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立足不容易,老混蛋,别惹我 第6章 又一个圈套

立足不容易,老混蛋,别惹我 第6章 又一个圈套

    太阳照常升起。

    晨会上,骆千帆仔细留心邬有礼。礼是送了,难道他真的像胡菲菲所说的那样继续刁难自己吗?

    邬有礼的言行似乎不像胡菲菲说的那样,开会的时候他特意夸奖了骆千帆,说骆千帆在阅览室的表现很好,看报纸很认真,做了很多笔记,对新闻有深刻的理解、有独到的见解,所以他准备让骆千帆把论文的事情先放下,到实战中历练历练。

    骆千帆心中一喜:看来昨天送礼送对了,邬有礼“原谅”了自己,这样最好,谁也不想跟顶头上司过不去。

    今天的热线挺多,晨会散会以后,记者们陆续抓取了线索出门采访去了,最后只剩下骆千帆一个人。

    骆千帆一直盯着热线平台,好几次他都想抓取线索,怕再次激怒邬有礼,没敢,等着邬有礼主动给他布置采访任务。

    邬有礼一上午也没找他,倒是打过几次电话来,都是骆千帆接的,邬有礼一会儿找张三,一会儿找李四,就是不找骆千帆。骆千帆小心地问是不是有什么任务,邬有礼什么也没说。

    午饭以后,骆千帆接着坐等,直等到下午4点,毫无动静。

    此时,其他记者都陆续采访回来了,各自忙碌整理素材,撰写稿件,有的打电话补充采访内容。

    王霖李雅采访回来的时候满头大汗,他们各有收获,特别充实,骆千帆特别羡慕。

    李雅问骆千帆:“你一天都没出去吗?”

    骆千帆点点头。李雅说:“热线平台上还有一些小线索,你怎么不抓?”

    骆千帆没等回答,邬有礼来到眼前,笑呵呵地问道:“小骆,今天采访了什么内容,要写几篇稿子?”

    骆千帆一脸诧异地望着邬有礼,说:“我……没有采访。”

    邬有礼顿时黑了脸:“没采访?那你一天都在忙什么?你没瞧见热线平台上有好几条线索,你怎么不去采访?”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骆千帆。骆千帆懵了,心说是你昨天告诉我,一切线索都由你分配,我抓取以后楞是被你远程夺权,今天一天我都盯着线索眼馋,就是不敢抓取,现在你又来怪我?

    邬有礼凌厉的目光盯着骆千帆,骆千帆被他盯得浑身长毛,他隐约觉得不对劲,窘迫说道:“对不起邬主任,你没有给我布置采访任务,我不敢擅自抓取新闻线索……”

    邬有礼一拍桌子:“抓取线索也要我布置吗?王霖,我给你布置任务了吗?……李雅,我给你布置了吗?……小骆,不能因为你考试考了个第一就搞特殊,也不要因为我关心你你就不切实际地要待遇!报纸不是我一个人办的,每个人都要主动出力,都像你这样,难道要报纸开天窗吗?”

    众目睽睽之下,骆千帆被训得头都大了。邬有礼一脸恨铁不成钢,他没有罢兵的意思,换个语气继续批评:“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啊,是,天气很热,谁都知道外面风吹日晒辛苦,可是你才是个见习记者,老记者新记者都出门采访,只有你一个人窝在空调房间里吹风,这是一个新人该有的态度吗?枉夏总对你那么关心,昨天还打电话来问你的情况,你今天的表现对得起她吗?就你这态度,见习期满通不过考核,算你的算我的?你这孩子,有时候懂事,有时候真不懂事……”

    骆千帆听着邬有礼的数落,像一千只苍蝇在脑袋里飞,他突然想起胡菲菲昨晚说过的话,看来她说的对,邬有礼远比想象中更混蛋,茶叶和香烟算是送进狗窝了。

    邬有礼批评了半天,最后说:“这样吧,既然夏总要我关心你,我不能辜负她,我手机上刚才接到一条线索,是我一个线人发来的,说老虎山水库刚刚淹死了个孩子,你去采访吧。采访车都派出去了,你打车去,回来报销。我把短信转发给你。这是个大事,你一定要圆满完成任务,听到没有?”

