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立足不容易,老混蛋,别惹我 第15章 致命一击
    (四千六百多字的大章节,结束第一卷。请收藏支持。)

    邬有礼俩逗号眼笑眯笑眯藏污纳垢、藏奸纳邪,他认定了胡菲菲要跟他讲和,既然讲和,那就得付出点代价。

    邬有礼拉了把椅子坐下来,一开口满嘴风凉话:“怎么,一见面就打我?试试看?!

    “话说回来,胡菲菲我真搞不懂你,骆千帆那愣头青有什么好的?把你迷得神魂颠倒!明明就是一个坑,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唯独你不顾一切往里跳,现在怎么样,他失意、你失恋了吧?人压根就瞧不上你,送上门人家也瞧不上!老板,来件啤酒,算她账上。”

    邬有礼要了啤酒,倒上一杯,继续说风凉话:“人生在世都他妈贱货,贱人当中数你最典型,以前我对你多好,见习期就罩着你,扶上马、送一程,你吃我喝我还耍我,一年多我只闻到鱼腥吃不到鱼肉,关键时刻还被人打一顿,我就去了,报社里谁敢这么耍我?

    “我早就说过,在社会新闻部,凡是跟我作对的不会有好果子吃,骆千帆怎么样,让他继续牛鼻啊!再过几天就得滚蛋,他不走我就让宋炭下岗。你也跟我作对,好啊,你上个月稿费少了一千吧?这个月更惨,就你那水平,我不给你线索你就得饿死!”

    邬有礼一杯啤酒下肚又倒上了一杯,斜着眼睛瞅着胡菲菲,等她反击,等她怒骂,如果她反击了、怒骂了,那就是对胜利者的褒奖。如果她这都能忍受,就可以跟她好好谈谈条件了。

    胡菲菲先是气愤,而后慢慢地脸上露出了微笑,她慢慢站起来,跟大排档老板要了个酒杯,满上白酒,双手端给邬有礼,咬着嘴唇,双眼扮萌:“邬主任啊!其实我到报社这一年多挺感激您的,见习期要不是您带我我哪能留下来?我敬您一杯。”

    “哟?风向不对啊?”邬有礼眼睛斜着胡菲菲。

    “什么风向对不对的,我还年轻,以前不懂事,在这儿给您道歉了。”胡菲菲一饮而尽,眼巴巴地望着邬有礼。邬有礼逗号眼里闪烁着狡黠,也把杯中酒喝了。

    胡菲菲说:“其实吧,我不懂事,骆千帆更不懂事,臭毛孩子而已,您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干脆你就当个屁把他给放了。我到报社就是混日子,可是骆千帆不一样,人家科班出身,怀揣梦想,想当个好记者,您身居高位,手握大权,一脚把人的梦想踢碎了,不是毁了人家一辈子?没别的,我求您对骆千帆网开一面,给人留条路……”

    “嗬!胡菲菲,你又敬酒又卖萌,绕一圈子还是为了姓骆的?不过对不起,让我饶了骆千帆,没门!他打我,算计我,就必须给我滚蛋!除非……”

    “除非怎么样?”

    邬有礼的逗号眼眨来眨去,喝了口酒,舌头舔舔牙。

    “除非……俗话说,在哪儿跌倒就在哪儿爬起来,梦在哪儿碎了就在哪儿拼起来。那天晚上要不是骆千帆,我们的关系就能更进一步,我就想,除非你愿意跟我接着那一环继续走下去,明白吗?”

    “邬主任你说什么,我不大明白。”

    “都是成年人,这还不明白吗?我就直说了吧,只要你愿意陪我一晚,我就放了骆千帆,让他顺利转正,怎么样?我知道你喜欢骆千帆,为喜欢的人作出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骆千帆隔着两排桌子听得清清楚楚,差点儿把酒瓶子抡过去开了他的脑袋。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目光望向胡菲菲,胡菲菲的笑容僵在脸上,不过很快恢复了:“邬主任,我明白了。邬主任你看我手上是什么?”

    邬有礼够着头去看,离得近了,胡菲菲扬手一杯酒泼在脸上,顺手抄起一个酒瓶子要砸,邬有礼一挣,躲过了酒瓶,椅子却翻了。

    邬有礼摔在地上,起来就不干了,逗号眼一瞪卡住了胡菲菲的脖子,胡菲菲借势大喊:“救命啊,人贩子打人了,人贩子大人了,抓坏蛋啊!”

