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小说(辰东) > 第12章 邬有礼绝不会就此服输(1)

第12章 邬有礼绝不会就此服输(1)

        胡菲菲给骆千帆买了个新键盘,配上半旧的电脑有些不搭。

        骆千帆终于开张,接连发了两篇稿件,包括两张头版主图和两篇三版焦点稿件,独家。

        在此之前,王霖累计8分,李雅10分,骆千帆两天连文带图挣到11分,把李雅佩服得不行不行的,跟着骆千帆屁股后面喊骆老师。

        邬有礼对骆千帆的态度陡然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眼是眯着的,嘴是咧着的,不笑不说话。晨会上每次说起骆千帆的稿子都大加赞赏,什么出手不凡前途无量,什么夏总没有看错人之类。

        不仅客客气气,还给他分了条口,包括四个派出所,三个街道办,并且再也不提那论文的事情。对其他人,邬有礼却换成了另一副面孔,脾气日渐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王霖李雅资格最嫩最倒霉,被邬有礼呼来骂去,有时候骂得他们莫名其妙又无可奈何。

        接下来的两天,骆千帆又连写了三个很有意思的热线新闻,挣了7分,累计18分,短短几天,一个月的任务远看着就快完成了。

        谁也猜不透骆千帆和邬有礼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胡菲菲又挑了个晚上买了啤酒、烧烤去了骆千帆的公寓,问他幕后玄机,骆千帆也没隐瞒,把经过说了。

        胡菲菲哈哈大笑,连说活该!“对乌贼这么个玩意就该这么干!你那移花接木接得最好,如果把录音给尚总听一听,尚总一定认为,那天晚上邬有礼就是嫖~娼被抓了!解气,太他妈解气了!怪不得宋小胡子说,‘邬有礼最好别太过分,要不然他会后悔的’!”

        当天晚上,两人喝了很多酒,胡菲菲以喝多了开不得车为由,霸占了骆千帆的床,把骆千帆逼到了沙发上忍了一宿。

        ……

        顺风顺水的日子过了五天,骆千帆的分数已经达到了25分,全部十多名见习记者中排名第一,第二名才16分。照这个速度,再有一周就能提前一个月完成见习任务,成功转正。

        骆千帆自然高兴!趁周六不上班,晚上在“武大嫂家常菜”订了个包房,请老凯、宋小胡子和胡菲菲吃饭,算庆功,顺便感谢胡菲菲的键盘。

        宋小胡子说所里加班,要晚点到。老凯带了女朋友马玲来,他们俩一对活宝,老凯一说话摇头晃脑,马玲野蛮发育,穿着比胡菲菲还豪放,一说话摇头晃奶,律动十足。

        老凯带来了两份虹城都市报,就是刊登红金龙鱼的那两期。他像鹅一样嘎嘎笑着,把报纸拿给武大嫂和她老公窦老板看:“瞅着没,我的鱼上报纸了,骆驼的大作!怎么样?”

        窦老板也不大懂,瞅着报纸上那条神气的龙鱼照片一脸鄙夷:“这一条鱼值10万?我看骆驼不像个爱吹牛的孩子,怎么也瞎写乱说?”

        武大嫂也说:“我看跟我厨房里的鱼虾没什么区别,无非好看点儿,个头大点儿,能多吃半斤肉。”

        老凯气得没话说,咕哝半天打了比方:“你那鱼跟我这鱼能一样?你那是吃的,我这是看的;你那鱼就像你,窦老板晚上可以抱着睡,我这鱼就像电影明星,要抱也是给那些有钱人大老板抱,随便摆摆尾巴吐个泡泡那就得十万八万,你老公干眼馋抱不着。”

        武大嫂“切”了一声:“还不是给人抱,有什么了不起!就你那鱼我看炖一锅汤都未必有我家野生鲫鱼汤好喝。”

        众人大笑,骆千帆说:“既然如此,武大嫂就给我们做份鲫鱼汤先。”

        胡菲菲跟马玲聊得挺嗨,从穿衣打扮聊到酒吧歌厅,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俩人一起上洗手间,洗手间很小,只有一个格子。胡菲菲上完出来,马玲进去。

        胡菲菲对着镜子补妆,问马玲认识老凯多久了,认识骆千帆有多久,“我瞧你们两口子跟骆千帆像一家人一样,什么话都能说!”

        马铃说那是!“老凯、骆驼、宋小胡子三个人好得穿一条裤子,我认识老凯那会儿就认识了骆驼。”她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算下来两年零四个月,老凯大学毕业前两个月认识的。”

        胡菲菲又问她是否认识骆千帆以前的女朋友。马玲多精,大眼珠子一扑闪就猜透了胡菲菲的心思:

        “妹妹,你是不喜欢骆驼?劝你死了这份心,大学有个叫樊星的小姑娘长得又美又纯,对骆驼示好四年骆驼都没同意。快毕业了,那小姑娘找我和赵凯哭了一次,委屈,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现在还记得,他说骆驼是个坑,她是只羊,她这只羊掉进坑里四年都没爬出来。”

        这句话胡菲菲听老凯也说过,看来千真万确了。胡菲菲问:“姐,骆千帆的正牌女友你认识吗?听说在外地是吗?”

