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8章 睡在樊星的宿舍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28章 睡在樊星的宿舍

    一夜北风凉,骆千帆发烧了。

    想起有个冬天乐天发给他的短信:“当你靠近我的时候我脸蛋通红,当你拥抱我的时候我浑身发抖,当你亲吻我的时候我嘴唇发烫,说明我——生病了。”

    从那以后,骆千帆和乐天在短信中表达生病的时候便是“我脸蛋通红、浑身发抖、嘴唇发烫”。

    骆千帆给乐天发了一条短信:“乐天同志,我脸蛋通红、浑身发抖、嘴唇发烫。”乐天回了俩字:“抱抱。”

    骆千帆强撑着去上班。左青竹在忙,并没有留意他身体不舒服,只嘱咐他:“送完报纸回发行站来,颜主任说今天上午一定要见你,要你把其他事情都推了。”

    “啊?哦……”骆千帆含混地答应一声,硬撑着去送报纸。

    快送完的时候,已经头晕眼花了。勉强把最后一户送完,跑到附近的一家社区诊所看病,五十多岁的女医生一量体温把他训了一顿:“你这孩子!快40度了,怎么不早点来?赶快挂水……”

    骆千帆一想正好,省得去见颜如玉。

    没多大一会儿左青竹打来电话:“报纸送完了吗?颜主任在站里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了。”

    骆千帆顿时一副病入膏肓的腔调:“左站长,对不起,病得抗不住了,正在诊所挂水……发烧,昨天晚上着了凉,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已经发烧了,刚刚送完报纸,实在坚持不住了,现在正输液。医生说,这瓶挂完还得一瓶,少说得俩小时,跟颜主任说说,改天我去找她汇报工作好吗?”

    “啊?病了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你等等,颜主任跟你说话。”

    那边儿颜如玉接过了电话:“骆千帆吗?你好,我是颜如玉。”

    骆千帆立刻憋粗了嗓音:“你好,颜主任。对不起颜主任,我在输液,还没能赶回去,您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养病重要。左站长多次跟我夸起你,说你有想法,有创意,年轻有为。眼看就要到发行最关键的时候了,发行部要召开‘季中全员发行大会’,我想让你在发行大会上做代表发言。对了,你在哪家诊所,我去找你。”

    “您别麻烦了颜主任,是一家没有名字的小诊所。”

    “没事,我去接你,把你送大医院看看,好得快。”

    “别别别,颜主任,已经输上了液,好多了。等我好了以后,我去您办公室向您汇报工作。”

    “嗯……那这样也好。你好了就过来,我在办公室等你,你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困难,不管是生活上的还是工作上的,都可以及时告诉我。我负责发行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我会把我的每一个员工都当成自家人,你要好好养病,身体不好的话,可以在家休息几天,好吗?”

    “不碍事的,我很快就好了。”

    挂断电话,骆千帆琢磨着:看来颜如玉人还不错,虽然是发行部主任、报社的中层干部,但跟邬有礼完全不同,没有领导架子,和蔼又可亲。可又一想,那又如何,自己让她出过丑,再没有架子的领导见面的时候也会跳起来,还是躲她远一些好。

    骆千帆坐在诊所椅子上,挂着水闭目养神。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诊所外面车铃一响,一辆发行站的自行车停在外面,左青竹竟然来了。

    骆千帆的心里“咯噔”一下:左青竹怎么找来的?颜如玉不会跟她一起来吧?

    诊所门一来,左青竹笑容满面:“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左站长,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你一个人挂水,身边连个关心你的人都没有,那怎么行?我刚到虹城的时候也生过病,孤苦伶仃,觉得可无助了。”

    骆千帆心里热乎乎的,这也叫患难见真情:“可是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那还不简单,这一片有多少家大小医院、多少家小卖铺我都了如指掌的,而且根据你送报纸的线路,你送完报纸看病指定来这家诊所。这里的医生护士我都认识,老熟人,周阿姨,谢谢你啊。”

    左青竹跟女医生打招呼,女医生冲他笑笑。

    骆千帆看看她的身后,“你一个人来的吧,颜主任没跟来吧”?

    “颜主任本来是要来的,突然接到集团领导的电话就先走了,嘱咐我让我来照顾你。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生病了也不告诉我……”左青竹关心地埋怨骆千帆。

    骆千帆心里暗暗长出了一口气,颜如玉没来就好。

    左青竹陪骆千帆挂水,快挂完的时候,女医生开了药交给左青竹,说:“这是你男朋友的药,男孩子都比较粗心,你帮他拿着,记得提醒他吃,一天三次,现在可以吃一次。”

    左青竹略显尴尬:“周阿姨别乱说,我们是同事!”

    女医生不以为然,望着骆千帆:“小伙子,她不是你的女朋友?……不是也可以发展一下,这么好的女孩子,你要不好好珍惜将来会后悔的。”

    骆千帆呵呵笑着,左青竹她把药接过来:“谢谢周阿姨,你放心吧,我提醒他吃。”左青竹说着找一次性杯子接了杯水回来,把要喝的药分好了,递到骆千帆的手上说:“先把药喝了吧。”

    骆千帆接过药,看那医生,她正看着自己笑。

    ……

    挂完水,两人一起回到发行站。退烧药药劲儿很大,骆千帆直犯困,左青竹倒上一杯热水递在他的手里:“是不是还不舒服?”

    “不是,困,可能是药劲儿上来了吧。要没什么事,我先回家睡一觉。”

    “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去?在路上就能睡着。要不你到里屋睡一会儿吧,平时里屋我用来放杂物,有时候事情多,来不及回家的时候偶尔睡在里屋,跟个单身宿舍差不多,就是地方太小,太乱。反正也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等你睡醒了我下点儿挂面,一起吃点好不好?”

    “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你去睡会儿吧,你病快些好了比什么都强。”左青竹不容分说就把骆千帆推进了里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