    邬有礼一愣,想要撒手,可手被胡菲菲牢牢抓住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外人看来好像是邬有礼死死卡住胡菲菲的脖子不放。

    吃饭的人一听都站了起来,正犹豫要不要过去帮忙的时候,骆千帆第一个冲过去,来到邬有礼的身后,把桌子边的垃圾篮抄起来扣在他的脑袋上,龙虾壳、用过的餐巾纸搞了他一身,头被垃圾蓝罩着什么也看不见。

    紧接着,骆千帆一脚把他踹翻在地,踢了两脚,其他人一见有人带头,也都一哄而上拳打脚踢,邬有礼脑袋上被套个垃圾篮打得满地打滚。

    骆千帆趁大乱拉起胡菲菲抽身而走,躲到了一边僻静之处。

    胡菲菲瞅着骆千帆五味杂陈,突然黑下脸问道:“你是不是在躲我,是不是?是不是……”问着问着,鼻子一酸,抱住了骆千帆。

    骆千帆心中一软,犹豫一下,轻轻拍打她的背:“好了好了,你放心,今晚所有的事情都会解决。”

    胡菲菲一愣,骆千帆微微一笑:“这一片的片警是宋炭……”

    ……

    邬有礼被胖揍一顿,要不是旁边停下一辆警车,非把他打个半死。

    警车上下来两个民警,走在前面的是片警宋炭。众人看到警察都纷纷上前指证:“这家伙是个坏蛋,人贩子,要把一个女的给骗走卖掉,刚才还打那女的。”

    宋炭一招手,跟着的那个民警上去把邬有礼铐住。

    邬有礼被打成了五眼青,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尤其肋部喘气儿都疼,怕是肋条断了。

    邬有礼哎哎哟哟指着众人叱骂:“我是记者,我跟那女的是同事!你们******都是混蛋,我跟你们没完……哎哟……”

    骂着骂着一扭头望见宋炭,心里咯噔了一下。

    宋炭也不理他,问围观和下手打人的那帮人:“各位,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来,做个笔录。”

    “我来!”“我来!”“我也愿意!”

    没想到这帮人争先恐后都愿意做笔录。宋炭让老板腾出一张桌子,就地讯问。

    打人的、围观的几个人几乎全是一套词:“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个男的对那个女的动手动脚,摸人家的手,摸人家的脸,还掀人家的裙子。女孩子不干,要走,他不让,卡住女孩子的脖子要强行带走,还说什么,‘都是成年人了,害什么羞啊’。其他难听的话说的太多了,都不好意思学。我们大家要是不管,女孩子就被他糟蹋了……”

    邬有礼一听眼珠子差点儿瞪出来:“胡说八道,造谣污蔑,没有的事情!”

    他说一句,周围的人有十个人指证他:“就是你说的,我们都听见了,也看见了,官司打到哪儿我们都愿意作证。”

    宋炭和另一名警官一一记下来,让众人签了字,留下了联系方式,嘱咐他们,如果需要,他们必须随叫随到。

    邬有礼本来肋条疼,现在又气得肺疼,捂着肋条直叫唤:“哎哟哟,你们说话要法律责任的。宋警官,你不能偏听偏信……”

    宋炭微微一笑:“偏听偏信?人家十几个人看到你做坏事,我不信他们难道信你?”

    邬有礼说:“那总得听听胡菲菲怎么说吧?刚才就是我跟胡菲菲发生的冲突,若真像刚才那些人所说,胡菲菲干嘛要跑?所有的事情你问问胡菲菲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胡菲菲在人群外骂了一声:“邬有礼,你个王八蛋,你就是个色`狼,屡次三番骚扰我,我早该报警抓你!”

    说话间,胡菲菲揉着眼睛进来了,挤进人群,眼睛哭得像桃一样,也做了笔录,所说与刚才那些人所说相得益彰,互为补充。

    直到现在邬有礼才觉得不对头来,越想越是一个圈套。咂摸出滋味的邬有礼指着宋炭的鼻子大骂:“宋炭,不对吧?是不是你给我下套?是不是还有骆千帆的份儿!骆千帆在哪儿?宋炭,你最好放聪明点儿,我有你的把柄!你给我玩阴的,难道忘了还有把柄抓在我的手里吗?你难道忘了开锁的老张吗?”

    宋炭不理他,问另一名警察:“这情况怎么办?”

    那警察说:“还能怎么办?先送他到医院接受治疗,然后拘留。”

    两个人不由分说,把邬有礼架上警车赶奔医院。

    路上,宋炭让那名警察带上耳麦听歌开车,他则冲着邬有礼嘿嘿一笑,邬有礼被他笑得毛骨悚然。

    “你要干吗?宋炭,你会后悔的!我是虹城都市报主任,我写死你。”

    “是吗?让你回味一段录音先。”宋炭说着,把一支录音笔放在了邬有礼的耳边:“……社会新闻部都是我的人,都听我的话,我说黑没人敢说白,所有人都指责你,我就不信你还能翻起多大的浪?……尚云峰夏繁天我谁也不放在眼里,我来报社比他们都早……”

    邬有礼脸上的肉直蹦:“这录音不是被我毁了,而且没有被备份!”

    宋炭说:“你他妈傻啊,没有复制备份,我不会翻录一遍吗?”

