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小说(辰东) > 第2章 坏人拿刀子捅你的时候都在笑

第2章 坏人拿刀子捅你的时候都在笑

        虹城报业集团大楼一共十五楼,最顶楼是报社资料室,连着天台。虹城日报以及行政、后勤部门在七到十四楼,虹城都市报在三到六楼。其中总编室、会议室、总编办、人力资源部在六楼,五楼是编辑部、版式部、校对室,四楼是记者部。记者部又分为时政新闻部、经济新闻部、社会新闻部和特稿部。

        社会新闻部办公室最靠外,出电梯就是,大办公室,落地玻璃看得通透。十六个位子,十六台电脑,用一米多高的挡板隔成一个一个格子。

        旁边一间小办公室是主任室,玻璃门,一台办公桌,两台电脑,一条长沙发,一个茶几。办公室的门锁着,没人。

        雀斑姑娘说:“邬主任还没来,你先去社会新闻部找个位子坐下来等他,我还有事就不陪着你了,需要帮助你就去找我。”

        雀斑姑娘去了。

        骆千帆推门进了社会新闻部大办公室,四下瞅瞅,四排十六个位子大多空着,只有四五个人在。抬头冷漠地望了望骆千帆,又面无表情地各忙各的。

        最后一排东南角坐着胡菲菲。

        胡菲菲本是个静若瘫痪、动若癫痫、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回家换了身衣服刚到单位。

        她长着舒淇一般性感的嘴唇,画着眼影,粘着假睫毛,穿着宽臀裙裤,时髦洋气豪放,见到骆千帆招手道:“过来。”

        骆千帆凑过去,胡菲菲示意他在旁边的位子坐下来,小声问道:“你被分到哪个部门?”

        骆千帆把那张单子往她面前一伸:“社会新闻部。”

        胡菲菲瞪圆了眼睛:“真的被分在了社会新闻部?!”

        “是啊。”骆千帆有些沮丧。

        胡菲菲咯咯笑起来:“你完了!乌贼肯定会给你穿小鞋。‘乌贼牌’小鞋夹脚受气难走路。两个月的见习期,部门主任负责考核,考核不过拍屁股滚蛋,小兄弟,够你呛。”

        “你还说风凉话,我就奇怪了,你一口一个乌贼,既然烦他,干嘛大晚上跟他出去?”

        胡菲菲白了骆千帆一眼:“我怕他给我穿小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管怎么说,你帮了我,我得提醒你,昨天晚上的事情你最好装糊涂,再给他送点礼,买些茶叶,塞个红包什么的。

        “还有,现在办公室十六个位子,空位子三个,最前排过道两侧各有一个,最后排东北角还有一个。东北角那个电脑是坏的,每十分钟蓝屏一次,不出意料的话,乌贼肯定会让你坐在东北角去,不会给你好电脑用。”

        “没电脑怎么写稿子?”

        “他管你!你最好别等他分座位,先去前面占个位子。”

        “恐怕就算我先占住个位子,他一句话还得把我撵到后边来。干脆这样……你帮我个忙,把前面的电脑换到后面来。”

        “好!”俩人一个抱主机,一个搬显示屏,三下五除二把两台电脑对换了。

        ……

        电梯门一开,邬有礼出来,正碰上骆千帆要往外出,俩人走了脸对脸、面对面。

        邬有礼本来笑眯眯的,看到骆千帆一下子黑了脸。认出来了:“这不是昨晚打我的那小子?他怎么来了?”

        与此同时,骆千帆也认出他来。白天看他,奇葩多了,四十来岁,胖!白!上窄下宽的西瓜子脸,长了俩逗号眼。

        骆千帆反应快,硬着头皮点头问好:“邬主任好!我是新来的记者骆千帆,分到社会新闻部,特意向您报到。初次见面,请邬主任多多教诲。”

        邬有礼像被雷劈了一样,脸上的肌肉跳了几跳:“……骆千帆……好好,知道了……”

        那一刹那间,他神情躲闪,头一低钻进了他的办公室,咣当把门关得死死的。

        不大会儿,又走出来,再出来的时候满脸笑容,冲骆千帆一招手:“来来来,小骆,到我办公室里来。”

        骆千帆刚要去,胡菲菲拉住他,轻轻说了一句话:“保重啊,不怕乌贼瞪眼发怒,就怕乌贼露牙发笑!”

        ……

        骆千帆跟着邬有礼进了办公室,邬有礼示意他把门关上。

        “坐!年轻真好,看到你就想到我年轻的时候,一转眼老了。小骆啊,我看你很面熟,咱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骆千帆一听,啥意思?启动装13模式试探我?你装我也装,最好谁也别提那件事:“没有吧主任,我反正是没见过您。”

        邬有礼微微一笑,泡了杯茶递给骆千帆:“尝尝这茶,正宗西湖龙井,上次市长秘书送给我的,虹城市场上买不着,普通老百姓买的都假的。”

        骆千帆慌忙起身接过来:“哟!我这是市长待遇,谢谢邬主任……真香。”

        骆千帆不怎么喝茶,喝不出好坏,不过看那略略发黄的成色和杯子底的大叶片也不像什么好茶。

        “小骆啊,哪里人?”