    骆千帆眼前一亮,连忙点头,心说批评归批评,只要给我机会写稿子,我就能让你看看我的水平。

    邬有礼把短信转发给骆千帆,骆千帆想也没想,连忙收拾东西出门,在报社门口边等车边看短信:“下午3点30,一男童在老虎山水库戏水溺死,爆料人:张**,联系方式:138…………”

    老虎山水库在哪里?隐约听过这个地方,好像很远,但从来没去过。给爆料人打电话:“喂,是张先生吧,我是虹城都市报记者,我姓骆,是您给我们邬主任爆料,说有个男童在老虎山水库溺死了对吗?”

    对方言之凿凿:“没错,淹死的小孩是老虎山水库附近老虎冈村的人,家属正在组织人打捞尸体,你赶快过来吧。”

    “好,我马上赶过去,你保持电话畅通,有什么进展及时告诉我……”

    “好的,放心吧。”

    挂断电话以后,一辆出租车停在眼前,骆千帆上车一说去老虎山水库,司机又让他下来了:“对不住兄弟,太远了,五六十公里都打不住,还有一段路正在修路,要绕小路,坑坑洼洼,跑一趟非把车颠坏咯。”

    骆千帆没办法,又拦下三辆,谁都不去。最后终于拦下一辆,说去可以,加50块钱。骆千帆一咬牙,去!

    约摸4点半出发,快6点的时候,距离老虎山水库还有五公里,这个地方远离城市,已经偏到了石头缝里,连人影都看不着。

    前面修路,出租车司机下车看了看旁边的小路,小路已经坏得不成样子,大坑套着小坑,加上前两天下过雨,坑里还有水,司机怕车陷住,死活不去了,加钱也不去。他还劝骆千帆:“打电话了解了解情况就行了,何苦非要跑去现场采访?就算你顺利找到地方,返回虹城后半夜了。”

    骆千帆说:“这是我进报社的第一篇稿子,不到现场我怕出差错。”

    司机叹气表示同情,但爱莫能助,跟骆千帆分道扬镳。

    骆千帆给爆料人通了个电话,对方说还在打捞尸体,人越聚越多。骆千帆连忙把采访包斜背了,把裤腿往上卷了卷,步行前往老虎山水库。5公里的路,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赶到老虎山水库的时候天都擦黑了。

    可是水库边静悄悄的,人影都不见一个,也不见有人打捞孩子的尸体。

    骆千帆打电话给报料人,日了狗了,电话关机,打了五遍都关机。

    水库不算太大,骆千帆整整围着水库转了一圈,不见有一点事故现场的痕迹。

    正巧碰到个骑自行车路过的老汉,骆千帆叫住他,问水库下午是不是淹死个孩子。老汉很奇怪,“没听说啊”。

    骆千帆又问:“那这附近是不是有个老虎冈村?据说淹死的孩子是老虎冈的人……”

    老汉很不高兴:“你这人说话我就不爱听,我就是老虎冈的人,刚从村里出来,哪有淹死孩子的事……”他瞪了骆千帆一眼,骑车走了。

    奇了怪了,难道爆料人恶作剧?他又打给爆料人,还是关机。

    没办法,骆千帆打电话给邬有礼汇报情况,说怀疑消息有假,而且爆料人关机了。邬有礼呛道:“是你去采访还是我去采访,不要什么事都问!总之采访要深入,了解要全面,不管有无此事,都要核实清楚!”

    骆千帆被呛得火气直冒。他打电话给好朋友宋小胡子,让他查一查老虎山水库所属派出所的联系电话,不大会儿,宋小胡子把电话号码发来,骆千帆给派出所打过去,问老虎山水库是否发生了孩子溺亡的事情,派出所值班民警一头雾水,根本没有的事。

    种种迹象表明:这十有八九是爆料人的恶作剧,当然,也有可能是邬有礼耍诈!一想到这个骆千帆就起毛!他忍不住拨打邬有礼的电话,可是无人接听!!越来越像一个耍弄人的圈套!自己就是那个被人像涮菜一样涮来涮去的人。

    电话铃响,胡菲菲打来的:“喂,小骆骆,你在哪儿……老虎山水库?你真去了?操!邬有礼在耍你,根本没有淹死小孩的事!回来吧,回来我再告诉你详情!”

    骆千帆一阵颓废。他在水库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望着黑压压的湖水,心中无尽悲凉。良久,他搬起一块大石头狠狠地砸进水里,大骂道:“我草你邬有礼八辈儿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