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5章 第一单(4)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5章 第一单(4)

    从古到今,中国的酒场,无非战场、情场、商场。

    鸿门宴上刀光剑影,离别宴上眼泪横飞,谈判宴上勾心斗角,觥筹交错之中暗自拨打算盘。

    骆千帆的“见证”的确是个好创意,对于大部分新人来说颇有吸引力,不过余德阳要算清楚成本和收益。

    略略犹豫间,骆千帆手机铃响,看到来电不敢接,直挠头,把电话往余德阳面前一伸:“瞅瞅。”

    余德阳一瞅,来电显示:“太平洋李”。

    骆千帆说:“太平洋李总那边盯得很紧。大家别说话,我先接个电话:喂……呵呵,没有没有,身体不舒服在家睡觉……您听谁说我跟抬花轿的人在一起吃饭?没有的事……对对对,我们合作当然找龙头老大,不过您也知道的,600份报纸我们领导不大满意,我也要等他最后拍板,您放心,明天下午,最迟明天下午给您答复,我明天上午去催,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决定权在我们领导手里,合作不成立总不能怪我……”

    如果刚才余德阳还有一点点犹豫,这通电话让他倍感压力,几乎下定决心跟骆千帆签约。

    骆千帆却并不着急。挂了电话,瞅着余德阳:“余总啊,你真让我为了难,我觉得特别对不住人家太平洋。你今天不必作出决定,回去做个市场调查,问问新人的看法,说不定跟我预想的不一样,也许新人根本不买帐。明天中午吧,明天中午之前做出决定,过了中午我就真的不能等您了。左站长,余总的人品你来‘见证’哦!”

    左青竹这一晚上脸一直都是红的,现在更红了。

    筵席继续,在老凯、宋小胡子的共同努力下,余德阳大醉。他一手抓住骆千帆的手,一手牢牢抓住左青竹的手,筵席结束都没松开,望着左青竹翻来覆去夸赞骆千帆:

    “青竹啊,骆兄弟前途无量,合作,一定要合作,你替我担保,我感谢你,明天我再送你一套裙子,穿,为什么不穿呢?你们报社有你这样尽职尽责的站长,有我兄弟这样的才子,大有可为,大有可为……”

    10点,筵席散去,宋小胡子、老凯、马玲打了一辆车先走了。醉醺醺的余德阳非要开车送左青竹回家,最后被骆千帆和两个手下架到一辆出租车上送走,他的车暂时停放在酒店的停车场。

    其实余德阳根本没醉,出租车走出一两百米,他突然坐直了身子,问一个手下:“问过太平洋那个摄影师吗,他们跟虹城都市报真要合作吗?”

    那手下说:“我问了,这两天的确有记者上门,刚才还发短信给我,说他们李总要请一个记者吃饭,但是记者临时改变主意,没去,估计就是骆千帆。”

    余德阳点头:“骆千帆真是个人才,这个创意的确不错,不过600份报纸要10多万成本,依你们看,合作一年值吗?”

    俩手下一个说值,“针对性定向营销肯定比广告轰炸效果要好。”

    另一个说有风险,“但如果客户能接受一半的成本,我们就会大赚。不是还有半天吗,明天上午问问客户,现场问卷,听听他们的意见。”

    ……

    “好运来”大门外还站着骆千帆和左青竹。骆千帆看着出租车走远了,把手机上通讯录上的“太平洋李”重新改回“胡菲菲”,又给胡菲菲打了个电话:

    “多谢美女来电!多谢你去太平洋采访!尤其拒绝他们的饭局做得好!麻烦美女明天上午再辛苦一下,去一趟抬花轿哦?……请客?那有什么?事成之后,想吃什么有什么?吃我?……我又不是唐僧肉……”

    挂断电话,左青竹问骆千帆跟谁打电话,骆千帆坦言相告:“报社同事胡菲菲!酒桌上就是她扮演太平洋的李总策划给我打电话,事先我把他的电话存成了‘太平洋李’,在余德阳面前演一出戏。”

    善良的左青竹动了恻隐之心,大眼睛在霓虹灯下扑闪扑闪,特不忍心的样子:“我们这么做不是成了骗子?其实余总对我挺好的……”

    “左站长心疼他了?酒场见人品,这顿饭吃下来,我觉得余德阳人不错,没喝酒的时候,人很儒雅,喝醉了酒也不失态,有个细节,他一手抓住我的手,一手抓住你的手,我当时还以为他要趁机轻薄你,没想到他虽然说话都颠三倒四了,但行为还是很节制,你是不是考虑接受人家的追求?”

    “你扯到哪儿去了,是不也喝多了?”

    “没有!清醒着呢!我真是这么想的,人家对你一往情深,你真的可以考虑考虑。”

    左青竹臊红了脸,咕哝道:“你别说了,我只是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有些不厚道,挖了个坑让余总往里跳,他要知道真相该多伤心……”

    骆千帆一瞅左青竹是钻进了牛角尖,不免自嘲道:“左站长啊,看来我忙活半天,在你面前还成了坏人!我都告诉你吧,其实‘见证’根本不是我的创意。去年我在帝都工作,其中一家婚纱影楼与帝都的报社就是这么合作的,大获成功,我只是把帝都的经验搬过来活学活用而已,余德阳新官上任不正需要烧这么一把大火?

    “你说咱们做事不厚道,可你也不想想,我们骗了他什么呢?金钱?地位?什么都没有?我只是要促成一笔签约,而且一旦签约成功,我们订出了报纸,余德阳也会从中受益,可以说既是自助,也是帮他,双赢。”

    左青竹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摊开在桌面上跟他谈?”

    骆千帆说:“我怕麻烦,拟写合同,修改合同,砍价压价,没个十天半月根本谈不下来,这多省事,最迟明天中午余德阳肯定找咱们签约。好了好了,你就放心吧,我保证明年的这个时候,抬花轿的业绩能更上一层楼。”

    “会吗?”

    “会的!你放心吧。”

    “那就好,反正不是骗人就好。”左青竹说着,在心里默算:“呀,270份,再加这六七百份,如果这一单签下来,你就订出去小一千份了,太好了,我明天就给颜主任汇报,她一定特别高兴……”

    “别别别,汇报就算了,我就想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求你了,别汇报……”骆千帆又想起那天在武大嫂家常菜发生的事情,仇人见了面,保不准颜如玉变成了又一个邬有礼,不把自己收拾死才怪!

    ……

    回到家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邮箱里有女朋友乐天发回来的新邮件,是她和同事们在意大利拍的照片,照片上的乐天笑靥如花。

    邮件往下拉,最后有句话:“骆驼同志,将来结婚的时候我们要来意大利度蜜月!”骆千帆思念顿时如决堤之海,发了个短信过去:“乐天同志,洒家想你了。”乐天秒回:“我连头发丝都在想我的骆驼。

    放下电话,又想起乐天的妈妈:该怎么讨她的欢心,她才能不横加干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