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1章 影楼总经理
    来人是个“大”帅哥,大龄、大个,看上去三十五六岁,头发油光锃亮,皮鞋也油光锃亮,像个成功人士。

    他微微一笑,把购物袋往左青竹面前一递:“青竹,刚买的一条裙子快收下吧,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想请你看场电影可以吗?”

    左青竹面露尴尬:“我不能收你的礼物,晚上也没有时间,你也知道的,我这边挺忙……”

    “瞧你,又跟我见外,一件裙子、看场电影而已,怕什么?”

    “余老板,我说很多次了,咱们俩不合适,您是个大老板,我不过是个打工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许再说这个,晚上6点,我来接你,一起吃饭看电影,就这么定了!”

    那人语气挺霸道,左青竹急了:“不行余老板,真的不行,晚上我有约了。”

    “有约?”男人一愣,望望骆千帆,见他戴着个小红帽就有了三分轻视:“跟他?”

    他的眼神刺激了骆千帆。本来他觉得这男人还不错,除了年龄大点儿,但有身份、有地位,郎才女貌追求左青竹挺合适,可是这家伙骨子里瞧不起发行员,怪不得左青竹不想见他。

    左青竹给骆千帆使眼色求助,骆千帆装作没看见,冲那人嘿嘿一笑:“其实左站长没约会,更不是跟我约会,她像个公主一样,怎么可能瞧得上发行员……”

    左青竹使劲儿瞪骆千帆,骆千帆说:“你瞪我我也这么说,其实你遇到了难事不妨跟这位先生说明白,人家是大老板,说不定能帮上忙呢?是这样的先生,左站长遇到了难事。”

    “哦?什么难事?说说看。”

    左青竹慌忙说道:“我没遇到难事……”

    骆千帆却一脸忧心:“左站长你就别瞒他了,什么事都自己扛,这样不好。再说了,在你看来是天大的事,可别人看来小意思,举手之劳而已。是不是余老板?”

    “是……是吧,到底什么难事?”

    骆千帆说:“我先问问你做什么大生意的,你大名怎么称呼?”

    “哦,我是‘抬花轿’婚纱摄影的总经理,余德阳。”

    “哟,抬花轿,虹城前二的摄影楼,那左站长这点难事对您算不得什么。我先自我介绍,我姓骆,骆千帆,是个刚入门的发行员。您知道的,都市报正在突飞猛进大发展,三年上个大台阶,今年提出追赶同城媒体虹城晚报的目标,所以给各个发行站提出了巨大的发行任务,每个站长要带头发行2000份报纸。

    “2000份,任务很重,您也知道的,左站长大客户不多,要完成2000份的任务太难了,愁得不行,您是大老板,又送礼又吃饭,但这些对左站长来说都是虚的,没用。左站长在意的是发行任务,要让左站长高兴不如帮她完成发行任务。”

    “余老板,你别听他的,他……”左青竹不住地解释,可是骆千帆根本不听,打断左青竹,“批评”她:“左站长,有困难说出来有什么不好,我看出来了,余老板对您有好感,要追求您对不对?那就更应该帮忙了,一个人的困难两个人分担,相濡以沫,共同面对,有什么不好?

    “退一万步说,如果他不帮你,你拒绝他他也没话说不是?余老板,我只是个发行的新兵,社会阅历方面也比您差得远,照您说,小骆我说得有没有道理?您不帮这个忙合适吗?”

    骆千帆说话滴水不漏,把余德阳架住了下不来,只好说道:“……的确不合适……原来左站长发行任务这么重,好啊,以前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我知道了,一定尽力帮忙。一份报纸多少钱来着?”

    “便宜,180一份,一年365天,相当于每天5毛钱,5毛钱买不了烟,喝不了茶,擦皮鞋都擦不了。如果您能帮左站长完成任务,看场电影吃个饭一定不是什么难事。”

    “也是。青竹啊,这事我放在心上了,别发愁,既然你晚上有时间,我6点还来接你。”

    左青竹还想拒绝,骆千帆一拉她的袖子,不让她说话。左青竹又要去还礼物,可余德阳已经出门,开上汽车走了。

    左青竹抱着礼物很为难:“千帆啊,你不该那么说的,就算他愿意帮我,“抬花轿”也不可能订出20份报纸。还有这礼物,拿人家的手短……”

    骆千帆一笑:“左站长,平常心,首先我觉得这个人还不错,虽然年龄比你大几岁,但有事业,有前途,跟他发展没什么不好。你不喜欢他?”

    “也不是,就是觉得……”

    “觉得他年龄大?”

    “倒不完全是这个原因。反正我也说不清楚,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俩怎么认识的?”

    “偶尔认识的。抬花轿在虹城有四家店,规模最大的是虹东区总部这家店,但是去年发生一场火灾,总经理被开了,重装开业以后余德阳上任,但是生意大不如前,余德阳上任三个月毫无起色,现在势头被‘太平洋假日’完全压制,他也挺苦恼。

    “上次我替段给他们店里送报纸,那个时候他刚调来当总经理,我看他一直在抽烟,就跟他聊了一会儿,从那就认识了,不过从那以后,他总是各种理由找我,送礼物,我……”

    “我明白了,他追求你太主动反倒让你害怕!正好,发行任务押给他,相当于祭出一颗试金石,他若真喜欢你就会当成自己的事情,如果别有目的,他就不会真心实意帮你。反正主动权都会抓在你的手里,要进能进,要退能退,有何不可?再说了,就算你拒绝他也不能一味躲避不是?适当的策略也是必要的。”

    左青竹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觉得骆千帆所说也有一定道理,但一想到晚上要赴约又纠结起来:“可是他晚上来接我怎么办?”

    骆千帆神秘一笑:“你放心吧左站长,晚上你随便找个地方散心,把发行站交给我,我来应对他。他若真心追求你,我成全他,帮他发展事业,他若别有动机,嘿嘿,那怪不得我,总之你放心,保证你吃不了亏。”

    “你要做什么?”

    “别问了。”

    “那不行,我虽然不愿跟她相处,但他没做错什么,只是……追求我而已……”

    “那好吧,既然你于心不忍,我们不如策划一个双赢的活动……”

    骆千帆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左青竹脸上重新绽放了钦佩和善的笑容:“你怎么那么多鬼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