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立足不容易,老混蛋,别惹我 第4章 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
    虹城都市报一周六天出报,周日休刊。

    每天早起各记者部分别开晨会,向部门主任初报当日选题。

    骆千帆唯恐邬有礼挑毛病,所以来得挺早。先把当天的日报、晚报从传达室拿上来,把办公室的地扫了扫,烧满两壶水放着。这是新人必须要有的姿态。

    一切做完,骆千帆才翻了翻报纸,又打开电脑浏览各大新闻网站,这时候其他人才陆续上班。

    部门里另外两个新人也来报到了,一男一女,坐在了靠门的两个位子,男的叫王霖,又瘦又高,长着个又尖又高的大鼻子,一张脸鼻子占了三分之一。他位子上就是被骆千帆换下来的那台破电脑。

    女的叫李雅,胖乎乎的,学生头齐眉盖耳、包着圆脸,属于那种盯着她看半小时,转脸就没印象的大众脸。

    同级生总是最容易成为朋友,骆千帆上前热情打招呼,作了自我介绍,跟李雅握了握手,李雅冲他笑了笑。骆千帆问他分了什么条口,李雅说分了两个派出所加两个社区。骆千帆暗暗羡慕。

    跟王霖握手的时候,王霖丝毫没有诚意,蜻蜓点水般碰了碰便抽了回去,骆千帆觉得他没有礼貌。

    9点上班,胡菲菲是掐着点到的,也是最后一个到的,张手扔给骆千帆一盒牛奶:“姐喝不完了,替姐解决咯。”

    骆千帆随手放在桌子上,问胡菲菲:“晨会在哪间会议室开?”

    胡菲菲说:“不去会议室,就在这里,咱们大主任会摆谱,开会的时候最摆谱,等会你就知道了。”

    坐在骆千帆旁边位子的记者听了笑了起来:“唉,邬大主任总把自己当元首看,每天都要‘阅兵’,谁要不恭敬着……不好弄!”

    胡菲菲慌忙介绍:“骆千帆,你旁边坐的是社会新闻部副主任葛登,人可好了!”

    葛登是虹城都市报成立的时候从日报调过来的老记者,三十岁。与骆千帆这些招聘来的记者不同,葛登有集团的事业单位编制。

    报社把他从日报调过来的时候给过承诺,你来吧,待遇不降,提个副主任级别。后来级别是提了,没什么实权,加上都市报初创,工资跟日报相比也下降不少,他很不爽。可是他性格偏软,纵然满腹牢骚也不敢当着领导的面提,在报社里糊里糊涂地混着。

    葛登名字起得“意外”,为人很悲观,微微的八字眉又愁又囧。开口说话前时不时若有若无先“唉”一声,像叹气又不像叹气。一段话说完,还会无端加个“不好弄”收尾,大多数时候,“不好弄”与他前面所说并不十分连贯,但并不影响意思表达。

    刚认识他的人,还以为这是他们老家那个地方特有的发音方式,时间长了发现不是,纯属个人特色!

    骆千帆急忙打招呼:“葛主任,不好意思,我还不认识您。”

    葛登微微一笑:“没啥没啥,慢慢就熟了。”很和气,挺亲切。

    ……

    骆千帆很快就明白“阅兵”、摆谱的意思了。

    邬有礼推门进来,左手平端着一杯茶,右手背在身后。他往门口一站,扫视全场。其他老记者都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懒洋洋地行注目礼,骆千帆也跟着站了起来。

    邬有礼微微一笑,挺胸叠肚在正中间的过道里慢慢踱步,如同元帅巡兵。

    “同志们,新的一月开始了,现如今都市报业蓬勃发展,舆论环境日益开放……”叽里呱啦展望了十分钟大好形势,在过道里来回走了十多趟。

    而后呷了口茶,话题一转,说道:“大好形势需要一个团结奋斗的集体,很高兴地向大家介绍:今天咱们的队伍中注入了新鲜血液,加入了三位新人,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王霖,这是李雅,还有最后排那位,骆千帆。

    “我要重点介绍一下小骆,在这次招聘考试中,小骆笔试第一,面试第一,总成绩第一,而且小骆志存高远,在面试的时候说我们都市报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新闻操作思想不够解放,手法也比较陈旧,许多记者的写作水平良莠不齐,五位总编都很欣赏他,各位欢迎他加入我们的大家庭。”

    这番话说出来,骆千帆汗都下来了,“我他妈哪有说这些?”骆千帆顿时明白了:邬有礼表面上表扬,实际上是给自己树敌。

    果然,十几个人都把目光投向骆千帆,表情各异,眼神复杂,就连葛登也看了看骆千帆:“唉,小马乍行嫌路窄啊,这以后可……不好弄。”

    骆千帆小声分辩:“葛主任,你误会了,我根本没那么说。”

    葛登笑了笑,看来是不信。骆千帆也懒得解释。

    训话总算结束了,轮到大家报选题,大多数老记者没什么可报的,有几个选题也无非是家长里短。

    骆千帆早就准备了一个选题,是发生在老凯身上的事情,老凯为买一条红金龙鱼花了十多万,一条鱼比一辆普通轿车还贵,绝对是一条好的社会新闻。

    “邬主任,我有一个选题,有人花十多万买了……

    没等他说完,邬主任笑着制止:“小骆你刚来,不急于汇报选题,这几天要多翻看报纸,多学习,尤其我们自己的虹城都市报,掌握选稿特点、写作特色,有的放矢。

    “这样吧,你最近什么也别干,到资料室,把虹城都市报成立三年以来所有的报纸翻看一遍,从每期报纸中挑出两条好稿子、两个好标题,还要能说出门道,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以后形成不少于三千字的论文交给我。”

