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小说(辰东) > 第11章 做局逆袭

第11章 做局逆袭

        再回到尚云峰办公室正碰上邬有礼黑着脸往外出,看见骆千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办公室里只剩下尚云峰一个人,招手示意骆千帆进来坐下,长叹一声:“原来你是费老师的学生,我也是。”

        骆千帆装作吃惊的样子,心中却早已心花怒放。

        其实骆千帆根本不认识费祥云,只是昨晚看到了电视上的新闻报道和尚云峰吊唁的镜头,借题发挥编了一个故事而已。至于那逝者新闻,是他连夜写好打印出来的,叉也是他“替”邬有礼画的。

        悲伤总能唤起同情,你都那么悲伤了,任谁也不可能再在伤口上撒一把盐,何况又是“同门师兄弟”。

        尚云峰语调哀婉,说起他与费老师的交集。“我上学的时候,费老师对我也很好,教了我三年,帮我垫了三年学费。十年前又教我的儿子,对我儿子也很好。我们一家人逢年过节都去看她,我还认她做了干妈。

        “老太太的确是个好人,昨天我去送她了,今天的报纸我已经为她刊发了一条悼念文章,所以你别太难过。至于邬有礼,是他太过分,刚才向我道歉,也向你表达了歉意。”

        骆千帆低头不语,揉揉眼睛似乎还在伤心。

        尚云峰话锋一转:“可是不管怎么说,你刚来报社没几天,怎么能跟部门领导顶撞?不服管教不行,摔键盘就更不像话!”

        “我错了尚总,不管怎么说,下级服从上级是任何单位保持高效运转的保证,不管邬主任说什么难听的话,不管他怎么公报私仇刁难我,我都不该发火的……”

        “等等,公报私仇什么意思?”

        骆千帆心中暗笑,是时候反击了:“唉,事到如今,有件事情我必须向您汇报。邬主任跟我以前就有私人恩怨,偏巧我一进报社正好分在他的部门,所以他总是事事针对我。”

        “什么私人恩怨?”

        “这个……算了,没留案底,他不会承认的。”

        “没关系,你说。”

        “……是这样的。我有个当片警的朋友叫宋炭,有次夜间行动抓到邬主任****,邬主任怕被罚款,亮出记者身份求情。那次行动的第二天我就要来报社报到,为了写稿子就缠着宋炭行动的时候带着我,正巧碰上这事。

        “我一听邬主任是都市报的,就主动替他求情,让宋炭睁只眼闭只眼放了他,毕竟这事说出去对他、对报社都不好。宋炭就把他给放了,也没落案底。我还以为做了件好事,可是邬主任怕我知道他的秘密,千方百计想把我撵走,这样都市报里就没有人知道他这件丑事了。”

        尚云峰的脸再次黑下来。他不了解骆千帆,可对邬有礼的人品行为还是知根知底的,这的确像是邬有礼能干出来的事情。

        尚云峰许久没说话,骆千帆以退为进:“尚总,我知道邬主任是老资格,跟着您鞍前马后效力了十多年,这件事情您就别追究了。另外对我的处理您也不要为难,我该检讨检讨,该道歉道歉,实在不行您就把我开除我也绝不怪您。”

        尚云峰脸黑了半天,终于开口说道:“开除的事就算了,你是繁天总编认可的高材生,报社对你寄予厚望,这样吧,你去找邬主任道个歉,做样子给其他记者看看,下不为例吧。”

        “谢谢尚总,我这就去道歉。”

        “还有,刚才夏总给我打电话,她的意思要给你调整部门,你的意思呢?”

        骆千帆稍一犹豫,微微摇头:“我觉得不用调整。许多困难不能绕着走,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才能成长,我还是继续留在社会新闻部吧,我一定主动向邬主任坦诚错误,和平相处。”

        尚云峰微微一笑:“那好吧。”尚云峰说着,拿起桌上被画叉的两篇文章看了看:“你这篇金龙鱼的报道写得很好,通过采编系统发上来,我已通知编辑部主任安排明天的头版主图、三版主稿。文章还有后续吧?”

        “有,已经成文了,是一份‘龙鱼江湖’调查。”

        “也发上来,后天见报。”

        “谢谢尚总。您放心,我现在就去找邬主任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

        骆千帆出门,尚云峰望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倒是个好苗子”。

        尚云峰拿起电话打给夏繁天:“夏总,你猜怎么着,骆千帆这小子还是我的小学校友、师兄弟。我看他不像邬有礼所说的那样,是个好苗子。”

        夏繁天说:“好苗子也不能落在邬有礼的手里,能不能给他调换部门?”