    “你……好好好!算你他妈狠,可那又如何,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明天你敲诈勒索、吃拿卡要的事情报道出来……”

    宋小胡子又嘿嘿一笑:“孙子啊,忘了告诉你,老张最近报案,说你和张路搞新闻敲诈,讹诈了2000块钱,已经向我报案了,有没有这回事?”

    “我……”邬有礼面如死灰。

    宋小胡子笑了笑,继续说道:“老张报案的时候还说,上次也是你逼他敲诈我。我念及你和骆千帆是同事,还没有正式立案,既然你不识时务,好啊,我明天就去立案。

    “还有啊,昨天有人给我们派出所寄送了一份资料,举报你邬大主任,我看有必要让你看看。”邬有礼说着,取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扔给邬有礼。

    邬有礼急忙捡起来、打开,粗略一看,额头冒汗:“你……这是从哪里来的?”

    骆千帆手里还有一份相同的材料,打开来边看边说:“邬有礼,害怕了吧?你以为骆千帆这一个月在忙什么?不过多亏了你,你让他到阅览室看报纸,看来看去就看出玄机来了,他在你以往的新闻报道中找出许多线索,顺着线索摸排,竟然查出许多罪证。你瞧,骆驼这资料多扎实,还有当事人按的手印。

    “先看这一条,虹东区一化工企业污染河道,你派张路去采访,回来稿子没发,你却把稿子传真给了人家企宣部,成功索要一万元。

    第二条,你以曝光油气站经营存在问题、卫生院出售假药、卫生院发生医疗事故等负面事件为要胁,敲诈勒索2.8万元,下面还有好几起,总金额算下来……妈的,竟然超过20万。

    “老小子,20万啊!这么大的金额,恐怕今天进了派出所,没个三五年你是出不来咯。”

    邬有礼浑身哆嗦,顾不上肋骨疼,“扑通”给宋炭跪下:“宋警官,都是朋友,都是误会,能不能放兄弟一马,千帆兄弟在哪儿,我想跟他说句话行吗?就说一句。”

    “说什么都晚了!要没这些事,骆驼没想着把你怎么样,他只想留在报社,好好当个记者,可是现在饶了你他就是包庇!那也是犯罪!”

    邬有礼嚎啕大哭起来,警车进了医院还在哭,扯住宋炭的裤腿:“我退赃可以吗?全退出来能不能饶我这一次?”

    “哎呀,你可真烦!你先去治伤,我打电话问问骆千帆的意思吧。”

    邬有礼被另一名警察送进了骨科,两条肋骨骨裂,至少休养小半年。

    此时宋炭也打完了电话:“邬有礼,算你走运,骆驼冒着犯罪的风险决定放你一次,不过他提了两个要求:第一,你这样的人品不适合当记者,是害群之马,伤养好就换个工作。第二,报社阅览室管理员的孙子动手术需要钱,你敲诈所得匿名捐出一半吧,10万。

    邬有礼呜呜大哭,既不甘心辞职,又不甘心退赃,但又能怎么办呢?不答应就得坐牢。

    ……

    邬有礼以养病为由,电话向报社递交辞呈。社会新闻部暂由副主任葛登暂代。

    9月21日起,骆千帆连续好稿,8个工作日写了18篇稿件,挣了36分,合计61分,圆满通过见习考核,成为虹城都市报的正式员工。

    ……

    国庆节前一天晚上,吴大嫂家常菜馆,骆千帆、宋炭、老凯、胡菲菲、马玲举杯庆祝。胡菲菲问骆千帆:“我很奇怪,那天晚上,为什么很多人帮我追打乌贼,而且打完之后众口一词帮我说话?”

    老凯像鹅一样嘎嘎大笑:“那些人都是我的员工,骆驼事先安排在那儿的,当然替你说话。”

    胡菲菲望着骆千帆:“你怎么知道那天乌贼要去?”

    老凯又嘎嘎大笑:“因为我给邬有礼发了一条短信,我给你念一念:‘报社南边的大排档有你想见的女人,来吧,陪我聊聊’,怎么样,这词儿,是不是像长了钩子一样?”

    “你们竟然拿我当诱饵!可是骆千帆,你既然搜集了邬有礼那么多罪证,那天晚上何必再拿我当诱饵,把他引过去。直接抓了不就是了!”

    骆千帆喝了口鲫鱼汤说:“我烦他,就想打他一顿出气!”

    “那……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骆千帆说:“演戏给邬有礼看,你我越颓废、越生气,邬有礼就得意,得意才会忘形!不说这个了,菲菲,明天随我去医院看个人吧……”

    ……

    虹城市儿童医院,报社阅览室周大妈的孙子已经顺利做完手术。骆千帆、胡菲菲带着礼物去前去探望。

    周大妈拉着骆千帆的手老泪纵横,说多亏了一位好心人,匿名捐助了10万块。

    胡菲菲想说出实情,骆千帆悄悄拉她一下,说:“周阿姨您人好,好人自然有人愿意拉您一把。”

    一旁胡菲菲瞅着骆千帆,觉得他好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