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7章 发行员闹事,掌控局面(2)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7章 发行员闹事,掌控局面(2)

    骆千帆气呼呼地夹枪带炮,对这帮“老人”一点都不客气:“我问你们,你们日复一日给订户送报纸,跟订户说过话吗?你认识他们吗?他们认识你们吗?有没有跟订户处成朋友的?

    “都不认识?……也不是朋友?……一看你们的眼神就知道答案了!好,没关系,过去的事情都不说了,今天是个机会,从今天开始,只要按照我说的做,一定能把报纸订回来。”

    有人小声问:“怎么做?”

    “怎么做,我教给你们。今天你们去送报纸的时候,别往报箱一塞了事,去敲门,把报纸送到订户手上,给人道歉,‘对不起,发行车故障,报纸送来晚了,请您原谅’。报纸送晚了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你有诚意,是个人都受感动,这个时候问问人家要不要续订报纸,十有八九都能续订成功。

    “如果你还搞兼职,这时候你还可以告诉客户,除了送报纸,别的事你也能帮忙,做家政,搬家、送货,都行,有生意可以找你们,人家会记住你们的。路给你们指出来,随你们怎么做!”

    骆千帆说完把伤心的左青竹拉起来,用自己的衣服袖子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的雨水:“左站长,别哭了,有的人你把心掏给他们都没用,没人可怜你,你自己要可怜你自己,走,到屋里坐着去……”

    把左青竹拉进屋里坐下,那帮发行员牵着不走打着倒退,都蔫溜溜到雨中卸车去了。

    左青竹感激地望着骆千帆,泪中带笑,心中感激,想说谢谢却没说出口。许久,左青竹望着雨中忙碌的发行员们又替他们说话:“别怪他们,其实他们很敬业的,的确怕报纸送晚了惹客户生气。”

    左青竹就是这么与人为善,骆千帆望着她,一看她头发都湿了,一绺一绺贴在额头上,让谁看了都于心不忍,骆千帆心中一动,突然有了个好主意:“左站长,你陪我一起去送报纸吧,我想给你拍张照片上报纸……”

    ……

    下午,照片打印出来,照片上的左青竹十分狼狈:穿着虹城都市报的发行红马甲,外面套着透明雨衣,似乎是刚摔过跟头,雨衣上泥泥水水,头发和脸上也湿淋淋的。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雨水掩不住左青竹和善的笑容,正从怀里掏出一份干净的虹城都市报,保护完好地交到客户手上。

    骆千帆对照片很满意:报纸与发行员强烈的反差烘托出发行员的敬业——宁愿自己摔着淋着,也要保护好手里的客户的报纸,对订户负责。

    骆千帆把照片交给胡菲菲请他拿去报社发表,胡菲菲咦了一声,第一反应:“发行站还有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而后醋意大发,紧盯着骆千帆问:“小骆骆,这是谁啊?又泡了个妞?”

    骆千帆也不解释,说:“你拿给编辑,就说你偶然拍到的,只要图片见报,就算你为虹城都市报发行立了一功。”

    胡菲菲不为所动:“别扯其他的,先说这女的是谁?不说我就不给你发?”

    骆千帆受不了胡菲菲的飞醋流云,只好介绍了左青竹:“她是虹东区第一发行站的站长左青竹,是我的顶头上司。”

    胡菲菲一脸的愤愤不平:“小骆骆啊小骆骆,老凯说得没错,你这辈子犯桃花,围在你身边的都是特别招眼的小姑娘。”感慨半天才拿走了照片。

    ……

    骆千帆随心之举,不期然成了神来之笔。

    第二天,左青竹的那张照片上了虹城都市报头版副图,编辑给配了个颇有诗意的标题:“敬业是风雨中别样的绽放。”署名:“摄影/胡菲菲。”

    不得不说,那照片拍得特别漂亮,表情特别好,左青竹纯朴如野花般的笑容让人动容。总编室传来的消息,据说要把这张照片放大,在市中心最醒目的地方制作幕墙,作为虹城都市报的发行形象广告。

    左青竹特别不好意思,带领大家分拣报纸的时候连连解释:“都是骆千帆的主意,非让我出镜,还说对报纸的发行有好处,我就随他摆布了。”

    其他发行员们都起哄,七嘴八舌开着左青竹和骆千帆善意的玩笑,无非郎才女貌、成双配对、结婚生子之类的话,臊得左青竹满脸通红。

    骆千帆瞅着这些发行员暗自想着,昨天一顿骂还骂出和谐社会来了。

    其实,让社会和谐的还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发行员们昨天按照骆千帆传授的方法,全站近30名发行员“道歉式投递”出师大捷,每个人都有收获,一天下来,老订户续订率已突破了七成。有的一天订出三四十份报纸,一分报纸提成18块,算下来能挣大几百块。

    这些发行员们不习惯把“谢谢”说在当面,更不会郑重其事道歉,即便有感恩或亏欠,只夹杂在玩笑中表达出来,开的玩笑越过分,越当骆千帆和左青竹是自己人。

    一位阿姨把家里腌制的咸菜拿来两大瓶子,一瓶子送给左青竹,一瓶子送给骆千帆,送给左青竹的时候说:“左站长,昨天你受委屈了,别跟我们这些没文化的老娘们儿一般见识。”

    这算是这些发行员最纯朴的表达了!

    ……

    抬花轿的余德阳三天两头来找左青竹。今天带花,明天带点心,后天“汇报”婚纱登报预约情况。左青竹的照片上报纸以后,余德阳比谁都激动,非要请左青竹吃饭,要为她庆功。

    可左青竹每次见到余德阳或者接到他的电话都很矛盾,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余德阳邀请了十多天,一顿饭也没吃成。

    余德阳私下找骆千帆,请他帮忙牵线。骆千帆打心眼里觉得,如果俩人能修成正果,也算一桩美事,人余德阳虽然年长十来岁,但有车有房有事业,人也算儒雅,没什么不好。

    骆千帆劝过左青竹一次,不要把幸福关在门外,可左青竹突然翻脸,反问骆千帆:“骆千帆,我跟余德阳好你是不是特高兴?他有钱有事业跟我什么关系?我就不能有自己喜欢的人?跟自己喜欢的人白手起家就不好吗?”

    那次搞得骆千帆挺尴尬,以为左青竹早就有心上人,连忙道歉:“原来你有男朋友,我还以为你是单身,对不起,那就当我没说……”

    话没说完,左青竹更生气,什么也没说,抹身走了,把骆千帆凉在了原地。

    那是骆千帆第一次见左青竹生气,还正好被来找他的胡菲菲看到,胡菲菲咯咯咯地笑个不停,说:“你活该挨骂!一个男人把身边的女孩子往外推是很伤人的。不过我放心了,你好像不喜欢她。”

    骆千帆没好气地说:“我喜不喜欢她关你屁事?我也不喜欢你。”

    胡菲菲翻脸说道:“没良心的东西,还钱!600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