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天龙劫 第六十二章 断门五虎
    烈日下,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行走在这一望无际的黄沙中。

    只是他们行走的轨迹很是怪异,一时往东走了十数里,一时又往南走上十数里,完全是在走着一条弯曲得过分的前进路线。

    两个人的身形一样,都是近乎两米,非常彪悍的光头壮汉,如果不是肤色不同,都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野蛮人。

    衣着也是一模一样,上身敞开胸怀的黑色短袖单衣,展露出那涂了黄油一样,闪耀光芒的结实肌肉。

    下身贴身的黑色裤子,以及长筒靴!

    身上除了一把背在身后快要拖地的,足以遮挡他们半个身躯的巨大砍刀外,就没有其他什么杂物。

    转向他们前面,绝对会惊愕,因为他们连长相都是一模一样的,显然是双胞胎的兄弟!

    被烈日照射下,在沙漠中行走如此长时间,两个人身上居然一滴汗水都没有,神情也没有任何勉强。

    前头那个领路的,正皱眉神色严肃的看着一张羊皮地图,后面那个则懒洋洋的时不时变出一个水果,抛入血盆大口内,渣都不吐的全部吃掉。

    听着那咔嚓咔嚓吃东西的声音,领头的终于一合羊皮,扭头吼道:“够啦啊五虎!咱们都不知道啥时候能够找到目标,你这么吃吃吃的,吃光了怎么办?!”

    “你储物戒指里不是还有嘛,吃完了俺的,就吃你的啰。”后面那被称为五虎的变出一串葡萄,很是惬意的一边吃一边说。

    “靠咧!俺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干嘛要给你吃啊!你的都没给俺吃!”领头的那个再次吼道。

    “哎哟断门,你又没跟俺要,你不跟俺要,俺咋知道你要吃呢?”五虎说着,又变出一串香蕉丢了过去。

    断门手一伸接住香蕉,立刻笑脸颜开的吃了起来:“不错,不愧是俺的弟弟。”

    正咔嚓咔嚓吃着东西的五虎,突然一脸严肃的停下来,板着粗大的手指,望着天空的数了一阵,露出笑脸的点点头:“你没喊错,这个月确实是俺当弟弟呢。”说完又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

    “哼,当然,俺断门记性这么好,可不会把这么严肃的事情搞错的。”断门一边吃一边不屑的说。

    “哎,俺不就是错过一次,以为自己是哥哥嘛,你不要老这么提醒好不。”五虎有些不满。

    “不提醒不行,你老是会忘记!”

    “好了哦!再提俺翻脸啦!不跟你按照时间来确定哥弟,直接把次序给定下来!”五虎瞪眼喊道。

    “好啊!俺们就该定下个次序来,免得时时换,俺怎么都觉得俺最适合当哥哥,怎么样,要不要比斗一场啊?”断门扬扬眉头说道。

    “……”五虎一下子沉默了,然后直接变出一坛酒咕咕的喝了起来。

    断门看到对方不敢吭声,得意的笑了笑,但很快被那酒香勾引得吞吞口水,手腕一转,也变出一坛酒,跟着喝了起来。

    喝完一坛酒,两兄弟又毫无芥蒂的互相闲话起来:“断门,你说那地图到底是不是真的啊?那个地方真的藏着宝藏?”

    “嗨,怎么可能不是真的呢?当时可是俺们两个一起严刑拷打的审问出来的,那家伙敢骗俺们吗?”断门不以为意的说。

    “也是,他敢骗俺们的话,回去把他全家老小的皮都给剥了!”五虎狠狠的点头。

    断门赞同的点头,然后突然愣住了:“等等,你说回去把他们一家老小的皮剥了?俺们没把他们全家干掉吗?”

    “没有啊,当初俺们冲进那人家里,第一时间就逮住他拷问他的家财藏哪儿,还没用他家人威胁呢,他就把这藏宝图给俺们了,然后俺们就兴冲冲跑这儿来了,哪儿有时间杀他们全家啊。”五虎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断门摸摸光秃秃的脑袋,恍然点点头,然后严肃的说道:“等这次回去,俺们还是要把他全家干掉才行,不然可不能彰显俺们断门五虎的威名!”

    “嗯嗯,回去就把他们一家老小干掉!俺们五虎断门可是要做天下第一邪恶残暴的坏人的!”五虎猛点着头说。

    “嘿嘿,到时候,全天下的人都传播俺们兄弟的凶残,官府肯定也会派遣大量大量的捕快把俺们追得鸡飞狗跳,等俺们干掉那些捕快后,官府又派出大部队围剿俺们,一定会被俺们杀得上天无梯,入地无缝的!”断门一脸憧憬的喃喃道。

    “嘿嘿,到时俺们就成了天下第一大坏蛋!绝对是能吓得小孩乖乖把棒棒糖孝敬给俺滴!”五虎说着还不由得吞吞口水。

    “啊,天下第一大坏蛋吶!”两兄弟同时摆出一脸欢喜憧憬的感慨样。

    感慨一阵后,断门捏着拳头狠狠的说道:“为了成为天下第一大坏蛋,俺们把这宝藏找出来了,就立刻回去把那家人干掉!”

    “没错!干掉!”五虎也跟着捏拳头喊道。

    “嗯,对了,五虎,那家人在啥地方了啊?”断门突然询问。

    五虎不经思索的说:“不就是俺们埋掉老头子的那座山下的大户嘛。那可是俺们出山的第一次奋斗,俺记得非常清楚的。”

    “呃,那俺们是把老头子埋在哪座山了?”断门有些迟疑的再次问道。

    五虎僵硬了一下,然后神情自若的变出只鸡腿,不吭声的咔嚓咔嚓的啃咬起来。

    看看兄弟这模样,断门立即知道怎么回事了,一个大巴掌抹了脸蛋一下,也变出跟大鸡腿,跟着咔嚓咔嚓的撕咬起来。

    之前的话,这两兄弟直接就当没说过了。

    日头沉下又升起,可以见到这两条大汉,横七竖八的躺在沙漠中,呼噜声震天,黄沙已将他们掩埋了大半。

    四周零零散散的遍布着食物残骸,各种大小不一的酒瓶酒坛就足有数百个,鸡骨头羊骨头甚至牛骨头也在黄沙半遮半掩下堆积如山。

    突然,一道巨大的蛇状黑影刷的一下子,就把这两个还在睡梦中的大汉给一口吞了下去,然后飞速沉入了沙漠中。

    一阵风吹卷着黄沙铺盖而来,剩下的杂物也被掩埋在黄沙下,这地方又变得便再与其他地方无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