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小说(辰东) > 第14章 40分的硬杠杠

第14章 40分的硬杠杠

        邬有礼哼了一声:“骆千帆你真是个聪明人,我需要什么你心里很清楚。”

        骆千帆说:“你就是要那段录音呗?”

        邬有礼说:“我还要你辞职滚蛋,滚得远远的。”

        “邬主任,这过分了吧,就凭你抓住宋炭的一点把柄就想呼风唤雨?凭你的所作所为,我们说你给胡菲菲下药,完全可以报警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人证物证都有,证死你!

        “我要把录音交给尚总,你在报社也待不下去。现在我来提议,你听好了!我把录音给你,保证没有备份。你对宋炭高抬贵手,咱们两清,指望着让我主动辞职,没门。反正宋炭是宋炭,我是我!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十分钟内没有答复,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十分钟后我关机,明天上交录音。”

        骆千帆说完挂断电话。

        老凯、马玲、胡菲菲全都望着骆千帆:“邬有礼能同意吗?”宋小胡子不乐意地说:“骆驼你他妈把我豁出去了,那可不成。”

        骆千帆非常自信:“你放心吧,没事,邬有礼除了合作无路可选。”

        果然,十分钟不到,邬有礼发了一条短信:“明天你把录音给我,我要找人鉴定,若有备份,鱼死网破。”

        骆千帆回了个“好!”心中却十分鄙夷!多大点事儿!搞到这个地步。

        骆千帆嘱咐宋小胡子:“你赶快善后,去找找老张,问问他,到底咋回事。”

        宋小胡子说:“我明天一早就去,老子倒要看看他还想不想做生意。”

        “放屁啊你!什么时候你还耍横!去把钱还给人家,给人道个歉!还有那些开棋牌室的、开澡堂子的,该打招呼打招呼。我早就劝过你,老老实实当警察,给老百姓做点事情有什么不好!”

        宋小胡子不以为然,但一想骆千帆是为了他好,闭口不言了。

        ……

        第二天,邬有礼从骆千帆手里取走了录音,托人技术鉴定,确认没有被复制备份才放心。

        回头找到骆千帆一阵奚落:“骆千帆,忘了告诉你,尚总今晚出国进修,要五十天才回来,没他罩着,分管采编的夏繁天又不在报社,我看你怎么发稿子?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见习期你要能写满40分转正我不姓邬,就算尚云峰破格录取我也有办法让你滚蛋,今天还把这话撂在这儿等着你!”

        骆千帆不置可否,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转天,宋小胡子打来电话,说他见到了开锁的老张,老张鼻涕一把泪一把,说不是他要举报,是被张路逼的。

        原来老张跟邻居有矛盾,他就趁天黑往人家锁眼里灌胶水,正好被监控拍下来,人家一个电话打给报社要曝光,邬有礼安排张路去采访,逼问他是不是为了开锁生意老这么干?

        老张当时就慌了,这事要是传出去,他的生意也就干不成了!

        病急乱投医,情急之下,老张就想拉靠山摆平此事,说他跟警察宋炭很熟,吃饭都是他给垫钱。

        本想用警察压记者,哪里想到把宋炭给卖了。张路把此事跟邬有礼一说,邬有礼大喜,当即调转枪口借题发挥,逼着老张指证宋炭敲诈勒索、吃拿卡要,否则就曝光他,还要让他坐牢。所以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骆千帆听了啼笑皆非:这些个鸟人都他娘干的什么鸟事?!

        ……

        骆千帆的条口再次被剥夺,热线也被邬有礼全部控制根本捞不着采访,就连胡菲菲也受到了牵连,邬有礼处处刁难,把难采访、难写稿的边角料派给她,往往是忙活两天写不出一篇稿子,写出来难以刊发。

        骆千帆自行策划,写好的稿子上传采编系统,却都被邬有礼强行退稿,签署的理由千奇百怪,“采访不扎实”、“新闻性不强”、“像广告软文”、“广告客户要求撤稿……”总之,一篇也不发!