        “虹城土著,老家在乡下宝华县,回家要俩小时。”

        “哪个大学毕业的?”

        “虹城大学新闻传媒专业。”

        “好学校,又是科班出身,怪不得考试第一。夏总编半个月前就翻来覆去嘱咐我,要我一定要好好带你。夏总多关心你,你可不能辜负她的期望。丑话说在前面,我这人对下属严厉,遇到不对的地方我就批评,你得有心里准备。”

        邬有礼嘴里的“夏总”叫夏繁天,副总编辑,女的,才三十二岁,才华横溢,很漂亮,尤其爱惜人才。虹城都市报招聘考试试题是她出的,也是她批改的。面试完以后单独把骆千帆叫出来,赞赏有加,骆千帆对她印象非常深刻。

        不过,夏繁天最近跟老公离了婚,向报社请假,说要去首都进修半年,其实就是想换个环境静养一段时间。

        报社理解她,准了她的假。临走前,夏繁天亲自打电话给骆千帆,让他在报社好好表现。

        夏总的关心是真关心,邬有礼的关心就不知道水分几成了。

        客气话还是要说的:“严师出高徒,邬主任该批评就批评,我一定努力。”

        “嗯,一看你就是那种让人特别省心的孩子!当然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报社也有报社的规矩,有些规定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下。”

        邬有礼喝了口茶,在抽屉里翻出了一本虹城都市报制度手册,翻到后面一页说道:“按照报社的规定,新人报到,见习期两个月,每个月基本写稿任务20分,两个月就是40分。按照稿件质量、体量不同,每篇稿子计0到4.5分不等。也就是说,只要两个月能写十多篇好稿子,累计完成40分的基本任务,两个月后就能顺利转正,否则的话就要被淘汰,明白吗?”

        “明白。”骆千帆对报社的运作流程十分熟悉,每家报社虽然考核标准不尽相同,但考核办法大同小异,不难理解。

        邬有礼说完又端起茶杯:“来,小骆,我这里没有酒,只有茶,碰一个,祝你顺利通过见习期,在虹城都市报做出一番大事业。”

        “谢谢邬主任。”骆千帆端起茶杯跟邬有礼碰了一下,喝了一口。

        到目前为止,骆千帆对邬有礼印象还不错,笑容很亲切。

        骆千帆有意试探邬有礼,说:“主任啊,我看大办公室还有三个空位子,我坐哪个?”

        邬有礼想都没想,说道:“社会新闻部人不少,座位没得挑,前面那两个座位人来人往,又顶着门口你就别坐了,坐在最后排东北角的位子比较好,安静!”

        一句话暴露了邬有礼的奸诈。

        骆千帆心里暗气,看来胡菲菲说得不错,邬有礼果然是一只笑里藏刀笑面虎,满脸的笑容也掩盖不了他龌龊的内心。好在已经把电脑换了过来。

        骆千帆回到大办公室,在最后排座位上坐下来,打开电脑,电脑运转正常。望了望对角的胡菲菲,胡菲菲凑过来,低声问道:“乌贼没难为你吧?”

        “没有。”

        “特别客气是吧?”

        “是!”

        “还给你泡茶!说市长秘书送给他的好茶叶对不对?”

        “你怎么都知道?”

        “老一套了。他越是这样,你越要小心,反正他的话,你连标点符号都别信!还是那句话,不怕乌贼瞪眼发怒,就怕乌贼露牙发笑!他给你分了什么条口?”

        “条口?没说条口的事啊!”

        “没分条口?靠,连个街道办、社区都没分给你跑?”

        “没有!”

        “没有条口写什么稿子?”胡菲菲替骆千帆打抱不平,“条口就像农民的田地,没田没地靠什么打粮食?两个月见习期,每个月20分,好条口十天八天就能完成任务,中等条口混到月底也能过关,差条口做做新闻策划,再找人帮帮忙也能勉强过关,没条口怎么办?像公安局、法院、检察院、消防这些新闻富矿不给也就算了,连个社区都不给太说不过去了吧。”

        “谁让我得罪了他?看来乌贼把我恨到了家!胡菲菲女士,你记住,这都是昨天晚上因为救你惹出来的。”

        胡菲菲本来越说越气,听骆千帆这么说反倒乐了:“咋地?还想让我养你?”

        骆千帆说:“那倒不必,没有条口总有热线吧,只要我自己勤快点儿,每月写个二三十分不算太难!”

        “哟!口气不小。可是我的亲弟弟你也不想想,他能在分座位、分条口上刁难你,其他地方还能放过你?热线平台每个人都看得到,但是要乌贼统一分配线索,他不分给你线索怎么办?等着吧,苦日子还在后头,他一定会想办法把你逼走。”

        胡菲菲看了看腕表上的日期:“今天是7月31日,明天开始你就该正式进入见习期了,祝你好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