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17 发配(2)
    骆千帆后来才知道,除了他以外,未能通过见习考核的几个人也被分到了发行部,算报社网开一面,再给一次机会,如果发行工作做得好,还有机会再回到记者部。

    骆千帆更别扭——什么意思?那就是说再给我一次机会呗?到底是谁给总编室提交的报告?为什么针对自己?难道是邬有礼?不可能!谅他也不敢。或者张路?极有可能!这小子跟邬有礼走得近,恐怕是背后摆我一道。

    按照规定,骆千帆当天就要去发行部报道,他心里别扭,跟老凯打了个电话:“老凯,请我吃饭,我心情不好!”

    老凯嘎嘎笑着问:“咋?乐天真有新欢了?”

    “去你大爷!我要吃澳洲大龙虾、大闸蟹。你带够了到‘武大嫂’等着!”

    “我也要吃大闸蟹!”胡菲菲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也冲着电话大叫。骆千帆瞅她一眼:“又跟着我混吃混喝?你一个女孩子老跟着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混什么劲?”

    胡菲菲白了他一眼,关心地问道:“小骆骆,是谁冒坏水把你弄到发行部?”

    “你都知道了?”

    “可不是吗,我最关心你!是不是张路给你下绊子?”

    “你也觉得是他?”

    “是?干脆我去问问他,干嘛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

    “别!别没事找事!”骆千帆制止了胡菲菲。

    ……

    一个多月没到武大嫂家常菜吃饭了,武大嫂见面就数落他:“有钱了就把姐这小地方忘了不是?”

    骆千帆嘿嘿笑:“嫂子说什么呢,有钱了就来得多了,没钱了才不来。老凯来了吗?”

    “来了,还带了海鲜和马玲!都是你们男人爱吃的东西……”

    胡菲菲被逗得大笑。老凯马玲宋小胡子都在,宋小胡子很不识趣,倒了杯酒先祝贺骆千帆成功转正,把骆千帆给气的:“宋炭,你妈的还祝贺,这顿饭你请!”

    宋小胡子瞪圆了眼珠子:“我就祝贺一下……”

    胡菲菲连忙把骆千帆被分到发行部的事情说了,宋小胡子恍然大悟:“就为这事啊,骆驼你放心,我还没跟张路算账,找个时间先揍他一顿给你出气,不过这个……今儿没带钱,下次我请,下次成吗?”

    老凯说:“骆驼你就饶了他吧,他现在哪有钱请客?他正筹钱买药呢,治他的抠门病,抠得都烂肠子了。”

    “滚,你下辈子还长不高!骆驼,真的,不是我不请,这样好不好,你不是要去发行部订报纸吗,你放心,我让辖区的商户帮忙订报纸,三十份成不?……五十份总成了吧?再让老凯帮你解决个百八十份,任务不就完成了?”

    骆千帆说:“反正你他妈只要自己不掏钱说什么都行。”

    ……

    有几个过命的朋友真好,骆千帆跟他们在一起很快忘记了烦恼。这时候,楼下吵吵嚷嚷像在吵架,胡菲菲好奇要下去看看,正巧武大嫂把蒸好的螃蟹端上来,放好之后,拍了拍骆千帆:“骆驼啊,姐有点事求你们帮忙。”

    “咋回事?宋警官在此,有什么事解决不了?”

    武大嫂面露难色:“不是,就得你出面!下面有个无赖,吃完了饭不想给钱,抠一块脚指甲扔汤碗里,反过来要我们赔钱,开口要赔500块钱精神损失费,这不是讹人吗?你家大哥都看他抠脚了!我们不赔,就跟他交涉,后来要我们给他免单,另外赔偿100块。

    “要说百八十块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他说出来的话气人,他威胁我说:“你放尊重点儿,要不然我一个电话就能叫来虹城都市报的记者,不免单就曝光,让你的店关门’,你们说多气人!兄弟,你是记者,快去看看认不认识他,认识的话我就给他免单……”

    骆千帆今天本来就憋着一肚子气,一听这个更别扭:这他娘什么鬼?你扛着谁的旗子不好,干吗打着都市报的旗号?名声都他妈被这帮无赖给败坏了。

    “骆驼,你们虹城都市报好牛逼啊!”老凯奚落骆千帆,骆千帆气得哼了一声,问武大嫂:“不是有摄像头吗?”

    “有,都拍下来了。”

    “那还怕什么?宋警官,走吧,下去看看?”

    骆千帆随着武大嫂下楼,胡菲菲、宋炭等人后面跟着。一楼大厅坐着一位“太爷”:年龄30多岁的样子,蒜头鼻子,大嘴。嘴一咧要没耳朵挡着能咧到后脑勺。眼睛贼大,骨碌骨碌直转,就像哈里波特里面那精灵多比似的,一低头都怕眼珠子掉碗里。

    此时他靠坐在位子上,一条腿翘在桌子上,正等着武大嫂回话。

    “就是他?”

    “就是他!”

    骆千帆回身在宋炭身上一摸,宋炭一下没捂住,口袋里的香烟被骆千帆掏了去。

    骆千帆走上前去,抽出一根香烟递给那蒜头鼻子,很客气:“老哥,不好意思,打搅一下。”

    蒜头鼻子翻着眼睛瞅着骆千帆:“你谁啊?”

    “交个朋友,来抽根烟先。”

    蒜头鼻子把烟接过来,骆千帆给他打火点上:“老哥,这店老板是我家亲戚,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老哥,能不能给兄弟说说。”

    “哟,老板娘请你出头?好啊!你瞅瞅……”他把桌子上的一个碗往骆千帆面前推了推,里面飘着一块黑黢黢的脚指甲,恶心死了。

    蒜头鼻子说:“瞅见没,这饭店卫生不行,给客人吃脚指甲,这不恶心人吗?隔夜饭差点儿吐出来。看你态度好,我有两个要求,第一免单,第二,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不赔的话对不起,我一个电话叫来虹城都市报的记者,给你们曝光,今天曝光,明天就得查处关门。”

    情况跟武大嫂说得一致,骆千帆冷笑一声,脸色突变:“不对吧,明明是你自己抠下来的脚趾甲,怎么能诬陷我们呢?虹城都市报的记者都是说实话、办实事的人,怎么能替你这样人说话?不如你把虹城都市报的人喊来吧,我们也见见他是谁!”

    蒜头鼻子先是一愣,而后把大眼珠子一瞪:“怎么?跟我来硬的!你可别后悔!”

    “后悔也不怕,我宋哥家里专卖后悔药!你打电话叫人吧。真曝光了,我家饭店不开了!”骆千帆往蒜头鼻子对面一坐,等他打电话。

    “好好好,既然作死你等着!”那家伙气急败坏,拨了个号码。接通以后,发号施令道:“我在虹大对面武大嫂家常菜吃饭,在他们饭菜里吃出了恶心人的东西,你来一趟,或者派个记者过来……什么你管不了……你别说了……快来,其他事回家再说!”

    说了半天,放下了电话,望着骆千帆点头挑衅:“作死!你就作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