        骆千帆写了五篇被退稿五篇,一气之下不写了,此后像换了一个人:每天早上掐着点来上班,开晨会的时候,不管邬有礼如何挖苦他只当听不见,晨会一散,转身就走。

        傍晚偶尔也来,跟谁也不打招呼,晃荡一圈儿又走。有时候三天也不见他来一次,就连葛登都看不下去了,“唉,一棵好苗子,怕是……不好弄。”

        骆千帆的分值8月20日前后就已经达到了25分,到了9月20日还是25分。同级生王霖写了36分,李雅已经到了41分,率先完成了任务。

        40分是硬杠杠,还有十天时间,十天完不成任务就得卷铺盖走人。胡菲菲比骆千帆还着急,想约骆千帆出来吃饭,约了几次,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即便打通电话,一说吃饭,不是没时间,就是没意思。胡菲菲偶尔趁骆千帆来上班拉住他,没聊几句,骆千帆总会借口有事,逃遁而去。

        胡菲菲闹不清他在做什么,更闹不清他为何疏远自己。晚上拎着啤酒、烧烤到公寓找他,上门好几次也没找见人。给老凯和宋小胡子打电话,俩人都说不知道骆千帆的行踪。

        有两次,胡菲菲突然接到骆千帆的短信,说晚上到报社南边的大排档吃烧烤,胡菲菲兴冲冲去了,可两次都没等来骆千帆。打电话给他,两次都关机,气得胡菲菲对着手机骂了半小时。

        有人失意就有人得意,邬有礼做梦发财,睡觉都能笑醒。开晨会的时候谱越摆越大,张路一贯拍他马屁,王霖也慢慢向张路靠拢,俩人渐渐成为邬有礼的“哼哈二将”,鞠躬迎来,哈腰送往,没事一起看骆千帆的哈哈笑:“老大,再过几天骆千帆就得滚蛋,这就是跟您作对的下场。”

        胡菲菲瞅他们俩就来气,与此同时又十分自责和委屈,骆千帆被乌贼逼到这个地步,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

        这一天,胡菲菲第三次收到骆千帆的短信:“晚上,报社南边大排档。”胡菲菲电话打过去,电话无人接听。有心不去,又一想,骆千帆万一去了呢?

        想来想去还是去了。大排档露天的,地方很大,二三十张桌子。生意很好,人很多。

        胡菲菲七点就去了,可是等到八点半也没等到骆千帆。胡菲菲越想越生气,他是在耍弄自己吗,还是在躲避自己?那短信是不是他发的?

        老板跟胡菲菲商量,问她等的人还来不来,不来的话能不能把位子让出来。胡菲菲很憋闷,说等的人不来她自己吃喝。让老板上酒,老板给拿了两瓶啤的,胡菲菲让给换成了白的。

        然后给骆千帆打电话,打了三次骆千帆还是没接。胡菲菲更憋闷,开了白酒也不用酒杯,对着瓶嘴喝酒,喝一口,骂一句,拍一下桌子,搞得大排档里的其他人侧目而视。

        好一会儿,她放下酒瓶给骆千帆发短信:“骆千帆,你是不在躲我?我在大排档,速来,不来就绝交。”

        短信发出去如石沉大海,胡菲菲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既不见回信,也不见人来。气得胡菲菲关了手机往包里一扔,对着酒瓶一顿猛喝。菜还没上,半瓶酒下去了。

        有俩十七八岁的家伙互相使了个眼色,拎着啤酒笑眯眯地坐到了胡菲菲这一桌,屁还没放一个,胡菲菲白酒往桌子上一撴:“老娘心情不好,趁早滚得远远的!”

        俩人好没趣,讪笑着躲到了一边。

        胡菲菲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一瓶酒已经下去了一多半。

        ……

        此时,邬有礼看着手机上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匿名短信来到了大排档,短信上写:“报社南边的大排档有你想见的女人,来吧,陪我聊聊。”

        邬有礼闻着味儿就来了,一眼瞅见胡菲菲,心说难道是她发的?这一个月她和骆千帆活得挺郁闷,难道要服软?

        “胡菲菲,骆千帆玩腻了就把你甩了?”

        “去你妈!”胡菲菲正憋气难受,一听这话,手里的酒瓶子差点儿砸过去,酒瓶子举在半空才看清来人——邬有礼!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来了骆千帆,悄无声息进了大排档,在角落里选个位子坐下来,拿酒瓶遮脸,竖起耳朵观察两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