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圣墟小说(辰东) >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31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2)

逆转发行部,名也要,利也要 第31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2)

    骆千帆又吃了药,睡了一觉。竟然一会梦见乐天,一会梦见左青竹、胡菲菲。胡菲菲说着:“拍婚纱要看跟谁拍,跟你,我就买下一块版面刊登婚纱照……”

    骆千帆最终在梦中选择了乐天,两人不顾一切的抱在了一起,出了一身汗,醒来之时,感冒完全好了,但内裤湿了一片。

    居然是一场春梦。这让骆千帆很是感慨,他撕了些手纸,擦了擦身子,把内裤脱下来扔进卫生间的盆子里。

    时间已是下午四点,骆千帆换上干净衣服。刚换好,胡菲菲打电话来:“小骆骆,在家吗?采访路过你家下面……”

    “是吗?”骆千帆打开窗户往下看了看,路边果然停着胡菲菲的车,胡菲菲站在车边正抬头向上望着,看到骆千帆以后,挥了挥手:“现在上来方便吗?你们左站长没在上边吧?”

    骆千帆说:“在呢,床上没起来呢,现在不方便接待你,你走吧。”

    胡菲菲咯咯咯地笑,挂了电话,从车上拎了一兜子葡萄上了楼。进来以后,没好气地说:“小骆骆,瞅瞅,采访路上买了点葡萄还专门给你送些过来,你掰着手指头算算,有谁比我对你更好?织女对你也不过如此吧。”

    骆千帆嘿嘿直乐:“你上辈子得欠我多少钱这辈子紧着还债?”

    “去!你去洗洗先,我借你家卫生间用用。”

    胡菲菲穿着宽松的蝙蝠衫,身上散发着重重的香水味,骆千帆正好透过蝙蝠衫看到她前胸沟壑,突然想起梦境,呼吸都不正常了。

    胡菲菲把葡萄递给骆千帆,她去了卫生间,不大会儿出来神秘兮兮地来到厨房,死盯着正在洗葡萄的骆千帆看。

    “你看什么?胡菲菲你知道不,你老这么气势逼人我挺害怕的。”

    胡菲菲一脸神秘,拿手指头捅了捅骆千帆的腰窝,逼问道:“你害怕什么?我问你,你刚才做过什么?”

    “刚才?没做什么,睡觉……”

    “睡觉的时候想谁了,想织女了,还是想你们左站长?快说!说嘛……”

    “你有毛病啊。谢谢你的葡萄,没事你就去忙,我得出门。”

    “出门做什么?”

    “左站长请我给她找房子,她要在附近租房子!”

    “她的事要你管?我也要租房子,你怎么不帮我找房?”

    “别起哄。你在虹城有钱有势有家有业租什么房子?人家一个外地来的女孩子,举目无亲,帮帮人家不是举手之劳?”

    “我真要租房子!想租个离报社近一点的,上下班方便。反正我下午也没事,要不然咱们一块找房子吧。租一套两室一厅,我和她分担房租。”

    “得了吧胡公主,你还是去富人区找房子吧,人家说了,怎么便宜怎么来,有张床就成,你住不惯。”

    “骆千帆,你这人是不是别有图谋啊,想给人找个隐秘所在,然后出双入对,还怕我知道对不对?”

    “随你怎么说。谢谢你的葡萄,味道好极了。”

    “臭骆驼,不帮忙算了,我自己找,其实我都看好了,就在对面楼上,也是9楼,推窗户就能看到你这里,我俩眼睛盯着你,看你会不会做对不起织女的事。还有一件事别怪我先斩后奏,我看你抽屉里有一把备用钥匙,就先拿着用了。你瞧……”

    胡菲菲说着晃了晃一串钥匙,果然有一把是骆千帆这套公寓的钥匙,胡菲菲接着说:“你别瞪眼!不跟你说你也不知道,告诉你是出于礼貌,哪天你回来看我在你家别吓着就行。你放心,等我住进去对面的房子,也留一把钥匙给你,那就扯平了!拜了……”

    胡菲菲开门要走,又回过身来说:“对了对了,还有……你那个什么,脱掉的内裤别随处乱扔,你要求我的话,我可以帮你洗的……”

    “……滚!”

    骆千帆好尴尬,这才明白胡菲菲为什么盯着自己问刚才做了什么,睡觉的时候在想谁,内裤之上内容丰富,真丢人!这胡菲菲也真是的,她是个女人,经历过什么才造就她如此豪迈的性格……

    ……

    在虹城租房子,最便宜的就数左青竹租房子的那一片城中村,租住在那里的多是学生军,环境脏乱,也没有物业和保安。

    其次是往南的那一片老小区,算得上是虹城第一代商品房,混杂着虹城大学教职工宿舍楼,环境略好一些,总算有道围墙。那里距离虹城大学和报社都比较近,报社许多新来的同事都租住在那里。跟骆千帆租住的青花公寓也就隔一条马路。

    骆千帆穿过马路,到教职工宿舍楼群转了转,电线杆子上、矮墙上、破烂的张贴栏上,到处都贴着合租公告,有的限男生,有的限女生,有的特别注明,“租房为考研,情侣勿扰”。

    骆千帆按图索骥,拨通一个“招合租、限女生”的电话,一个女孩子接的,骆千帆一说合租,对方马上谨慎起来。骆千帆慌忙解释,不是自己要租,是给自己妹妹租的,单身,女的,对方这才放心。

    一谈价格,三室一厅一卫,有厨房,可以做饭。总价一个月1500快,已经有两个女生住了两间,还有一间小要租出去,便宜一点,400块钱一个月。

    骆千帆觉得还行,上门看看环境,又看了看两个合租的女孩子,都是为考研做准备的,信得过。

    就跟两个女孩子达成初步意向,说很快带妹妹来看房,她要没意见就搬过来。

    正要给左青竹打电话,左青竹先打来了,声音很小,很慌乱:“千帆,我有点害怕,余德阳带我来的‘虹西水库温泉酒店’很偏僻,而且他约好的几个老板都没来。我想回去,余德阳说饭菜都订好了,退订不退钱,浪费可惜了,不让我走,我怎么办啊?”

    骆千帆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说余德阳不会早有预谋吧,表面上说是约了朋友,实际上就他们俩,然后吃饭的时候把左青竹灌醉?要是那样,我可害了左青竹,是我有意无意把她推到了火坑里的……