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3章 第一单(2)
    钓鱼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不知不觉,余德阳慢慢上了骆千帆的钓钩,当天回家还在想着“见证”的事。

    抬花轿是个大企业,每年用于市场营销和广告策划的预算不是个小数字,三年来与虹城最大的平面媒体虹城晚报一直都有合作,但宣传效果并不明显。

    尤其去年发生火灾,今年公司持续低迷,晚报未能通过活动策划和广告推介帮助抬花轿逃离水深火热。余德阳新官上任做梦都想起死回生,重新压制太平洋,问题是既没有创意,也没有机缘。

    骆千帆讳莫如深使得余德阳焦躁不安,他就想在左青竹身上寻求突破,问问她:“见证”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虹城都市报跟太平洋到底怎么个合作方式?

    给左青竹打电话,打了三次还是没接。余德阳不甘心,第二天直接去到发行站,还带了一大盒子巧克力当礼物。

    左青竹在,骆千帆不在。一问,左青竹说骆千帆今天不来,先去投递报纸,完事以后去“太平洋”。

    余德阳问:“去太平洋是不是为了‘见证’的事儿?”

    左青竹一脸吃惊:“你怎么知道‘见证’?”

    余德阳语重心长,好像积攒了往生的委屈:“青竹啊,昨天你还要我帮你,我这边绞尽脑汁帮你订报纸,你们却转脸向太平洋大献殷勤,这一刀扎得我好苦。”

    左青竹特别为难:“对不起余总,出现这种情况我也不想的。但是,骆千帆是记者,跟其他的发行员不一样,‘见证’的发行创意是他想出来的,我不能强迫他抛弃太平洋转而跟你合作。其实我一开始想到了你的,但是骆千帆说抬花轿与太平洋相比没有优势,思想也比较保守,所以……”

    余德阳连连摆手否认:“不不不,思想保守那是以前,你还不了解我吗?思想不解放我也不可能成为新任的总经理。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跟骆千帆谈谈,只要说服他跟我合作,我保证开出比太平洋更优厚的条件。他的目的不是发行吗?太平洋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既是合作,也是帮你,两全其美。”

    左青竹十分为难,好久才答应劝劝骆千帆。

    左青竹把余德阳昨天送来的裙子、今天送来的巧克力都还给他,推来挡去,余德阳非要左青竹收下,否则就是不愿意帮忙劝说骆千帆。

    余德阳上午走了下午又来,骆千帆还是不在。

    要了骆千帆的电话,打了三次才接,骆千帆开口便是责怪的口吻:“余老板啊,算你厉害,连左站长都来劝我,夸你半天,说你志向远大、眼光长远,值得合作,弄得我好为难。太平洋约我晚上吃饭你说我去不去?”

    “别别别,兄弟,晚上我安排,你把左站长也喊上,咱们聊聊成不成?”

    “好吧。但是咱俩吃饭的事情不能让太平洋知道。三个人吃饭人太冷清,我带三个朋友过去……”

    ……

    余德阳把饭局安排在了虹城大名鼎鼎的“好运来”。三年前“好运来”开业的时候打出很霸道的广告词——“好运来”:有钱人的选择。

    开业以后被老百姓口诛笔伐,退休靠干部走到门口都得吐一口,以宣誓继承了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没有忘本。

    骂归骂,生意好得出奇,老百姓用钱投票,请客吃饭到“好运来”才有面子。

    骆千帆的传播学老师把“好运来”的成功营销当作教学案例来讲:“比‘好运来’牛逼的饭店酒楼精致餐饮多了,明目张胆大张旗鼓‘为有钱人服务’,抓住了那些暴发户人的一边自卑、一边炫耀的心理。”

    传播学老师最后总结道:“这是鱼龙混杂的时代,这是挣钱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造就了千千万万的暴发户,千千万万的暴发户们都在像狗一样寻找电线杆子撒尿以宣誓主权,向世界宣告:老子有钱了。‘好运来’就是这么一根电线杆子……”

    “好运来”的老板后来专门请那传播学老师吃过一次饭,没多久,传播学老师辞职下海,辞职书上写道:“我有一个梦想,愿在金山银山的世界染得一身金黄。”

    一年以后,他成为一个大传销组织的首席讲师,挣得盆满钵满的时候被警方当成传销组织领导核心抓了,‘染得一身金黄’的同时却输掉了人生。

    来到“好运来”,骆千帆又想起那个老师,不知道那天的饭局上“好运来”老板如何“洗脑”了那位传播学老师。

    余德阳已在“好运来”等候,他不是一个人来的,带了公司两个企划人员陪同,与骆千帆年龄相仿,西装笔挺,夹个包都像卖保险的。

    骆千帆和左青竹带了老凯、马玲和宋小胡子来。老凯穿了件休闲格子夹克,马玲穿了件小风衣托着大胸挎着老凯的胳膊,俩人一副“老子很牛”的样子。

    饭局如战场,气场很重要。余德阳是大企业的总经理,企业高管,也算是成功人士,气场不小,骆千帆带上老凯他们三个是怕落了下风。宋小胡子是民警、公务人员,老凯是老板,都是吃过见过的主,很容易占得心里优势。

    一见面,骆千帆先介绍老凯:“这是我好兄弟,做生意的,我写的那条龙鱼就是他的,最近还准备花三五十万再买几条,余老板有意养龙鱼的话你们可以交流经验。”

    老凯吹牛皮眼都不眨:“说少了骆驼,你哥哥我已经订好了,98万,又进了18条。我准备也搞个‘至尊九龙’,再搞个‘金龙大会’。”

    近百万买18条鱼,一句话把余德阳给镇住了,顿时对眼前这桌人另眼相看。俩企划人员一开始没怎么瞧得上其貌不扬的老凯,这时候也肃然起敬,敬的不是老凯,敬的是金钱和成功!

    余德阳连连敬酒,很快把话题引到合作上,追问“见证”的具体内容。

    骆千帆话到嘴边,绕来绕去,就不上当。跟宋小胡子、老凯一使眼色,俩人加上骆千帆轮番敬酒,菜还没吃几口,余德阳三两下了肚。

    余德阳俩手下本想挡一挡的,马玲不同意,端着酒杯在余德阳身边一走一过,挨挨蹭蹭,余德阳顿时服软,加之不想在左青竹面前失了面子,又喝了不少。

    随后进入老凯的节奏,老凯扯着鹅一般的嗓子开始塑造骆千帆,怀念从小到大峥嵘岁月,气氛挺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