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4章 第一单(3)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4章 第一单(3)

    余德阳酒喝了有六七两一句想听的话也没听到。好在他酒量不错,还能支撑。

    他又提起“见证”的事情:“骆兄弟,你吊了我那么长时间胃口,给我说说‘见证’到底是什么内容,怎么个‘见证’法?”

    骆千帆一看差不多了,这才对余德阳说:“余总,你们跟虹城晚报、电视台一直都有合作,明年继续合作不就是了?现如今虹城都市报的市场占有份额只能排虹城老二,比不了虹城晚报的,我们的小创意也许您看不上的。”

    “哎哟,坐下来都喝半天酒了,不如把目光放长远一些,多谈一谈合作前景,别提晚报和太平洋了好不好,多闹心?”

    “唉,得了!我这也叫吃人家的嘴短,谈谈就谈谈吧”,骆千帆犹豫半天,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余总,您这两位助手是专业搞婚庆市场广告策划的,前辈高人,那么我先讨教讨教:你们跟虹城晚报、虹城电视台怎么合作的,能不能开诚布公地说一说?”

    俩企划人员面面相觑,又望着余德阳,那意思:这是算商业机密,能说吗?

    骆千帆笑了:“怎么?不想说啊?那我替你们说好不好,你们听听我说的对不对。就拿虹城晚报来说,你们两家的合作方式大概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常规合作,花钱购买版面——一年之内,打包给虹城晚报一定数额的资金,换取一定数量的版面,定期或者不定期投放广告,告诉读者:拍婚纱找抬花轿。说白了这叫‘花钱拉客’。

    “二是非常规合作,给报社钱,请他们帮你们策划营销活动,发布看上去像新闻的企业宣传软文,塑造抬花轿的正面形象。抬花轿出现负面新闻的时候,晚报出面帮你们摆平。这也有通俗的说法,一个叫花钱买赞,一个叫花钱灭火。余总,我说的对吗?”

    “……对!只是……”

    “只是你们冤枉钱花了,效果不明显,我个人愚见,广告轰炸容易审美疲劳,造成受众的逆反心理。人都烦你了,谁还到你这来拍婚纱?久而久之,温水煮青蛙,眼看着被人超越没有办法。”

    “……被超越谈不上吧……主要还是那场大火,伤了元气……”

    “您要还这么说就是拿我当外人,话到嘴边留半句,心不诚,算了,我说错了,余总,我给您赔不是,祝愿抬花轿一马当先,风云独霸,我敬您一杯。”

    余德阳当然听出他话里的讥讽,忙端起酒杯用大笑掩饰:“千帆兄弟年龄不大,专业素养可真不简单,既然如此,我就没必要讳疾忌医了,情况的确就是你说的这么个情况。那么,下一步我该怎么办?我们和媒体合作该如何‘见证’?”

    他又把话题扯到了“见证”上,骆千帆不慌不忙,把酒杯放下:“您是开影楼的,挣的是成人之美的钱。我想问你,你对婚礼和婚纱照怎么理解?”

    “怎么理解?幸福美满、修成正果,爱情的殿堂……其实我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可是这跟见证有什么关系?”

    骆千帆说:“我年龄比您小几岁,又是外行,说几句粗浅的理解,您给指点指点。我理解婚纱照和婚礼,其核心价值在于见证与分享。拍婚纱照了,结婚了,把最漂亮的婚纱照在婚礼现场循环播放,就是为了让亲朋好友见证,见证爱情的圆满,见证幸福的开端,分享新人的甜蜜,享受大家的祝福。这就叫‘见证’?”

    余德阳更糊涂了。道理都懂,合作如何“见证”?

    骆千帆说:“据我观察,现在婚纱影楼能做的只是让新人看上去更漂亮,怎么把照片拍得更漂亮,建实景基地,升级摄影摄像器材,升级服装,其实这都是舍本逐末。

    “什么是本?一个非常大的发掘空间所有的婚纱影楼都没有发现,更没有做到。那就是:花很少的钱让更多的人去见证和分享他们的幸福,告诉更多的人:他们结婚了。谁能做到谁就有了更大的竞争力,足以重新占领虹城市场。这就是我‘见证’的主要创意。”

    说到关键点了,余德阳伸着脖子够着头问:“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怎么做?”

    骆千帆面露难色:“我再往下说就是核心内容了,创意说出来谁都能拿去用,我这边说了,你那边去找虹城晚报合作,我可没地方哭去。而且方案我都跟领导汇报过了,太平洋那边也基本谈妥了。要我往下说,你最好找个担保,即便你我合作不成,但必须保证不能剽窃我的创意。”

    余德阳哈哈大笑:“你放心吧,不会剽窃,只是……担保,我到哪里去找担保?”

    骆千帆手指左青竹:“找她担保。你喜欢她对吧,她对你也有好感,是她三番五次劝我跟你合作,如果我说出这个创意来你放我鸽子,那就是人品问题,左站长,你做见证,如果他出尔反尔,你保证一辈子不理他……”

    左青竹脸臊得像块大红布,尴尬许久终于点头。

    骆千帆这才放心:“那我就说了。我们跟太平洋‘见证’合作的具体方式是:‘细分受众,服务到家,一份报纸、半个通栏,见证与分享甜蜜幸福’。

    “怎么操作呢?就是每对拍婚纱照的新人,影楼送一份虹城都市报,新人结婚的时候,报社将在新闻版面上拿出一小块版面,或者下边开一个半公分的半通栏,刊发影楼的祝贺信息,‘某某婚纱影楼热烈祝贺某某先生和某某女士喜结连理’。

    “祝福的话可以多种多样,也可以新人拟写。或者在固定版面上刊登一张2寸的婚纱照,既宣传了影楼,又让全城见证了婚纱照和婚礼。

    “这个创意的最大卖点在于:任何普通人都可以把婚纱照登在报纸上,通过发行二十万份的大众媒体向社会隆重宣誓:‘我们结婚了,我们将百年好合,永结同心。’余总,你想想,这个措施会打动多少新人?得吸引多少新人光顾影楼拍婚纱照?

    “你一定在想:这么多报纸,订阅资金从哪里来?其实订报纸的钱不需要全由影楼出,可以影楼与新人共同承担,一份报纸180块,你们出80块,新人在婚纱照费用之外再出100块,就可以获得一年的报纸和婚礼当天一份登报祝福,如果你是新人,100块换个大福利,你动心吗?我现在只能透露这么多,更核心的东西不便透露。”

    骆千帆话没说完,马玲像发现新大陆一样:“骆驼,我和赵凯结婚的时候,把头版买下来登我们的婚纱照多少钱?”

    骆千帆哈哈大笑:“头版最多给你半个版,至少七八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