        “我想调换,可是那小子不愿意,说‘遇到困难克服困难才能成长’,挺犟……”

        ……

        邬有礼失算了,他本想借着骆千帆怒摔键盘一事把他踢出报社,为此他谎话扯了一大堆,又强迫王霖、张路等人圆了一份说辞,勾得尚云峰火冒三丈。哪知道骆千帆眼圈发红讲了个悲伤的故事,不仅把尚云峰的火气全都扑灭,还拉近了他跟尚云峰的关系,攀起了师兄弟。

        最郁闷的是,一份逝者新闻让尚云峰大为恼火,指着他的鼻子一顿臭骂,骂他没有敬畏之心。邬有礼一肚子委屈,他哪知道那去世的小学教师跟总编的关系亲密。

        与此同时邬有礼又纳闷不已:昨晚骆千帆拿来的稿件有这一篇吗?明明写的是鱼,怎么冒出一篇逝者新闻来?昨天没见到嘛!

        最最郁闷的是,骆千帆的稿件被总编亲自救活,还要被安排头版主图、三版主稿刊发,绕了一圈骆千帆毫发无损,奶奶的!

        他正在办公室暗气暗憋,骆千帆推门而入,反手关上了门。

        他是来道歉的吗?才不是!骆千帆打定主意,既然跟邬有礼彻底撕破了脸皮,又在尚云峰面前编了个邬有礼****的故事,那么他就要找邬有礼把这件事“坐实”,让假的变成真的,就算邬有礼找尚云峰对质他也翻不了案!

        骆千帆进门以后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坐,二郎腿一翘,身体语言十二分的挑衅,可是嘴上十二分的恭敬:“邬主任,对不起,昨天晚上是我错了,我来向您道歉,请求您的原谅,您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邬有礼一瞅那嚣张的二郎腿气得差点儿蹦起来:“你这像是来道歉的吗?你给我滚出去,爱去哪个部门就去哪个部门,社会新闻部不欢迎你。”

        “邬主任,别这样,您打也好,骂也好,我以后听您的话不就成了?以后你让我写稿子我就写稿子,不让我写我就不写,说什么我都听。”

        嘴里这么说着,可身体语言表现出来的还是嚣张和挑衅——说话的时候根本不拿正眼看邬有礼,把鞋脱下来在茶几上磕了磕,扔在了茶几上。

        见茶几上摆着一盆君子兰,翻来覆去拨拉君子兰的叶子,拽着一片叶子差点儿把君子兰连根薅上来。

        把邬有礼给气的:“骆千帆你有病啊你,滚出去给我!”

        “邬主任,你何必这样,其实我明白,你是想逼我走对吧?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对吧?其实你不用逼走我,我留下来也不会把你那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我会帮你兜着的,成不成?”

        邬有礼见骆千帆把话全都挑明了,便冷笑一声换了一种口气:“小王八羔子,既然你把话说开了,老子挑明了告诉你,虹城都市报有我在没你好果子吃,就算你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出去又能如何,你以为总编会相信你吗?社会新闻部都是我的人,都听我的话,我说黑没人敢说白,所有人都指责你,我就不信你还能翻起多大的浪?

        “等着瞧吧,你破鱼的稿子刊发了又如何?你什么条口也别想分得到,热线平台的线索你一条也捞不着采访,老子明明白白告诉你,见习期满你就得滚蛋,要能留下来老子不姓邬!

        “还有那天晚上打我的警察,老子查了他的底,他叫宋炭对不对,破片儿警,你让他留点儿心,有朝一日被老子抓到把柄我写死他!咱们走着瞧!”

        “邬主任啊,这么做你就有点太过分了吧,杀人不过头点地,尚总都原谅了我,你干吗不依不饶?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总得听尚总的吧?”

        “尚总怎么了?骆千帆我告诉你,别拿尚总压我,尚云峰夏繁天我谁也不放在眼里,我来报社比他们都早!怎么地?!”

        邬有礼挑衅地望着骆千帆,骆千帆摇头浅笑,他慢慢站起身来,从身上摸出一支录音笔来,举在邬有礼面前晃了晃,“邬主任,不好意思,有些话你真不该说出来,听听。”

        一按,邬有礼刚才所说的话,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在他耳边回荡,骆千帆的语气特别谦卑,都是诚恳的道歉、无奈的央求,可邬有礼的面目全暴露了:

        “……就算你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出去又能如何,你以为总编室会相信你吗?社会新闻部都是我的人,都听我的话,我说黑没人敢说白,所有人都指责你,我就不信你还能翻起多大的浪?……尚云峰夏繁天我谁也不放在眼里,我来报社比他们早……”

        邬有礼顿时傻眼,上手要夺录音笔,骆千帆伸手格挡:“别动!邬大主任,对不起,是您逼我的。我本不想跟你闹到这个局面,是你一步一步逼得我走投无路,只能出此下策。还是那句话,你放心,我这么做不是为了算计你,只想安安稳稳在报社安住脚,希望你行个方便,要不然我就把录音交给尚总,我相信尚总自有公断。至于这段录音是被我永久封存,还是交给尚总,就看邬主任您的表现了……”

        骆千帆说完,笑呵呵转身出门,回头还不忘刺激他:“对了邬主任,你不姓邬,也别姓我的骆,丢不起这人。”

        邬有礼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如丧考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