        马铃说:“我还真没见过她,老凯和宋小胡子都认识,说他们俩上高中认识的,虽然两地分居多年,但是感情很好,牛郎配织女,坚贞不渝。就是那妹子的妈妈不同意,要不然早结婚了。”

        马玲完事出了格子,胡菲菲回头盯着她问:“你说,都这个年代了,牛郎织女型的恋爱靠得住吗?”

        马玲摇头撇嘴:“实话实说,我觉得靠不住,不过,也许正是因为我觉得靠不住,才没有让我碰到骆驼这样的吧。其实骆驼这个人,时间长了我发现他心里有根,稳,愿意坚守一些东西,不光相信爱情,还相信友情,够义气,靠谱!

        “老凯说,如果骆驼找他借钱,不管借多少,三万五万十万八万,只要他有,眼睛不眨直接借给他,用一个特别俗的词说,叫什么……对,叫人格魅力,骆驼的人格魅力。

        “宋小胡子借钱就不一样了,超过一千都得让他打欠条。当然了,低于一千宋小胡子一般也都是不还的。要不是骆驼,老凯和宋小胡子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胡菲菲觉得不可思议:“老凯就这么信任骆千帆?”

        马玲说:“比信任我还信任。我们家的钥匙骆千帆那儿有一把,老凯的银行卡密码我不知道骆驼知道。他们俩的感情是从小在一起尿尿和泥堆出来的,老凯还差点认了骆驼的妈妈当干妈。”

        “这么铁?”

        “可不是吗!老凯亲口对我讲的,说他十来岁的时候长得黑,村里人耍坏,告诉他,‘你爸爸不是你亲爸爸,亲爸爸是蹬三轮车卖酱油的老黑,要不然你怎么也这么黑?’老凯信以为真,回家质问他爸爸,‘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为什么他们说我爸爸是卖酱油的?’为此老凯的爸妈天天吵架,差点儿离婚,他爸爸说他妈不守妇道。

        “他俩一吵架,老凯就去骆千帆家吃饭,那时候老凯整日提心吊胆,唯恐父母离婚。有一次吃着吃着,筷子往米饭上一插,从兜里掏出10块钱,往骆千帆妈妈面前一递,说:‘婶,我给你10块钱,我爸妈要离婚,我喊你妈行不?’把骆驼的妈妈心疼坏了,放下碗筷就去找老凯的爸妈,要他们好好过日子,别整天吵架了。

        “骆驼自那时候也把老凯当亲兄弟。没几天,有个叫柱子的小孩,比骆驼和老凯他们大两岁,又骂老凯的爸爸是卖酱油的,把老凯骂哭了。骆驼捡了半块砖撵柱子撵出二里地去,非要把他头给开了,吓得他边跑边哭。

        “再后来,柱子妈拉着柱子找到骆驼家,兴师问罪,骆驼妈当时就跟柱子妈吵了起来,说小孩子的话都是大人教的,小孩子不是玩意儿,是因为他爹妈不是玩意儿。从那以后,骆驼拿老凯当亲哥,骆驼妈拿老凯当亲儿子,你说这样的关系,他们能不铁吗?”

        胡菲菲好生羡慕,说这样的兄弟感情太难得了。

        俩人扯了很远,归座以后胡菲菲盯着骆千帆看,骆千帆被他看得发毛,问马玲:“你俩是不是说我什么坏话了?”

        马玲大笑。

        四个人吃了快一个小时宋小胡子还没到,老凯说再不到罚他把鱼刺都吃了!

        骆千帆给宋小胡打电话,宋小胡子在门口接的,“到了到了”,进门一脑袋大汗。

        骆千帆数落他:“大周末的干吗去了,又在所里分赃?”

        宋小胡子连连摆手,一脸万恶:“还分赃?别提了,猫了个咪,公安系统大教育,最近要有大行动,在所里加班学习文件。”

        骆千帆出于新闻敏感,问他什么大行动?反黄还是反赌?

        “扯!反省!内部整治纪律,查摆问题。咋回事呢?虹东分局前段时间查了个场子,抓了个鸡头,一审一问,审出事来了,鸡头交代经常向俩片儿警孝敬红包,数额不小。把高层给惹恼了,俩片警直接停职,并借此在全局整风,下令整饬纪律,看样子这把火小不了,燎着就是一层皮!”

        老凯嘎嘎大笑,说:“怪不得你来这么慢,在家洗屁股呢?你可当心,别被那些开澡堂子的、开棋牌室的,或者开锁的举报你吃拿卡要!”

        骆千帆一听想起一件事:“对了,小胡子,你最近真要留点神,上次咱仨为救菲菲打了邬有礼,这小子说了,一旦抓住你的把柄非写死你。不怕得罪君子,就怕得罪小人,仔细着点儿,别真的给他抓住了把柄……”

        “还有这事?他娘的,早知今日,当初就该把他抓起来……”

        话音未落,电话铃响。宋小胡子的电话,接听,里边没说几句话,宋小胡子的脸色“咵哒”一下沉了下来:“你说什么,开锁的老张举报我?你是谁?……虹城都市报记者张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