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天龙劫 第三十章 圣旨到
    张仲军狐疑的用意识碰触一下脑海的珠子,急迫想要进入,甚至还感觉珠子也很欢迎自己的意识,但外层那层莫名阻挡的力量,却让他的意识根本没法有丝毫进入的可能。

    虽然有些不爽,但张仲军也习惯性的不做探究,只是在他意识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那珠子猛地一震,然后三粒乳白色的小珠子就出现在脑海里。

    张仲军意念一动,这三颗珠子就直接出现在他手中。

    大青蛙摇摇头:“妈蛋,这蠢货,都没搞清楚行情就从世界珠那里拿贡品了,而且还一次拿了三枚元珠,权力这么大,以后你的责任可更大啊!”

    张仲军傻冷的盯着手掌中的珠子,这珠子他熟悉,都吃了不知道多少颗了呢,就是自己师兄说非常珍贵的元珠啊!

    张仲军欢喜起来,之前自己还苦恼怎么去寻找元珠来给师兄恢复、提升自己的实力,没想到这就来了。

    难道那颗蓝色的包含着小泥块的珠子可以生产元珠?这不是等于得到一只下金蛋的鸡吗?

    张仲军立刻舔着舌头的重新进入脑海,准备看看还能不能弄出元珠来。只是在他意识的催促下,那颗珠子只给他一个回应:“每月的今天3粒元珠。”

    这让张仲军大失所望,一个月才给3粒元珠啊,真是好少呢。

    如果让懂行人知道,绝对会把张仲军给虐死的,一个月3粒元珠是一笔多么巨大的财富啊!居然还嫌少?!

    之前吃元珠根本没考虑过数量的张仲军,自然会嫌少,所以他想都没想,直接把三颗元珠递给大青蛙:“师兄给你,那颗珠子能够每月产出3颗元珠,全都给师兄你用来恢复了。”

    大青蛙也不客气,舌头一卷,瞬间就把三颗珠子吞进肚子,它还撇撇嘴:“给老子吃最好,反正就这么点元珠,让你吃都是浪费,没有10颗元珠,你都别想从炼体五重升到六重。”

    这事弄完,大青蛙也不蹦跳了,乖乖的趴在张仲军头顶,显然是在进行吸纳元珠的力量。

    而张仲军又呆滞的跪坐着,脑袋开始昏昏沉沉起来。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整个府邸被毁,府内的人也差不多死光,府外的佃农和外派的管事却也还在。

    他们察觉到伯爵府的不妙状况,大多直接卷了资金弃职逃走,要么就和其他权贵眉来眼去。当然,也有些真正忠心耿耿的人存在。

    如果没有圣旨抄家,就算振军伯被剥夺爵位贬为庶民,那些管事、仆从、佃农也没法脱离张家,他们不是家生子就是签了死契的。

    要是爵位被剥夺,张家就没法保住这么多的产业了,一大票的权贵都流着口水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块肥肉呢。郡守的冷漠表现,甚至连和伯爵府有婚约的郡内大族苏家都无视丧礼,给这些不知情的小权贵们,带来太多的暗示了。

    可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绝,万一来个让张仲军继承爵位的圣旨呢?于是吩咐自己的管事、仆从,带着各种物资,络绎不绝的涌向伯爵府这个巨大的灵堂。

    拜见张仲军后,那些管事也开始指挥起仆从忙碌起来,人手的增加,特别是张仲军不缺钱的支持下,灵堂一下子紧紧有条,准备法事的法师们,也被请到一边等待。

    圣旨还没到,不能做蘸事。不过随着头七的限期即将到来,到时就算圣旨没到,棺木也必须要下葬。只是这样一来,耽误了父亲的蘸事,张仲军就必然和朝廷不共戴天了。

    这种逼人造反的事,朝廷不会做的,圣旨绝对会在头七前赶到的。

    张仲军不缺钱,别忘了大青蛙这货可是拿着储物戒指搜刮了伯爵府废墟中的所有值钱的玩意。

    振军伯怎么都是个领兵的伯爵,这么多年经营下来,不说超级巨富,但钱财肯定不会少的。

    且不说正妻啥的,单单他的那些妾室也都是大户人家的女儿,携带来的嫁妆,还有平日里攒的私房钱,绝大部分都放在她们居住的院子里的,即使房屋倒塌,金钱被埋在地下,也逃不过大青蛙的搜刮。

    十立方米的储物戒指居然都快装满了,再想想以大青蛙的眼光和挑剔性子,除了金银铜钱这些直接的金钱外,其余可都是很值钱的古董珍宝之类的。可以说除了田地仆从等不能带走的财产,伯爵府这么多年存下来的家底几乎都进了张仲军的储物戒指内。

    弄出一个隆重的丧礼绝对没什么问题。

    伯爵府灾变后的第五天,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穿华丽服饰,年轻俊美的青年,就这么脚踏一把金光闪闪的飞剑,大咧咧的从天际压着左风县墙头朝伯爵府遗址缓缓飞来。

    一看这么拉风的场面,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脚踏飞剑的人是啥身份,一路来,官民全都跪在地上高呼:“恭迎天使!”随着喊叫声和那招摇的天使飞过,没一会儿功夫,整个左风县城就剩下一连串恭迎天使的高呼中。

    早早赶来的郡城官员,以及失去了县令的县城官吏,全都在郡守的带领下,屁颠颠的朝伯爵府遗址跑去。

    此刻大家都有些心神不定,振军伯府死的死走的走,就只剩下张仲军这个废材世子存在,想要剥夺振军伯的爵位,只需要派来一名朝廷使者就行,根本不需要出动天使这样的大能。

    天使如此招摇的出现,恐怕天帝是想给振军伯誉赞了,说不定还会赐个字当谥号,要是赐个牛逼的字,那可真真牛逼了,只要后代不造反作死,整个天下都将无人敢动!

    只是这样一来,大家就苦逼了,全都有些埋怨的偷撇着郡守大人,谁让这些天来这郡守大人都故意做出冷漠的样子,居然连吊唁都没去过一次,官员们自然有样学样,直接当那一大片的灵堂不存在了。

    可谁想到事情居然出现反转呢!若是伯爵府因祸得福,反而得到重重的封赏,那他们就真真是给这郡守给坑死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