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立足不容易,老混蛋,别惹我 第5章 变本加厉
    王霖的电脑找报社网络部的人来修了修,由十分钟蓝屏一次变成不定期蓝屏,有时候三四个小时也没问题,有时候连续蓝屏开不了机,搞得王霖没脾气。

    王霖三天发了三篇报道,计4分。李雅四篇,计6分,虽然只是普通突发新闻、豆腐块,但势头不错,足够令他们欣喜了。

    骆千帆有些眼馋,心里刺痒。暗想着,他们那种稿子能拿一分到两分,红金龙鱼的报道写出来至少三分四分,而且题材的张力很大,可以作系列调查,调查调查虹城的龙鱼市场。

    转天,他在晨会上又报选题:“主任,按照您的要求,我泡在资料室三天,看完了三年的报纸,果然受益匪浅,我就盘算着现学现卖、活学活用,想报一个选题,虹城有个老板花了十五万买了一条鱼……”

    还没说完,邬有礼摆手制止,先对其他人说:“散会了。你们其他人都去采访吧,小骆到我办公室来。”

    骆千帆跟着邬有礼去了他的办公室。邬有礼往沙发上一靠,点了根烟,依然带着标志性笑容:“小骆啊,论文写好了?”

    “还没有,不过我可以一边写稿子一边写论文,误不了事。”

    “你这孩子,做什么事都要专心,不是说了吗,磨刀不误砍柴工,难道写论文就为了应付我?那你就错了!要树立终身学习的信念,难道学习是给我学的吗?学在身上的本事还不是你终身受用?我明白了,是不是看王霖李雅发稿子着急了?别着急!大器总晚成,着什么急?

    “夏总对你期望很高,我对你期望也很高的哦,你的目光不能局限于写小豆腐块,王霖李雅写出那样的稿子我表扬他们,你要写出那样的稿子我要批评你,不给你发!要奔着头版去写,要写大块文章,要像往湖里扔石头,扔下去就要起波澜,要有影响力!”

    “谢谢邬主任,我明白您的良苦用心,可是我报的这个选题很好的……”

    “好了好了,我都说了,不要着急,研究到位,学习深入,水平多高,舞台就有多大,还怕没有你施展的空间吗?出去吧!”

    把骆千帆给气的,像被按在了水里不让抬头。可是没办法,人家嘴大,自己嘴小,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回办公室正碰上王霖李雅急匆匆往外出,说高速上一辆货车翻了,一百多只“二师兄”都出来遛高速,他们俩结伴去采访,把骆千帆给羡慕得不行。

    李雅又提醒骆千帆:“热线平台还有一条线索,没人可派,你去跟主任申请一下,看让不让你去。”

    骆千帆连忙到电脑上打开热线平台一看,果然有一条:虹北乡一眼水塘的鱼一夜之间全死了。线索的状态还处于无人认领状态,办公室里没有了其他记者。骆千帆鼠标一点,抓取了线索。

    每个记者都能抢抓线索,抓取线索意味着对这条线索负责,采访、写稿子要负责到底。可没过十秒,邬有礼电话打来,声音能把话筒吼裂:“骆千帆,谁让你抓了这条线索?!我说话不管用吗?!”

    原来,热线平台他在监控,每条线索的动向他都看得到。

    骆千帆慌忙解释:“不是这样的,主任!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在,这条线索我不领就没人领了。”

    “你是教我怎么当主任吗?我是部门负责人,一切由我统筹调度,安排不当由我负责,不用你操心!”呱嗒,电话挂了。

    再看电脑上的热线平台,骆千帆被远程强行“夺权”!那条线索再次处于无人认领状态。

    骆千帆别提有多委屈。他走出办公室,去到阅览室,翻开报纸看不进脑子里。索性合上报纸,去到外面的天台上。

    阴天,风不小,挺凉快。极目四望,挤挤挨挨的居民楼尽收眼底。旁边大路上车来车往,不远处一起汽车追尾事故,两个车主在交警处理事故的时候还吵得像公鸡一样。

    骆千帆笑了笑,顿时觉得心里开阔了不少,多大点儿事啊!自己跟邬有礼之间又何尝不是鸡毛大的事儿?

    算了算了,你进一尺,我就退一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不成吗?人在矮檐下,低头才能不撞头。

    骆千帆又想起胡菲菲的话,不妨给邬有礼送礼,最好化干戈为玉帛把这一章揭过去。

    当天晚上,骆千帆去买了四盒装的一斤上好茶叶,又怕礼轻,搭了一条中华烟。跟胡菲菲要了邬有礼家的住址,说要去送礼。胡菲菲咯咯笑个不停,说:“这就对了,就应该用小恩小惠,解决跟小人之间的矛盾。”

    胡菲菲觉得此事因她而起,觉得过意不去,跟骆千帆约好了地点,主动开车去送他。

    到了邬有礼的小区门口,骆千帆给邬有礼打了个电话,说:“邬主任,家里有人吗,路过,顺便来看看您……”

    邬有礼先是一愣,很快笑道:“我下来找你。”

    骆千帆急忙告诉胡菲菲暂时回避,送礼的事自然单对单私下进行比较好。

    邬有礼趿拉个拖鞋出来,接过东西来却面带愠色:“你这孩子,到我这儿来怎么还拎着东西?拿我当外人?还是因为上午的事情?”

    “不是,主任,只是路过,听说你住这里,就顺便来看看,您瞧,东西不值钱,拿不出手。”

    “好吧好吧,下不为例。不过小骆啊,我得批评你,我们是上下级同事,攀个大说,我是你的老大哥,咱们之间不需要这些俗套的礼节,只要你明白我是为你好就行,懂吗?”

    “懂,我懂。”

    “唉,其实我看得出来,初来乍到,谁都想立刻开创一番事业,但是开创事业不得一步一步来吗?你是好苗子,好苗子就得按照好苗子的培养方法,不要看人家发几篇豆腐块你就心痒,大器总晚成。得了,天不早了,你快回去吧。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大显身手的机会。”

    “谢谢主任,我一定会好好表现。”

    骆千帆离开小区,胡菲菲把车开到了眼前。骆千帆上车,胡菲菲问道:“礼他收了?”

    “收了。”

    “他是不是特别客气,说同事之间不需要这么俗套的礼节?还说他用心良苦,以后要你好好表现。”

    “是啊。”

    “坏了。”

    “什么坏了?难道收了礼他还要整我?”

    “保不齐。你不了解他,反正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那他怎么样的反应才算正常?”

    胡菲菲想了想说:“应该是收礼之后‘哼’一声,然后拍拍你的肩膀,脸上露出胜利者的表情才对。”

    骆千帆刚刚放松的心情又不淡定了,心说我如此退让他还要折腾我?那他不是个活王八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胡菲菲笑了笑:“其实他越跟你过不去,我越他妈过意不去,希望是我多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