    骆千帆心头一凉,心说坏了,十天不写稿子,怎么完成任务通过见习考核?胡菲菲说的没错,这家伙一定是要想方设法把我逼走。

    他嘴上不好顶撞,心中却不甘心:“我记下了主任,可是见习期还要考核,我怕……”

    “怕什么,别担心,这叫打基础、夯地基,老祖宗说过一句话:磨刀不误砍柴工,门道一通,就像武林高手打通任督二脉,以后的工作就会得心应手,我是对你好。再说了,部门考核由我作主,照着我说的做,还怕通不过考核?”

    “那……好吧。”骆千帆无奈,只能照他说的做。

    散会以后,记者各自忙碌,采访的采访,打电话的打电话,没选题的盯紧热线平台,王霖却在拍打他那不断蓝屏的电脑,不大会儿重启了三次,急得大鼻子直冒汗。

    骆千帆装糊涂:“你的电脑也蓝屏?我那台也是,新人难啊。”说完,带上纸笔去了顶楼资料室。

    资料室集团通用,既存放了虹城日报成立四十年和虹城都市报成立三年来的报纸合订本,同时兼具阅览室功能,摆放了全国各地两百多种报刊杂志。

    资料室里一贯冷冷清清,只有管理员大妈一个人在,五十多岁,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难事,正在叹气抹眼泪。

    “老师?”

    骆千帆喊了一声,大妈慌忙擦擦眼泪,抬起头来。

    “老师您好,我是都市报新进的记者,我姓骆。我想查看虹城都市报的所有老报纸。”

    大妈显然很意外,一指角落里的一排书架:“都在那儿,你自己去取吧。要借出资料室的话需要复印身份证。”

    “不用,我就在这儿看。老师您怎么了?”

    “没事,你去看报纸吧。”

    骆千帆初次见面,不好追问,去看报纸了。

    虹城都市报的历史才三年不到,一月一本合订,一共三十多本。先抱出十本来放在阅览桌上,骆千帆坐下来边看边记。不大会儿,大妈端来一杯水放在了骆千帆的旁边。

    骆千帆连忙道谢:“谢谢老师,您没事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事没事。你叫什么名字?”

    “骆千帆。”

    “进报社多久了?”

    “昨天报到,今天第一天正式上班。”

    “在哪个部门啊?”

    “社会新闻部。”

    “邬有礼的部门?”

    “您认识邬主任?”

    “当然认识,是他让你来研究报纸的?他总是来这套。你继续吧,我不打搅你了,有什么需要你喊我。”大妈又回到柜台,过了一会儿接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又抹起了眼泪。

    十一点半,胡菲菲在门口够了够头,瞧见骆千帆,一闪身进了来:“资料室这么大?我一次都没来过。小骆骆,乌贼早走了,咱们吃饭去吧。”

    “稍等几分钟,第一季度的报纸我快翻完了。”

    “你还真拿乌贼的屁话当圣旨?看不出来他在调理你?”

    “其实翻翻过去的老报纸好处很多,既能了解报社,也能了解虹城。文学成家,新闻成匠,新闻写作有章可循,多看报纸没坏处。”

    “得了得了,又不是搞新闻理论的,随便糊弄糊弄他得了。别看乌贼说的挺好,你俩月写不够40分别想转正。”胡菲菲说着,兀自抢了报纸,抱去书架上码好。

    管理员大妈还在偷偷掉泪,骆千帆说:“菲菲,那大妈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你去问问,我问她她不说。”

    胡菲菲瞅瞅那大妈突然一拍脑袋:“唉呀我知道了,她姓周,孙子5岁,前段时间查出得了什么肝母细胞瘤,这病发生在成人身上就是肝癌,挺严重的,据说手术费要20多万,前段时间报社还组织捐款来着,据说到现在手术费还差10多万没凑够,挺可怜的。”

    骆千帆心中一沉。

    骆千帆跟管理员大妈告别:“老师,给您添麻烦了,我下午再来。”

    管理员冲他笑了笑。

    下午骆千帆继续泡资料室,去之前到商场买了一件电动汽车玩具,让管理员大妈送给她孙子,大妈很感激。

    ……

    骆千帆在图书馆泡了三天,终于翻完虹城都市报近三年的报纸,笔记记了厚厚一大本。把最后一本都市报看完,放回到原处,又瞅了瞅旁边资料架上一层一层的虹城日报。时间距离天黑还早,骆千帆就把五六年前的虹城日报随便找出来两本翻看。

    三天里,周大妈跟骆千帆熟悉了不少,切了块西瓜送给骆千帆,犹豫一番还是说出一番话来:

    “孩子,又开始研究日报了?我猜你一定在找邬有礼写过的报道,没啥看头,不是大妈背后说他,他当记者只长腿不长脑子,多看无益。你要有时间还是多看看你们繁天总编的报道,那才是真有水平。

    “还有,我看你这孩子人不错,大妈提醒你,报社环境复杂,要想立足千万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尤其邬有礼,这个人唉……你在他部门多加留心就是了……”

    骆千帆突然觉得老大妈很善良,又熟知传媒江湖,像少林寺的扫地僧,深藏不露。

    的确,周大妈说的对,对邬有礼一定要防着点儿,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