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立足不容易,老混蛋,别惹我 第7章 倒打一耙
    回城是个大麻烦,别说出租车,连个驴车也找不着。

    骆千帆又渴又饿,在夜色之中深一脚浅一脚往回赶路。泥坑里还摔了两跤,搞得一身泥水。幸好路过一片西瓜地,见瓜棚里亮着灯,喊了一声,瓜棚里出来个老汉。骆千帆讨了个西瓜吃个水饱。

    深夜9点才回到修路的地方,回虹城还有五六十公里,靠两条腿走回去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想给老凯或者宋小胡子打电话求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这下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骆千帆坐在路边歇脚,走到最近的镇上也得10公里以上。若是邬有礼在身边,骆千帆非把他撕碎了。

    “乌贼老小子都是你害的,等着我的!这事儿完不了!”

    骆千帆强打精神,起身在漫无边际的很夜里往回走,大概走了个把小时,也不知道走出多远,前面车灯一闪,骆千帆眼前一亮,像一条看到主人回家的狗,他跑到路中间手舞足蹈:“哎!哎!停车,帮帮忙!”

    汽车停在眼前,车上下来一个人,望着灯光里浑身泥水的骆千帆咯咯咯地笑:“小骆骆,姐来救你了!你他妈手机怎么关机了?”

    竟然是胡菲菲!骆千帆心里一酸,感动得一塌糊涂,不管不顾,把她拉过来狠狠地抱了抱!

    可怜胡菲菲的裙子也一身泥水了,她也不生气,像哄孩子一样拍拍骆千帆:“哟哟哟,受委屈了!姐还给你带了吃的,我给你拿来,先吃。”

    她从车上拎出好几个塑料袋,熟牛肉、肉夹馍,还有两瓶矿泉水,放在引擎盖上……

    骆千帆一边吃,胡菲菲一边说:“老虎山水库根本没什么小孩溺水!爆料人是乌贼安排的,就想设个圈套遛遛你!那人我认识,正巧通了个电话才知道这个实情。我说什么来着,邬有礼就是个混蛋,你给他送的礼算是喂狗了。”

    骆千帆只顾吃,也不说话。

    胡菲菲望着骆千帆,隐隐有些心疼:“哎,说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见到乌贼打他一顿?”

    没想到骆千帆笑笑,说:“算了,如果邬有礼觉得我亏欠他,现在总该出气了吧,只要恩怨能一笔勾销,我忍了!”

    胡菲菲多少有些惊诧:“你倒大度!只怕他的目的并非为了折腾你,而是要把你逼走,他要变本加厉怎么办?”

    骆千帆心里早把邬有礼恨碎了,表面却并不表现出来,他喝了半瓶子矿泉水说:“再说吧,希望他不是那样的人!”

    ……

    骆千帆又累又乏、憋气窝火,折腾了一天,回去就病了,发高烧,凌晨2点喝了药才睡下,一觉睡到被电话吵醒,时间已经过了9点。

    骆千帆脑子昏昏沉沉,接听电话,是邬有礼打来的,他像个炮筒子一样发飙怒吼:“骆千帆,马上给我滚到报社来!!”

    骆千帆脸都没洗,急匆匆赶到报社,进门看到邬有礼脸色铁青,一脸抢地盘、砸场子的表情。

    记者部所有人都在,个个屏气凝神望着疲惫至极、面色发白、一脸病容的骆千帆,似乎等待着一场压城的山雨。

    骆千帆像个犯错的孩子,怯生生地问:“主任,对不起,我发烧,起晚了……”

    不等骆千帆把话说完,邬有礼扬手把一沓虹城晚报扔在了骆千帆的脸上。

    那一瞬间,骆千帆差点儿一脚踹出去,心说老子做什么了,从小到大我也没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你他妈众目睽睽之下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人!

    可是他忍住了,他心里明镜似的,如果邬有礼果真要逼走他,只要他一动手,虹城都市报他也就彻底待不住了!

    “邬主任,我犯了什么错?”

    “你还问我?昨天采访的稿子呢?”

    “什么稿子?”

    “吔?!你什么态度?昨天派你采访水库溺死人的事情,稿子呢?”

    “没写!”

    “为什么不写!”

    “水库没有淹死人!消息有误!”

    “嘴硬!!把晚报捡起来看看,人家怎么有?你昨天到底去没去采访?又躲到哪里凉快去了?这属于重大漏稿!必须严厉处罚!”

    骆千帆一头雾水,连忙捡起来晚报,翻到4版,果然有一条稿件,题目是《水库夺命,盛夏的悲剧又重演》。

    骆千帆头都大了,难道自己真的犯了重大错误?可是粗略看了一遍,骆千帆顿时又坦然了。晚报所写新闻事件并不发生在老虎山水库,还是在距离老虎山水库十公里以外的一片乡间水塘,而且事故发生的时间是昨天下午的6点,跟线索上“老虎山水库3:30发生溺水事件”完全是两码事。

    “邬主任,你派我去的是老虎山水库,可晚报写的不是,不是一回事!”

    “放屁!”邬有礼暴跳如雷,头发都炸起来了!“采访不行,写稿子不行,遇事就知道找借口、推卸责任,爆料人线索有误,你是记者,你的责任就是要去核实、纠正、举一反三,你为什么不核实,每年夏天溺水事件高发,你就没有一点新闻敏感?就不知道往公安局派出所打电话问问吗?此事必须严惩。昨天采访的一切费用由你自理,另外由于重大漏稿,罚款200!”

    后排的胡菲菲实在看不下去了,骆千帆的辛苦她最清楚,邬有礼为难骆千帆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她也最清楚。她脑子一热,说道:

    “邬主任,这样不好吧?骆千帆昨天打车前去老虎山水库采访,道路不通,步行了二十里,摔得浑身泥泥水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再说了,线索不实,事发地点有重大出入,责任不该由他来承担……”

    胡菲菲已经尽可能说得委婉,可邬有礼更毛了:“胡菲菲,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你能管住自己三间房子不漏吗?自己稿子写得像****一样还来拔横出头?你俩走得近,我批他你心疼是不是?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儿忘了,大家也还不知道,前天晚上,骆千帆给我送礼,有茶叶,有香烟,求我在转正考核的时候网开一面,破格录用。投机取巧!竟然干这样的龌龊事!我邬有礼是那样的人吗?转正考核,公平公正是唯一原则,40分是唯一标准,谁也不能例外。

    “还有一个细节特别有意思,你们各位都听听:送礼的时候胡菲菲和骆千帆一起去的,我出来的时候,胡菲菲躲在了暗处,还以为我没看到她。我就纳闷了,你们俩到底安了什么心?是不是偷拍我?想抓到我收礼的证据?枉费心机!我邬有礼的为人谁不知道,你们见我收过谁的礼?实话告诉你们,我已经把茶叶和香烟送到了报社总编办,指望我不经考核就破格让你骆千帆转正,没门!

    “骆千帆,从今天起,你暂停采访写稿,继续到阅览室看报纸,写出一篇3000字以上的论文。还有,通过以往的采访报道,体会记者的职业精神,写一篇5000字以上检讨书,什么时候反思到位再研究你采访写稿的事情。如果再心思不正搞一些投机取巧、开后门送礼的歪风邪气,直接开除!就这样!”

    邬有礼说完,狠狠剜了一眼骆千帆,甩手走了,把骆千帆晾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