啥法子打断张仲军继位的可能。

    一阵脚步声伴随着一股淡香传了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串压抑着哭泣的声响跟着过来,不用说,这是伯爵府的女眷前来哭丧了。

    郡守和县令忍不住心头一跳,万分期待的看向大门,不怪他们失态,他们可是见过伯爵夫人那迷人风姿的,虽然知道非礼莫视,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再看上一眼。

    果然,九头身,一身白色袍服的冷艳女子,万众瞩目的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数个同样白袍装扮,但容貌起码下了几个等级的女子,再后面还拥簇着一票白衣侍女,就这么的涌进来。

    李慕德、郡守、县令齐刷刷的向冷艳女子行礼慰问。郡守和县令嘴里还说着:“夫人节哀。”

    冷艳女子只是点点头,自顾自的走向床榻,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振军伯的遗体,神色不变,只是叹口气:“瓦罐难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愿你一路好走。”

    又蹲下拍拍跪趴在地上痛苦涕零的张仲军的肩膀说道:“儿子,节哀顺变,你得坚强起来,以后的麻烦事还多着呢,你老娘我暂时还真照顾不上你了。”

    说着起身一甩衣袖,留下那些跪着哭丧的侍妾,带着她自己的贴身侍女就这么离去了。

    对于这让人目瞪口呆的一幕,李慕德一脸淡然,而郡守和县令和伯爵府三位爷,以及子侄还有伯爵侍妾们全都傻眼了,一时间房屋内一片寂静。

    只有大青蛙在蹦跳:“呱呱!老子之前还觉得奇怪呢,成婚近乎十年的伯爵夫人为毛还是处子,原来只是挂个虚名的假夫假妻啊!所以伯爵一挂,这伯爵夫人立刻表露态度了。”

    “太过分了!怎么会如此不守……”三个伯爵府的爷一脸气愤的想要跳起来叫嚣,但给李慕德一个眼神扫下去,直接被压得重新跪下不敢吭声。

    张仲军望着白衣女子的背影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嘴唇抖动了几次,最后始终没有说话,只是化作一声叹息,回头看着父亲那瘦弱的脸庞,一时心情杂乱得脑袋都要爆炸了。

    在这一片寂静中,大青蛙则在兴奋表现自己的马后炮:“呱呱!你小子是不是早就发现他们夫妻不对劲了?他们根本不像是夫妻的样子啊?是不是他们从没有一起出现在过你的面前,甚至他们夫妻结婚这么多年还始终分院子居住的啊?”

    “也难怪哦,你看你那继母,平时的时候都是三头身一副小孩子模样到处蹦跳,而一变九头身的时候,那又是女王范,实力强得逆天,你那老爹还真不可能拥有一个这样的妻子呢!所以你这敏感的家伙,对这些都有着了解,因此遇到你那继母在这样重要时刻摆出这幅招仇恨的样子,你也能在震惊一下后,就非常轻易的接受这个事实了。”

    也亏大青蛙现在的叫声,落在张仲军耳中全都是青蛙叫,虽然叫得他有些心烦意乱,但还没能因听懂大青蛙的话语而恼怒得一巴掌把大青蛙给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